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連五年犯小人的嘎眯,龍年甫開春,持續犯小人

軒小人這天一早,再度使出〝講一個影,生一個子〞的看家本領

大人才走露丁點口風,軒便吵著要去 Pinococo 皮諾可可義式餐廳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逼近過年,豬頭嘎眯不發個花開富貴,或者龍年好運爆,還搞出《黑衣女子》當賀歲文,忍不住想像親朋好友扔雞蛋紛紛走避的畫面,掙扎三秒鐘 1 ><</span>  2 ><<span>   3 >< ,管它的,衝了!

聖誕前夕,亞瑟一家人圍爐夜話,小朋友不懂事,是說,他們也沒那麼小啦,偏要搞個鬼話連篇之夜,說是非得如此,圍爐才有氣氛。向來老好人一枚的亞瑟老爹不發一語,枉顧孩子們起閧,突兀地起身走出門,留下滿屋子錯愕的人。

亞瑟心想,你們這些天真小鬼頭說的鬼故事,無非是聳動誇張,令人背脊涼颼颼的虛構故事罷了,什麼無頭騎士、飄渺幽靈、滴水石牆,什麼吸血鬼、蝙蝠與蜘蛛,別傻了孩子,真實人生的鬼,絕非隨便說說,更不是那麼好打發的!要知道,亞瑟記憶洪流中無法掙脫的夢魘,不那麼誇大,不那麼悚然,或許少了幾分故事性,卻是說不盡、道不出、無邊無際的噩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上班前,妳有感而發地在茶水間和我聊起來,覺得嘎眯好像了無罣礙,得心應手,無憂無慮似的。我有點接不下話… …,我看起來不是噴火龍一尾嗎?家人不總是嫌我不夠圓融容易生氣嗎?怎麼看在外人眼裡,我居然很歡樂?喔耶~

只是不想將煩心的事掛在嘴上,習慣將不愉快藉著鍵盤聲敲出來釋放掉,打完一篇文抒發掉也就算了,看在同事眼裡,居然〝一切操之在我〞。那些心緒翻湧狂暴激越的時刻,種種狗屁倒灶千字文不足以宣泄的無能為力,只要面無表情,不說出來,久而久之,也會變成若無其事吧。

即使是假樂觀,即使是偽裝,裝久了,也就像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先看了沒有軒的平日篇

再看軒軒滿場飛假日篇

希望不至於太傷眼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既有平日篇 想當然爾 將會有假日篇

出遊時間 其實是相反的 先有假日出遊 才有平日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自學校學到不少植物名稱的軒

近來喜愛採集種子與同學分享

常未經嘎眯同意,便對老師和同學拍胸脯保證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糖果力量大 I

老媽參觀佛光山新建的佛陀紀念館回來後,推薦我們前往參觀

軒隨手翻一下簡介,沒什麼興趣,搖搖頭說:「不要。」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想不到,我還不如一隻狗!

乙女侍長得像男人婆就算了,還靠著健身拳擊,將路邊虐狗的兩名惡質男給打飛,老是留這種孔武有力的名聲給人探聽,難怪她想嫁卻嫁不出去。

那隻被酒醉男在眉間寫了「肉」字,可憐又可笑的小狗,開始對著乙女侍說起人話,牠自稱波奇,祖父的主人是現代行銷學之父菲利普.科特勒 (Philip Kotler),承蒙乙女侍相救,波奇知恩圖報,願意幫她解決五~六個問題,當她的顧問。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生命原是一場長長的輪迴,生死是不斷迴圈著的」

清朝末年,春毅、春寧兩兄妹,在父親反清復明的夢想與鴉片煙霧繚繞中,一知半解地壓抑與成長。春毅不想離開卻遠赴他方,春寧亟欲掙脫卻無法逃離高牆,只能窩在牆頭遙望廣漠大地,想像擁有翅膀的可能。曾經,在她的飛翔夢境中,有個孩童名喚重陽… …

明朝的重陽,聰穎早慧,他不愛珍玩,反插柳成蔭,家道中落後,重陽懷才不遇,因緣結識知交,並與綠衣結為夫妻。重陽有心求取功名,讓綠衣過更好的生活,行走於功名路上,反與綠衣漸行漸遠。曾經,重陽與綠衣許願來世成為兄妹,永不分開… … 這是嘎眯個人最感詫異的一點,愛一個人至深,會祈願與君世世為兄妹?或是來世再次結髮?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若想知道未來數十年,將由哪些名人獨占新聞版面,去長春藤名校繞一圈吧!如果你以為躋身哈佛菁英之林簡直美得冒泡,讓來自西岸的卡麗告訴你,哈佛菁英社交圈,比哈佛學位更加難搞!如果你堅持T牛仔褲、夾腳拖走天涯,還妄想踩進哈佛名人殿堂,良心建議你卡早睏,卡有眠!

卡麗拖著兩只破紙箱,開心上哈佛,私人物品散了一地並不可恥,被帥哥逮個正著才可恥。三名室友各有各的怪,各彈各的調:模特兒般美麗懾人的咪咪,出身顯貴滿口法文;凡妮莎散落一地的LV皮箱,活像砸死人不償命的立體財力證明;清教徒般克已復禮的黛娜,大概是美國最後一個處女。

那麼,反觀來自加州的陽光妹卡麗呢?身為「全洛杉磯最後一個沒有黑莓哀鳯的人」,卡麗,極。其。不。凡。,在哈佛這個校園裡,隨便晃一下都能撞到來自世界各地的皇親國戚,出身平凡,才叫作不同凡響啊!(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an 02 Mon 2012 13:34
  • 樹屋

 

你把自己家當作所有家庭的基準,以為每戶人家都跟自家人差不多。遇到不一樣的同學家庭,還覺得他們反常又古怪,真是好可憐。後來你才發現,真正奇怪的,是自己的家庭!

這個家不需要掃墓,祖父母好似石頭蹦出來。以為爸爸最大,其實是三男?以為祖父母生了三個,其實有六個?家裡經營的翡翠飯店門可羅雀,家人要不是癱軟無力,便是來無影去無蹤。無論發生什麼天大地大的事,藤代家人也只是略微抬起眼皮,第一時間接受改變,就連阿公死了都一樣!

難道只有良嗣發現藤代家怪極了?眾人皆醉,良嗣獨醒,話說回來,良嗣也已經待業三年了… …,但他是不一樣的,他是有打算的,睡一覺起來,就會重新開機吧!?再怎麼說,都可以到時候再說啦!總之,先讓他陪阿嬤來趟懷舊之旅。

古早的昭和年代,阿公阿嬤曾待在中國東北,那些年,那些事,那些懵懂的一切,如今叫作「偽」滿州國,是誰欺哄了誰?昔時的點點滴滴,若稱之「偽」,什麼是「真」的呢?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