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夢到流星,醒來後,夢的其他部分全失憶,只記得流星的尾巴拉得長長的,長得不可思議。夢中的我,想要提醒身邊的人看天,其他幾個傢伙兀自喧嘩,那一剎那的驚喜難以言喻,更甭想如實傳遞。

即使事後對朋友提起,聽者可能笑說:「這樣啊」並帶點莫名其妙地意味。

就算一夥人在同一時間看到了流星,各自的感受仍然不同。更何況,那不過是個夢罷了!哈~

話一旦說出口,就偏離真相。感覺若訴諸於文字,旋即走樣。

老是妄想將閱讀點滴封印的我,在記述的同時,又有多少無能為力呢。

 

這個周末,我讀《在森崎書店的日子》,縱使小說不盡完美,呃,也沒有所謂的完美吧,仍不減嘎眯對這本輕薄小說的喜愛。只不過… …書中大大小小的瑕疵,若像其他書籍般寥寥幾個錯字也就算了,嘎眯自己經常打出錯別字,不敢要求太多,說不定在KEY這篇讀後的同時,嘎眯又生產出無數別字。(笑)可是,我連根蔥都算不上,小說理應經過數次校正才出版,不是嗎?當閱讀目睹之怪現象超過五根手指,即使版主向來寬容為懷(?)也很難視而不見!唉,沒舉例,沒真相是吧:

【例1】      悟叔是貴子母親的弟弟,應該是貴子的舅舅,怎麼會變成叔叔,這麼大錯特錯的刺眼稱謂,貫穿全書!悟叔應為悟舅,桃子嬸嬸應為桃子舅媽。就好像英文可以 aunt 概括,翻成中文就該入境隨俗,姑姑是姑姑,阿姨是阿姨,誤將爸爸的姐妹叫作阿姨,錯莫大焉!小小幾個錯誤我可以忍,錯很大就難以裝瞎。難道中文被外文統一了嗎? 當嘎眯讀到類似這樣的句子:「我是貴子的叔叔,我叫森崎悟。她母親是我姊姊。」一整個暈倒啊~ >”<

【例2】      每當小說提到母親娘家長輩的稱謂,幾乎都有問題,悟「叔」和貴子母親的爸爸一竿人等,應該是外公/外婆/外曾祖父的,書中皆成了祖父/祖母/曾祖父。

【例3】      以第一人稱「我」來敍事,在第29頁倒數第四行的『悟叔笑容滿面的看著「她」』 這裡的她,森崎悟看的對象是貴子,應該是「我」,而不是「她」

【例4】      P.69倒數第二段,提到《一個少女之死》的故事內容:『故事從主角在金澤度過的少年時代寫起… …其中包含了 對同父異母的姊姊 … … 因為和該名少女的交流, 那滿是傷口的心得以暫時獲得療癒。』是我太笨了嗎?該書主角到底是他或是她啊!

【例5】      P. 77倒數第4 … …過去總終覺得乏味無趣… …」→ 總覺得

【例6】      P.102 第三段:「儘管已經刪除登錄了,一看到顯示在畫面上的電話號碼… …」是指已經將前男友電話號碼自手機通訊錄刪除了吧?刪除登錄?恕版主愚昧,個人覺得像在讀我壓根不認識的日文漢字。

【例7】      P.1264 … …繼續踏上人來人來的靖國路。」是 人來人往 吧?!

【例8】      P.131 6 … …所已接到悟叔來電時,… …」→ 所以

【例9】      也是P.131 ,第8行「… …巨細靡遺的描述方式… …」→ 鉅細靡遺

個人敗回家的是初版五刷(20121月),卻像是啃食未完成校閱的試讀本。總的來說,我喜歡這本書,不忍再繼續舉例。正因為喜歡,更希望它再版時能像樣點!

 

幸而,讓我會心一笑的段落,頗覺溫暖的片段,及眼眶被辣到的部分,不只兩三處。咳,總之,忘掉不愉快,來點愉快的吧!

小說以主角貴子作為第一人稱,述說她滿心以為是同事兼男朋友的人,搞了半天另有真命天女,只拿貴子當點心,還泰然自若地像「啊對了我每天只吃三碗公飯」似地提起:「我要結婚了!」最後更捅上致命的一刀:「不過以後還是可以跟貴子約會的。」(眨眼)

不習慣將心情說出口的貴子,只能將鋪天蓋地襲來的悲憤往肚子裡吞,沒幾天便愈吞愈瘦,愈瘦愈落魄,和命定男女處在同一間公司裡,百般不是滋味,乾脆辭職回家蒙頭大睡,睡。睡。睡。直到悟叔打電話給她,起床嘍,快來二手書店幹活兒吧!

心不甘情不願的貴子,遊魂般飄抵森崎書店,夏日招搖,白雲飄飄,貴子心緒甚寂寥。輕風徐徐,人生稍息,天大的事都可以暫且擺一邊兒去,貴子在森崎書店的日子,除了看店,就是睡覺,直到有一天她睡不著,拿起書助眠,灰色漸層般的人生,於是有了不一樣的色彩風景。

 

小說共兩篇,上篇〈在森崎書店的日子〉,下篇〈桃子嬸嬸回家了〉,森崎書店恰似補給站,不時冒出需要加油打氣的人們,被我寫成這樣感覺很老梗吧?當我讀到悟叔說:「人生有時候試著停下來也很重要,就像是在人生的長途旅行中稍微休息一下。(P.64)不由得想起日劇「長假,真是處處有舊梗,何處不青山。

然而,走出失意找回元氣的老梗,光拿二手書店作為布幕,足夠吸引我了!當我讀到懶得看書的貴子,倏地愛書大噴發那夜,不禁有種「來了來了,終於來了」的雀躍,好像滿腔閱讀魂都化作爆米花,在鍋子裡此起彼落地彈跳,愈夜愈亢奮。更何況,此書除了三名主角,還有三爺等多位愛書人,及神保町那令人悠然神往的二手書天堂。

讓貴子大感動的那句:「我希望妳不要害怕愛人。… …」嘎眯讀了卻沒多大感覺,反倒是悟舅()追憶「天使」的情景:「那是我十幾快二十歲的時候,因為找不到人生的價值而活得鬱鬱寡歡。跟學校呀、家裡等周遭的環境無法融入,整天只知道躲進自己的殼裡。自我意識過剩又充滿野心,卻偏偏什麼本事都沒有,不過只是個敗絮其中的毛頭小伙子。那就是我,以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找不到容身之處。」或是桃子偕同貴子去爬山的部分(某些人大概會覺得悶),皆意外地打動我,果然,人都是在故事裡彈自己的調啊。

書中的和田先生提到《上坡途中》這本書時說:「實際上翻閱後,不僅表現手法稚拙,很多地方讀起來感覺少了點什麼。不過它就是很吸引我 悟叔更是忍不住對貴子表示「那本作品不怎麼樣」,然而,這樣的書為何能讓和田先生讀五遍呢?說穿了,無非是情感投射令人神迷。

無論別人怎麼說,怎麼評,個人之所以喜歡一本書,往往也只需要一點情感上的共鳴罷了。《在森崎書店的日子》之於我,也就是那幾分投契,加上哀傷及空洞外所包覆的敞亮暖意,便值得了一切。(包括錯字,無誤)

 

 

 

書名: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作者:八木澤里志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1129

ISBN97898663192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