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一公升58克 朗(NT$100左右)這般便宜的價格,必是葡萄汁無疑,結果我喝的Burčák是道地純釀萄萄酒。幸虧Camille杯不醉,踩在年屆兩個世紀的石板路上,特別有感覺。

 

晃著微醺的腦袋瓜,我就來講個有關布爾諾這個 Katedrála sv. Petra a Pavla (聖彼得與聖保羅大教堂)的故事吧。

 

從城內的絕大多數角落,都可以看到大教堂這個顯著的地標。

 

如今我們看到的新哥德式建築,是19世紀時,重建於布爾諾城堡原址上,由舊教堂改建而成的。

 

1645年瑞典軍隊前來攻打Brno時,瑞典將軍宣稱將在中午以前佔領整個城市,否則便撤兵。

 

瑞典軍遠征跋涉至此,兵臨城下爬上山坡,好不容易要攀上教堂圍牆時,正值11: 00am整。

 

教堂鐘聲整點響起,居然敲了12下。瑞典將軍以為已經12點了,便信守承諾撤兵。

 

不知是耶穌顯靈,阻止這場兵戎之禍。

 

抑或是聖母慈恩,不忍生靈塗炭?據說一直到今天,這個教堂每天上午11點,還是敲12下。可惜接連七個白天我都必須在會場,不能溜出來親自聽聽看驗證一番。

 

9/30佈置完會場的那天,下午三點整,這家餐廳門外的鐘居然… …莫非16世紀時教堂的那個鐘,跟我現在看到的這個餐廳外的時鐘,一樣地天兵?


9/29風塵僕僕剛抵埠的傍晚,我便一秒鐘也不浪費地爬了124階,在教堂鐘樓上望向Brno市區遠處。連續百階便讓我氣喘如牛,究竟是搭機累了,還是年紀大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