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咳咳,麻煩大家安靜點兒,容在下偷偷地、小小聲地洩密… …

科學日新月異,人類卻所知有限,對於浩瀚未知的世界,仍亟待探討。這一點,應該沒人想否認吧!?

咱們有所不知,這個世界,其實是由人類狸貓、天狗,三足鼎立!

天狗在天上飛,可以呼風喚雨,令日月星辰為之變色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2008年三月,細雨方歇,站在「安妮之家」前,凝視靜謐流淌的阿姆斯特丹運河,我心想,若沒有二次世界大戰,這個原文聽起來一點都不是安妮的Anne,只會是衣食豐厚的猶太商人之女,不需要在納粹佔領荷蘭期間,躲在公寓樓上,展開兩年一個月的藏匿。

ap_F23_20080423121209542.jpg   

2010年初,閱讀「向日葵森林」時,不禁沉吟,若沒有二次大戰,跟猶太人毫無牽連的瑪拉,合該是個,有著純貴血統的匈牙利純真女孩,理當順利唸完大學,回到摯愛的家人身邊,她不需要面對折磨,滿可以繼續像個孩子似的,而非在顛倒的痛苦現實中被迫成長。

譯成五十幾種語文,廣泛被閱讀的「安妮的日記」,打動人心的,並非什麼獨特的文學美學意涵。有的人透過日記,看到納粹壓迫猶太人的傷痛;有人藉由少女瑣碎記事貼近苦難靈魂,尋找一種和平救贖的可能;有的人以為領略到窒悶幽閉的密室之苦,其實還差得很遠。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從職場上早退,開一家心愛的小店,似乎是不少上班族短期內無法實踐,只能用來麻痺自己的遙遠夢想。

曾經是超級業務員的啟吾,離婚、辭職,揮別生活多年的東京,將父親遺留的米店結束掉,改為蘇格蘭酒吧「羊毛毯」。然而,作自己有興趣的事,經營自己喜愛的小店,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隨著營業額日益下滑,需要在開店前準備好的小菜份量也逐月遞減。門可羅雀的「羊毛毯」,並沒有為啟吾帶來自由與愜意,反而只能長坐在吧台後方,任憑孤獨和茫然不住地啃噬。

來自奈美的一通電話,倏地劃破幾近凝滯的時空。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身為菁英份子的末永拓也,為MM重工研發出新型視覺辨識機器人「布魯特斯」,不但受到公司重用,更成為大老闆的女婿候選人,眼看未來一片坦途,即將平步青雲的拓也,卻可能是遊戲對象康子腹中孩子的爸爸!

為什麼說是可能呢?原來,康子的地下情人,不只拓也一個!未婚的康子非但不想拿掉胎兒,還想藉著孩子翻身。

令拓也意外的是,大老闆的長男,竟在此時提出天衣無縫的計劃:聯手殺了康子!

小老闆仁科直樹,同事橋本敦司,都與康子過從甚密。三個人決定以撲克牌決定順序,計劃以ABC三階段,幫彼此掩護,製造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更預謀將屍體輾轉經名古屋運往厚木,最後抵達東京。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去年夏天偕同長輩到鯉魚潭賞荷

不僅看不到往年盛開的荷花,反倒施工處處,遊興大減

這次下塌的天泉,與天水蓮飯店同集團,都位在鯉魚潭邊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了無新意的,又來到埔里酒廠,假遊覽之名,行試吃之實

 

我們只花錢在冰棒、紹興香腸、牛奶甘蔗汁上頭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連續幾道鋒面,在家裡玩了五天的旻軒,開始覺得無聊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筆友這兩個字,應該是上個世紀的事了吧!?

我的中學同學裡,確實有些人藉著魚雁往返,逐步堆積出期待與瞹眛。為什麼會將甜蜜希望,寄托在素未謀面的人呢?從陌生到熟悉,在不斷試探中交往,在有點酸有點苦當中品味甜蜜,在那之前,不是應該先見過面嗎?

時至今日,藉著伊媚兒聊天的人不在少數,被西方速食餵養大的青年男女,多半撐不了太久,就會相約出來見面,早已徹底滅絕的恐龍,也就這麼地重出江湖,哀怨地成為人類濫用的代名詞!

許是一時手滑,多鍵入一個字母,一封取消訂閱雜誌的郵件,就這麼地寄錯信箱!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如果我說,無論八點檔大戲,熱門國片海角七號,或是影史經典「星際大戰」系列等,編劇所玩的,其實都是老梗,你會不會想抗議呢?

冷靜想想,你是不是容易被特定類型電影所打動?某一類題材故事,特別容易吸引你!?

故事吸引我們把個人的特性加諸在英雄身上,

就某種意義而言,我們都暫時變成了英雄,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離公司不遠處,有家麵疙瘩老店,每到用餐時間,人聲鼎沸,好不熱鬧!我吃了無數次,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抑或者,是多了點什麼!

拜搬家數次之賜,我見識了幾回從無到有的建屋過程,母親除了提供午餐給工人,還會在早午餐,午晚餐之間,多煮一道點心以饗工人!

那一道點心,若不是炒麵、炒米粉、什錦麵,就有可能是麵疙瘩!

即便不在建屋期間,每一兩個月,母親也會心血來潮地煮麵疙瘩,廚藝甚佳的母親,明明有那麼多的拿手好菜,為什麼沒多久便煮一次,這道難以展現絕佳手藝的麵疙瘩?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善烹飪的老媽,一拿到剛出爐熱呼呼的《島嶼的餐桌》,忙不迭地搶先閱讀。只聽見她一會兒高呼「哎呀,他們家的煮法跟我們好像」;一會兒興奮地大叫「妳看妳看嘛,這作者愛拿紅燒獅子頭的湯汁拌飯,跟妳一模一樣,有了湯汁總會多添一碗飯」。老媽搶讀一星期,也品評夠了之後,《島嶼的餐桌》,這才回到我手上!

邊翻開書頁邊想著,古往今來多少飲宴膳食佳文,坊間食譜,老媽也看了不少,這不過又是一本飲食書嘛!?哪裡值得她大書特書的!

沒多久,我目光轉沈,不自覺地膠著在字裡行間,一發不可收拾!只因為,作者陳淑華那來自彰化的家常菜,和時令菜色,實在跟咱們家太接近了!甚至可以說,來自中南部廣大的遊子,都可以從這本書裡,找到七成阿嬤或者媽媽的味道!而她在文史考據蒐證的功夫,更是令我傾倒!

這些年來,我的年節多半在婆家度過,家人倒是常見的,唯獨那些從小熟悉的、吃慣了的年菜,如美好韶光不復,偶然竄出如哽在喉的嘆息,也只能輕掩在心頭角落。況且,我婆婆是十八般武藝齊備的烹飪高手,我這個只會洗洗切切,張著嘴等吃的二副,除了慚愧還是慚愧,焉能多想娘家的過往!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