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格聚女王蓉媽咪表示

又找到一個遛小孩的所在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阿嬤說他的腦子被細菌給啃光了,只管叫他「笨蛋」就對了

她老人家英明神武的智慧研判他絕對活不過十六歲,瞭解,就這麼辦

記得將他埋在媽媽屋子的牆腳下就行了,只要能看得到媽媽,怎樣都無所謂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七月底的周末 天高氣爽

酷酷掃的嘎眯

載著旻軒上山採藥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清晨計程車行,遇見紫蘿蘭老太太。

她被裝在一只精緻的匣子裡,默默對我發射訊息。

搞不懂,什麼樣的人,竟會將骨灰匣,遺忘在計程車上?

說出來難以置信,但是,我聽得見紫蘿蘭的召喚,要我想辦法將她弄走,她不想待在這個地方。一個陌生的、已經過世的、素昧平生的老太太,居然可以透過骨灰匣,讓我感受到她的心情,她喜歡我幫她找的新家,還隔匣傳音,說她想聽拉赫曼尼諾夫四號鋼琴協奏曲,順便提一下,我從沒聽過這首曲子,更別說是認識它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玩臉書,不寫情書,

談一場「對」的戀愛,只要交換挑戰書?!

在最愛的二手書店裡,最愛的書本隔壁,發現一本紅色的筆記本,劈頭大剌剌嗆聲,是高手的,就玩下去;沒本事的,請將筆記本放回去!這分明是武林高手飛鴿傳來戰帖,地球上的血性漢子,自然無法坐視挑釁,當然要玩到底!雖然,這不是火烤一烤就浮出暗號的無字天書,卻也跟天書相去不遠… …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012/4/22 補述,再度去享棧晚餐

發現價格調整過了,下文中報價不再適用,但仍屬平價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忽然之間,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腦部間歇性空白,於是,我明白自己吐不出什麼像樣的文章,索性直接複製書籍簡介如下。倘能容忍版主閒聊,就加減參詳接下去看我扯淡。坦白說,原本擔心它過於純愛無病呻吟,我是衝著九歌文學獎,才產生好奇心。六年級前段班的我輩同學們,對於九歌、爾雅、純文學、大地… …這些出版社,應該會有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吧!?

 

【官方簡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阿美.阿美】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人人都有害怕的東西:恐笑症就是害怕笑聲

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高原上,有一座神秘且低調的學校,知道它存在的人,都被下令封口,惟有真正需要對治恐懼的孩子,才獲准進入該校。噓~提到它的名字之前,得先在門縫底下塞毛巾,radio 開到最大聲,然後,我們才可以開始小小聲地講。上一個斗膽大剌剌公開談論的人,墳上已經長出八人合抱的神木。

現在,你知道嘎眯是冒著生命危險,才在部落格上打出「恐懼學校」四個大字,如果你按下重新整理,卻發現文章消失了,嘎眯亦自人間蒸發,請務必轉告我老媽,儘速趕去「恐懼學校」向校長賠罪,哀求他們放人吧!(抖~)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本人近來與印度緣分不淺,也許是老印度客戶於彼端碎唸,施展古老咒語戳嘎眯後腦也不一定。才看完摧淚的鴛鴦蝴蝶派,又隨著白虎,衝進冒險叢林,順道談了場心曠神怡的青春戀愛,害我苦心維持的冰霜冷面破功,滿臉粉紅賊笑。晨起運動完剛進家門的老媽忍不住問:「妳又看到什麼了,一大早窩在沙發上笑成那樣子!?嚇人啊!」

失去家人的凱西,幸運地遇到很不賴的養父母,雖然只能上社區大學,卻沒什麼好怨天尤人的。為了湊足學費,這個暑假,非賣力打工攢錢不可,去馬戲團幫狗狗倒飼料,感覺上不難。只要別被猴子嘲笑就好,只要別被大象踩扁就好… …呃,她的工作還包括餵飽白老虎?不必拿她項上人頭去餵吧!?

怎知名叫「帝嵐」的虎兒,威風凜凜,王者風範,令人驚豔。阿嵐有著亮藍色的眼睛,直視凱西,彷彿看透她靈魂深處的孤寂。凱西一不小心問了蠢話,阿嵐還會吼一聲表示抗議!怪的是,阿嵐不咬人,偷摸幾下也沒關係,凱西喜歡帶著書本,窩在阿嵐的獸籠邊,也許讀讀書,也許唸唸詩,阿嵐的眼神不曾稍離,是隻相當愛書的虎兒呢!(給阿嵐一個讚)

凱西逐漸大起膽子,偶而搔搔大貓的耳後,阿嵐回報以心滿意足地呼嚕聲,凱西覺得快樂圓滿,很奇怪的,在阿嵐身邊,能讓她找到家的歸屬感。她決定接受阿嵐新買主卡當先生的短期工提議,前往印度,送阿嵐到保育區,卡當先生財力驚人,私人飛機更是啵兒讚,旅程完美到極點。問題是… …才踏上印度,她就被放鴿子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現代台灣男女,自由無比,幸福到底,實在沒多大資格哎哎叫說自己是什麼曠男怨女!頭不昏,就當單身貴族。想同居的,可以宣稱試婚。昏了頭的話,立馬結婚。昨天才結了婚的,明天就可以離婚。父母膽敢反對的,就來個奉子成婚。

 

《寶萊塢生死戀》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固定於七月初舉辦 八月初落幕的水里玩水嘉年華

照例是軒軒夏日黑嚕嚕的去處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過敏不是病,發作起來,照樣要人命!

