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讀孤求粺卷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etImage  

 

純紀錄,未開放回應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同一套觀點給適合的人看是救贖,給另一堆人看可能助紂為虐。在沒看過書之前,我單看書介便以為這本書適合「心志不堅、為他人活、活在別人看法裡、太過在乎外界眼光、軟土深掘… …」的讀者,如此一來,心志尚稱堅定的我何需閱讀?換言之,早先我自以為是的認為不需要心靈雞湯式哲學書餵養,實際閱讀便否決了前述略帶眨義的先決印象(自己掌嘴),甚至還很奇妙的略有所得,咳。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getImage  

去年有陣子好想寫《明日綻放的花蕾》,忙著拖著成了殘念,今兒個反倒先寫《在白色房間聽月歌》,簡直莫名甚妙。

儘管朱川湊人作品常被歸類於恐怖小說,憨膽我卻鮮少感到恐怖或驚悚。

至於「鄉愁恐怖小說名手」這江湖稱號,對我這種打小嗜重鹹的讀者來說,

鄉愁有之,恐怖剛好到位不超過,他的故事很適合圍爐夜話服用,寒夜客來拿朱川湊人祭酒也成(喂沒禮貌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getImage  

 

最近讀的幾本湊佳苗作品中,最想寫《往覆書簡》和《母性》,尤其剛看完《母性》的衝擊不小,逼我回視年少迄今的無數衝撞和無法言說的成長痛,只好噴個幾百字稍微宣洩一下。什麼是母性?十個男人都未必個個像樣,隨機找一百個地球人都不見得全數身體康健,誰能保證身為女人就一定具備母性?

 

「母性到底是什麼?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約是八月底的某一天?感謝某知名不具的格友推薦電影《叫我第一名》,不只我個人看了小有感觸,就連老媽和軒軒都嘰嘰喳喳地討論。秋冬之交,一位點頭之交的圖書館員,力薦嘎眯讀《站在學生前面》,我一看封面提到是電影《叫我第一名》的原著就笑了,忍不住對她表示我已經看過電影啦!她認真再推,說是原著更值得一讀,保證絕不會讓我後悔,更相信我能從中獲得不少省思及助益。於是,我乖乖地聽她的話,將書借回家。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老媽:「旻軒今天晚上很奇怪,我看他頭髮沒吹乾,要他過來再吹過,等我吹乾說好了,他硬說還沒啦還濕濕的,賴著不走,要我繼續吹,但我明明就幫他吹乾啦,我以為他是幾天沒見,想要撒撒嬌,可是他睜大眼睛看我,眼睛紅紅的,不知道是怎麼了。」

嘎眯聞言,回房翻出一本繪本遞給老媽

嘎眯:「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了,妳先看這本,這是給小朋友看的兒童繪本,沒幾分鐘就讀得完,等妳看完,我再告訴妳星期日晚上發生的事情。」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四月的某一天,軒得意又興奮地宣告:「媽媽,我跟妳說,我借到地嗖頭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昨晚夢到流星,醒來後,夢的其他部分全失憶,只記得流星的尾巴拉得長長的,長得不可思議。夢中的我,想要提醒身邊的人看天,其他幾個傢伙兀自喧嘩,那一剎那的驚喜難以言喻,更甭想如實傳遞。

即使事後對朋友提起,聽者可能笑說:「這樣啊」並帶點莫名其妙地意味。

就算一夥人在同一時間看到了流星,各自的感受仍然不同。更何況,那不過是個夢罷了!哈~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一對夫妻共進晚餐,太太不專心吃飯,反而問先生:「你愛不愛我?」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上回與軒共讀《五百羅漢交通平安

我鼻酸了一小下,強忍英雌淚

可以驕傲地拍胸保證,嘎眯不像某書友唸到哭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將作者相片大剌剌放在封面,即使帥,即使搶眼,仍是我排斥的方式。一年多前,某書友曾大力推薦,我遲疑了一下,末了,仍決定略過。八個月前,友人C直接將書推到我面前,我有些為難地說:「最近書債欠很大,想要閱讀的書,都堆得比我高了,我可能要一年半載才有空檔,妳要不要先借給其他朋友,免得被我擺上半年?」

C眼神閃爍地說:「不急,慢慢來。總之,嗯,我覺得妳應該會喜歡。」有的時候,你覺得這世上的人,從來沒有真正瞭解過彼此,嘗試是傻子才做的事。正如你永遠搞不懂其他人,其他人也沒有必要懂你,再公平不過了。理解似無法強求的「綠光」,卻在某個傍晚,驟然閃滅。

