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烹飪的老媽,一拿到剛出爐熱呼呼的《島嶼的餐桌》,忙不迭地搶先閱讀。只聽見她一會兒高呼「哎呀,他們家的煮法跟我們好像」;一會兒興奮地大叫「妳看妳看嘛,這作者愛拿紅燒獅子頭的湯汁拌飯,跟妳一模一樣,有了湯汁總會多添一碗飯」。老媽搶讀一星期,也品評夠了之後,《島嶼的餐桌》,這才回到我手上!

邊翻開書頁邊想著,古往今來多少飲宴膳食佳文,坊間食譜,老媽也看了不少,這不過又是一本飲食書嘛!?哪裡值得她大書特書的!

沒多久,我目光轉沈,不自覺地膠著在字裡行間,一發不可收拾!只因為,作者陳淑華那來自彰化的家常菜,和時令菜色,實在跟咱們家太接近了!甚至可以說,來自中南部廣大的遊子,都可以從這本書裡,找到七成阿嬤或者媽媽的味道!而她在文史考據蒐證的功夫,更是令我傾倒!

這些年來,我的年節多半在婆家度過,家人倒是常見的,唯獨那些從小熟悉的、吃慣了的年菜,如美好韶光不復,偶然竄出如哽在喉的嘆息,也只能輕掩在心頭角落。況且,我婆婆是十八般武藝齊備的烹飪高手,我這個只會洗洗切切,張著嘴等吃的二副,除了慚愧還是慚愧,焉能多想娘家的過往!

今次就容我在此一書為快吧!

每逢過年,我的思緒總遠颺飛奔回老家的三合院!

我的雲林阿嬤,說得一嘴好菜,可惜她煮出來的食物,實在沒幾道足以讓人下嚥的!南投的外婆卻是極端相反,無論年節的炊粿製糕,大宴小饌,乃至於醃漬醅釀,無一不精。來自南投的老媽,嫁給雲林的老爸後,承襲自外婆的一身好手藝,遂有了極致發揮!

雲林阿嬤在三名善炊的媳婦中,獨鍾老媽的手藝。平日還過得去,年節祭祀眾親友回歸祖厝,只見老媽忙得團團轉像飛舞的陀螺,張羅一家大小數十人的吃食。經年苦於病痛的體弱老媽,如今少了我這個輔助洗刷的獨生女,不知弟弟們可遵從我的耳提面命,從旁聽令協助!?

 

 

夫家婆婆的身體亦非硬朗,爺爺過年時堅持一定要有的年菜,從豬腳芥菜香腸烏魚子宜蘭膽肝乃至於蘿蔔糕,十全十美的年菜,婆婆從不曾短少一樣!可是,我無可避免地在心底遙想,畢竟,吃了三十年的娘家年菜,飲食習慣已深入骨髓,哪裡是短短幾年能抹滅得了的!

娘家的焢肉筍干,是取整隻豬後腿肉,與婆家的豬腳筍干,不盡相同;

娘家嗜食的豆鼓鮮蚵,因婆家阿公不愛豆豉,往往在聚餐時才點,牡蠣不常出現在婆家餐桌上;

娘家常作的羹湯,婆家長輩們,似乎不怎麼喜愛那種酸甜的南部味。

 

 

娘家的烏魚子以文火烤得外表酥脆,需控制火候勿使內裡過於乾澀,與婆家以米酒煎煮的烏魚子大異其趣;

娘家以大量蘿蔔白米製成的純蘿蔔糕,多了幾分純粹的蘿蔔香甜,而婆家拌入油蔥肉末,增添不少濃烈香氣,略蓋過蘿蔔原味。

 

 

婆婆烹調的鮮魚,無論紅燒或者糖醋,都有一番絕美風味!

而老媽顧及不愛勾芡的家人,以薑糖醬油等略微拌炒爆香過,澆灑在香煎好的魚身滋滋作響,我可以獨個兒嗑完整尾!

 

我尤其懷念老家雲林那個小小的港口邊,現流的中小尺寸魚種,只消海鹽薑片慢火熬煮成白湯,無論魚刺再多,即便《島嶼的餐桌》作者沒吃過的,未曝曬過的新鮮扁魚,年方十二的我,都曾挑戰過!

清明時節最是難熬!打從十二歲那年起,我不曾自早逝的父親墓前缺席,望著婆家祭祀的桌面,想著清明時節娘家必備的潤餅,更天馬行空的想像一種,未來得以在清明節當日,回父親墓前獻三柱香的可能,而那也只是癡人說夢罷了!

不意閱讀至作者來自彰化老家的作法,竟與我雲林老家如出一轍!也許你會說,南部多的是潤餅老店,就連台中也有好幾家門庭若市,佐柴魚湯的人氣潤餅店,何需想念娘家的味道!

可是啊可是,每個家庭,都有其獨自的手路風味!由老媽煎炒煮炸,細細切絲,鋪滿桌面的潤餅餡料,雲林老家在地自產,盈滿香氣的花生粉,那令我魂牽夢繫的家鄉味,不是外頭光鮮亮麗的市售潤餅,所能取代的呀!

結婚滿七年,我從不相信有什麼七年之癢,惟獨到了清明,我心頭那股七年之癢之火足以燎原,全為了那一卷潤餅捲”(台語唸ㄍㄠˋ)

時令進入冬季,平日在外工作的我們,周末回到婆家,圍著熱呼呼的火鍋,燕餃魚餃貢丸白菜肉片,縱身躍跳鍋面,此起彼落,好不熱鬧!揮別了婆家的父老與豐盛佳餚,又送走北上工作的外子。

我欣悅地坐回娘家餐桌前,七年之癢瞬間拋諸腦後,消失無蹤!

望著老媽以虎口神速捏出個頭可愛渾圓的小丸子,與表弟自家栽種的蘿蔔相映成趣,清爽回甘的湯水,引得兒子捧場的一口接著一口。

 

 

老媽邊忙邊回頭對我們說:我擔心市售丸子的添加物,又怕里肌肉太澀,五花肉太肥,只好買旻軒最愛的松板肉,絞肉機送絞兩回後,我又切剁了十幾分鐘,這次還拌入了冬筍香菇,切成米粒大小,拌入魚漿,就怕旻軒挑嘴!

我何其幸運,無論婆婆或老媽,都有令人垂涎驚豔的好手藝!

願兒子將來不只有阿嬤的味道可供懷想,願他的幸福食光,如我般久遠綿長,看來,手拙的我,也該加把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