前第一夫人辭世,枱面上看來,兇手是她的過敏體質。眾所囑目的國喪,選在聖派屈克大教堂舉行,權貴名流紛紛趕來參加,如果不是旁觀的民眾面露哀戚,依教堂裡外眾星雲集的程度,會讓人誤以為是奧斯卡星光大道。

比名流低調奢華走秀更其戲劇性的是,密密麻麻的警察及特勤人員,仍阻止不了教堂內的恐怖行動。計劃周詳的歹徒,迅速攻占教堂,前總統、紐約市長、脫口秀名嘴、房地產大亨、時尚名媛、偶像歌手… …同時被綁架,好個一網打盡。

麥克的老婆梅芙,簡直是佛心來著,她拒絕不了孤苦無依的孩子,領養了一個又一個,攤開雙手來數一數,他們一共領養了十個孩子。大家都愛梅芙,她善良聰慧,宅心仁厚,簡直是聖人,她既不抽菸,也沒喝酒,上天還是讓她得了癌症。麥克只恨自己不能全天候待在安寧病房陪伴梅芙,這會兒又得趕赴派屈克大教堂,回人質談判小組報到。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不曉得這算不算被帶壞?前天的我,不怎麼專心上班

心思遠颺,飛到花蓮蹓躂,任憑我千呼萬喚,就是忘了回家

手指夾帶些許不甘心,霹靂啪啦地攻擊鍵盤,思緒不在台中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龍生龍,鳯生鳯,購物狂的女兒,瘋瞎拼!

麗貝卡滿心以為,生了女兒之後,只要將她打扮得美美,手牽手,一同去逛街,就像時尚雜誌上的完美母女檔般熠熠生輝。怎知兩歲多的米妮,正是傳說中的天使臉孔魔鬼頑童,她不但遺傳麗貝卡的購物狂,更具備萬夫莫敵的氣勢,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被小米妮踢館過的商場名店,呃,多半就這麼謝謝再聯絡。下回美國若想出兵中東,實在不需要船堅炮利,派小米妮去晃一圈準沒錯!

這回被百貨公司掃地出門,揮別無緣的聖誕老公公,不能全怪小米妮,總之,那都是小事一樁嘛,幫米妮製造出弟弟妹妹,才是年度盛事啊!盧克非但沒舉手喊有,還正經地板起臉來。現在是怎樣,不再生個小寶寶,她哪來藉口去買那些可愛的、小小的、精緻非凡的嬰兒用品!米妮的教養有什麼問題?米妮不過是皮了點、好動些、每日一創舉、偶而客串恐佈份子… …(默~) 而已。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女人不壞,男人不愛!?明知是蛇蠍美人,男人照樣前仆後繼?

美女葛蕾茜,美則美矣,毫無人性,最糟糕的是,別人家波大無腦,她還聰明絕頂,佐以變態心理,簡直是致命的化身。她殺人如麻,警方卻拿她沒辦法,最後一名受害者,也是令她到案的亞契警探,歷經世人無法想像的極致凌虐,方才逃出生天,噢不,不是他逃出葛蕾茜的魔掌,若非大美女主動打電話給警方,亞契活得了嗎?要不是葛蕾茜自個兒高興往牢裡蹲,警方真能將美女殺人狂繩之以法?然而,那都不重要了,總之她人被關著,而亞契警探的心,亦隨之受禁錮,無法自夢魘掙脫。他身上留著葛蕾茜鑿刻的那顆「心」,傷口會癒合,心的疤痕印記,從未消失。

森林公園,冒出一具屍體。依照無三不成理法則,未久,又在方圓百里內,另行冒出兩具來。亞契需要記者蘇珊幫忙發佈新聞稿,以期釐清屍體身分。屍體雖然不說話,又隱隱透出端倪,似乎與蘇珊追蹤的議員性侵未成年保母有關。13年前,亞契經手的第一樁兇殺案,第一具屍體,正是美女葛蕾茜的犠牲品,也是同一座公園限量出產,這座公園,還真是一切的根源。十三年前的往事,如昨日歷歷,唯一肯定的是,13年後的三具屍體,肯定跟葛蕾茜毫無關聯,畢竟她人在牢裡鞭長莫及,又哪來功夫殺人呢!才這麼想著,就聽說葛蕾茜逃脫了… …果真是連想都不能想啊!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咱們家族人多,枝繁葉茂的,死人自然也不少。嘎眯老爸好歹還活了39個年頭,幾位年紀輕輕就揮手掰掰的先輩,更不知從何說起。說不得,一說,就有人哭,又不得不說,不說的話,活著的人找不到宣泄的出口。說到底,我不是哭得最慘的人,一個女兒能為爸爸流多少淚水?痛過幾年,充其量就那樣子。父母為了兒女凋逝所奔流的淚水,可能得以缸計算。時間,當真是最好的療癒師嗎?

阿嬤會哭哭笑笑談起我爹,咱家娘親會想起我無緣的弟弟,又或者提到小舅和小阿姨走後,關於外公外婆的點滴,即使很多年過去了,外婆在路上見著類似的背影,仍忍不住上前叫喚,待那人轉過身來,分明不是… …難得乖乖當個聽眾,我並非自願去想起這些事情以及那些長輩當年的嚎啕聲,好似童年記憶中的縷縷幽魂不散似的。閱讀或觀影時,亦避免碰觸相關題材,又忍不住一瞄再瞄。然而,這一回,我實在抗拒不了法國龔固爾文學獎(Prix Goncourt )首作獎的吸引力。(← 正經聊書好嗎,非得起個那麼囉嗦的開頭嗎?)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