「質數只能被一和本身整除。它們在自然數的無盡序列中,乖乖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跟其他數字一樣擠在另外兩個數字之間,但彼此的距離又比其他數字更遠一步。這些懸疑又孤獨的數字,讓馬提亞覺得非常神奇。有時候他認為它們是被錯置在那個序列當中,就像被困在一條項鍊中的小珍珠;有些時候,他則懷疑這些質數其實也很希望跟其他數字一樣,當個普通的數字… … P. 0587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生活在這個島上,事物陸續消滅,內心的東西會一個接一個失去。

緞帶、郵票、綠寶石、香水、小鳥、玫瑰… …

這些東西消滅的時候,人們的記憶隨之埋葬,

心靈也逐漸乾涸枯竭,徒留記憶的空洞。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些人,那些事》

作者:吳念真/圓神/ISBN9789861333458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無罪的罪人》 Presumed Innocent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美麗是膚淺的,然而,地球人相當膚淺(包括個人在下我)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咳咳咳 不好意思,近來版主忙著試讀

有點力不從心 精神不濟 心力交瘁 走火入魔 拋夫棄子 人神共憤… …

前幾篇的恐龍啦,賞花啦,都還沒空回覆回應

現在又突然玩起,幾百年沒玩的不負責推推推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家有中等生 我只丟掉老虎

劉繼榮有不少文章,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以至於,我一度不大願意買家有中等生和我只丟掉老虎這兩本書,心想,反正自己從E-MAIL轉載文章上看得差不多了,何必再看。

幸而瓜媽一再推薦,我忍不住好奇買來一睹究竟。初翻開家有中等生,前三篇都是我看過的文章,呃,不好意思,當時我心裡有不少OS想抄起電話對瓜媽碎碎唸,接著看下去,我就隨著劉繼榮溫暖動人的文字起伏,有時感動,有時眼眶泛紅,有時忍不住微笑,最後衷心想謝謝瓜媽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哈,又到了飛禽走獸紛紛走避,版主自high的推推推時間了!

自從一個多月前,看了恩田陸的沈向麥海的果實,我就一頭栽下去了。

久聞恩田陸之名,真有相見恨晚之感!我查了一下台灣的中文版,最早差不多是在2002年開始出版她的書,四年下來所出版的書並不多,在台灣漸漸打開知名度約莫是2006左右,此後出版間隔較短,旻軒出生在95(2006),換言之,正值我手忙腳亂當起新手媽咪之際,當時並無空檔去注意新書。

這一個多月來,在欠了三十餘本書債,才清償不到半數的同時,我如何能栽下去恩田陸的世界呢!全靠朋友大力幫忙借書,謝啦~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不勝唏噓的玉米

畢飛宇何許人也?台灣讀者或許不是那麼熟悉。不過,張藝謀的"搖呀搖,搖到外婆橋",便是改編自畢飛宇的書。

這麼一提,也許會有人聯想到蘇童的"妻妾成群",即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原著作品。

玉米一書由作家郝譽翔寫序,序文寫得極其之好,郝也提及蘇童。不過,我個人覺得,一開始讀畢飛宇的書,雖想起蘇童而稍作比較,但接著看下去就會推翻前述的印象。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上星期看完恩田陸的書後,逐漸對她的其他作品感興趣。幸運的是,最近台中圖書館系統更新,為時三個月,無法線上預約!這樣怎麼會是幸運呢?就是,這麼一來,反倒有不少書沒被預約走,乖乖在架子上打瞌睡等我染指!

借了恩田陸的書後,反正還能借一本,我就多借了一本時報在2001年出版的筒井康隆的「爺爺」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花食》一書共六個短篇,據說是延續《都市傳說Sepia》那種怪談的調調,口耳相傳的怪談,結構就鬆散嗎?我覺得朱川湊人很厲害的一點,就是表面上這些故事,蠻像深夜聚會一群人圍爐夜話,或是一代接著一代口耳相傳秘而不宣的奇事。然而就像在圍爐夜談一樣,有的人將好故事講得遜斃了,有的人卻能將你早聽過的老梗,說得異常動人,讓你翌日起床後還會不自覺地回味箇中片段。朱川湊人的敍事手法,就有這等魔力。

這本書裡的六個短篇,皆以小孩的觀點敍事,在小孩眼中看世情,大人的矯飾及性格上的盲點,其實是無所遁形的!一如作者其他作品般,原本應該有點恐怖的怪談,卻一點也不恐怖,反而予人哀傷中帶著溫馨之感,我想這也是網友將其與花田一路相提並論的原因之一吧!但在質感上,《花食》更為深遠且饒富意境。這六篇,可說是篇篇精采,絕無墊檔作品,試舉三例說明: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