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不懂攝影的平凡視角,歡迎加入  ヽ(✿゚▽゚)ノ

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_3206.jpg

 

天那麼亮,太陽這麼威

趕緊將小人拖離海岸線

投入冷氣大方送的海科館

, ,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getImage  

星期六白天,嘎眯又走了一趟烏龍院,我去便利商店買杯咖啡,付錢、找零、收好發票

待我走回客廳,眾人望著雙手空空如也的嘎眯:「妳不是要買咖啡嗎?!」 

想不到我就這麼付完錢,大搖大擺、凱子大大的離開~ 

《最後五天我愛你》書中的瑪拉原本是效率一流、精明幹練的律師,步入中年更形易怒健忘,甚至失眠、失去感覺統合,最後證實她必需與亨丁頓症為伍,目前無可救藥,病人只能慢慢退化,終至屎尿橫流,認不出家人,徒具空殼。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DSC_9361.jpg  

  

【又來了】 

小人:問你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糖果是公的還是母的?

大人:都不是!算了,你直接公佈答案吧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長夜盡頭I-擴散.jpg  

 

獻給每一位走過漫漫黑夜的人,無論那些黑夜有多麼深。 

 

故事始於海島少女凱琳的日記,她為已絕交的青梅竹馬里歐而寫,滿心想改變不善交際的自己,讓未來更加精采可期,希望在內陸求學的里歐放假返鄉能看到她的轉變,兩人得以重修舊好。孰料,一種前所未有的頑強病毒迅速擴散,奪走無數島民。日記偏離初衷,成為末日境況的心緒出口。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DSC_2897.jpg

  

重回東北角

司機嘎眯不想為難自己

決定點到為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DSC_2656.jpg

 

從清境回到埔里最直接的路線是走台14

這天雲淡風輕宜漫遊,我們改走睽違數年的投83

亦即清境下來經霧社遇岔路,左行往奧萬大的那條路

, , , , , , , , ,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DSC_4348.jpg  

 

 

【六月碟中諜】

外婆為了不愛胡椒的軒,蚵酥上不灑胡椒,意者另行取用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沉默罪狀.jpg  

秋天是洋蔥肆虐的季節,搭配幾段塵封舊事,小心眼睛出汗。 

年少嘎小眯相當喜歡 Shel Silverstein 的《閣樓上的光》、《愛心樹》、《失落的一角》……等繪本,許多人即使不熟悉 Shel Silverstein的作品,也看過《失落的一角會見大圓滿》的懶人包版。我們曾自以為是失落的一角,抑或是缺了一角的圓,行走世間,只為了尋找彼此。漸漸的,我發覺自己錯了好幾分。 

有些人初抵世間已臻圓滿,只需覓食,不需要尋覓銳角,爾後於人間道上磕磕絆絆,碰出許多坑坑巴巴,撞飛好多個角。對這些人來說,他們曾經擁有的圓滿不復,走幾年掉個角,過十年掉N個角,早就忘了圓的樣貌。 

敬所有的不圓滿!秋日惹心病,你又何必多思多感。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娥蘇拉的生生世世.jpg     

早在電子遊戲之前,紙上迷宮闖關已橫行數世紀,遊戲設計者預先畫好繁複路線圖,捲成紙卷地圖後僅露出起點,玩家遇到岔路只能擇一而行,有時遭遇毒蛇猛獸,偶或美人難過英雄關,初玩踩雷就算了,玩過兩三次的人早就機關算盡,再無可能重蹈覆轍。

問題是,真實人生可不是遊戲,豈容你輕易過關,一路走來,牽連者眾。你的每場發球,有他人的相應還球;你的所有心力,皆受到環境的反作用力或者助力。你的一牽一動,左右未來局面,但你勘不破其他人的起心動念,遑論大環境的風雲變幻。

 

1910年的一個冬夜,娥蘇拉誕生,旋即夭折,黑幕降臨。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DSC_4404.jpg

 

有人問我連假三天想做什麼

數日的身心大作戰之後

我只想睡到自然醒

, ,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闇影愛麗絲     

 

你有沒有發現死亡是真正存活的唯一途徑?

 

愛麗絲沒什麼朋友,她不能和手帕交玩睡衣趴,沒辦法和同學相約看午夜場,有個恐慌症加強迫症的爹從旁緊迫盯人,開口閉口總說什麼外頭有怪物,十六年來,她從未在日落後走出家門一步,連倒個垃圾、晚餐後散步都不准,更甭提入夜後的表演或晚會甚或晚間相見歡的親師座談,氣得愛麗絲巴不得媽媽帶她們姊妹遠走高飛,早早跟這個專制獨裁的老爸離婚算了!(怒)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來自新世界》(上+下)-立體套書   

有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鑽入腦內在先,我早已習慣標題一旦出現新世界,大概不會有多麼美麗,德弗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除外。

然而,初讀《來自新世界》確有幾分美好,主角們成長的環境雖然缺乏科技便利,近似艾米許人聚落,大致上看來還不賴:返璞歸真、田園大自然、人口密度低且相處融洽,充滿令現代人嚮往的懷舊感。他們利用水車發電,電力僅供應放送頭廣播,你若以為是阿嬤的青春時代就錯了,小說的時間設定於距今1000年後的未來。人口銳減、科技倒返、人心伏善。

謊言構築的樂園,通往地獄的希望

一千年後的現在,我們反抗虛假的「神」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DSC_2536.jpg

熟人面前實在打不得誑語,賓先生慣常忘記大事,卻記得我說過:

清境不再清靜,避免夜宿清境,免得助紂為虐

八月底的某一天,他開心吐槽:妳不是說要少住清境嗎?!

嘎眯咬牙問:不然你要我訂哪裡?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