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昨天刊了一篇跟我有關的,拿來給我看看!"老媽下令了。
"喔!"乖乖奉上昨天的報紙。老媽看完後...
 
"妳寫錯了!"老媽很嚴肅的指正!"那個月你們四個輪流感冒發燒,當時我已經沒有錢了,我是跟妳外婆借一千塊去簽的!最離譜的是,妳寫道一兩千塊是我們三個禮拜的菜錢,根本不對!當時一兩千塊我可以讓你們過一個半月!"
 
"啊~那個時期錢不是我經手的,我當然記不清楚啊!而且我打完字已經快十二點了,難道還叫醒妳來幫我校正喔!?當然是直接就MAIL出去了啊。雖然數字記不清楚,可是老爸夢裡面講的話,和故事的來龍去脈,我可就記得一清二楚嘍!"Camille趕緊向老媽辯解。
 
老媽持續無言~~用無言的眼神指責Camille的不負責任。
 
又不是重大新聞,報社也不可能幫我更正。我只好來自己的部落格更正,不然要我怎樣!對不起啦~

 

老爸的明牌       
CAMILLE  (20070818)      中時浮世繪

    民國七十六年八月下旬某一天,打從老爸過世後,為了扶養我們四姐弟,經濟上一直拮据困頓的老媽,開口問身為老大的我:「我將毒藥加到晚餐裡,大家一起走好不好?」費了一番心力總算打消老媽念頭的我,接下來聽到她的第二個問題:「再兩個禮拜就要繳學費了。錢從哪裡來?」心頭一陣翻攪的我,仍強作鎮定的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啦!」

    晚間十一點過後,弟弟們已熟睡,老媽對著老爸的遺照泣訴,怨嘆他那麼早就撒手人寰,獨留我們母子五人在世上受苦,連學費都繳不出來。我曉得她是哭到睡去的,而我,一夜無眠。

    當天夜裡老媽竟作了個怪夢,夢中的老爸沒好氣的說:「妳只曉得抱怨,連瓦斯沒關大門也忘了鎖就睡死了,這有多麼危險妳可知道!」接著又說:「妳的腦筋那麼差,我如果用暗示的,妳肯定猜不出來,拜託妳給我看清楚了,明天記得去簽大家樂知不知道?」接著就寫了一組號碼給老媽。

    半夜裡驚醒的老媽起身一看,果然瓦斯忘了關門也沒鎖,難道夢中的明牌也是真的嗎?生平從未簽賭的她,連要上哪兒簽大家樂都沒概念!何況手頭上只剩不到三千塊的她,若將錢全拿去簽大家樂又沒中的話,豈不是雪上加霜?但是當時實在沒有其他可以商借的對象,還不如相信真是老爸前來托夢。

    老媽六神無主地跟我商量過後偷偷去問親戚如何簽賭,打算投注一半手中剩餘的現款,我們兩人實在將信將疑又滿心憂慮,民國七十六年間,多少人因為大家樂欠下鉅債而家破人亡啊!雖然一兩千塊現金在別人看來不算什麼,卻是我們三個禮拜的菜錢吶!

    隔天下課回家後的我跟著母親精神緊繃的聽候發落,想不到,那組號碼真的中了!母親拿到的彩金,繳清我們四姐弟該學期的學雜費後只剩數百塊,連一千塊也沒多!母親事後懊惱的說,早知道全押下去多中些。也許冥冥中自有定數,而老爸也只能幫我們出學雜費,再多就算是貪得。

    若非身為當事者,鐵齒的我必然不信。但這件事情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民國七十六年,父親過世屆一年的農曆七月,離我們九月初開學不過兩個禮拜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