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沒營養的一篇,不喜慎入~

421星期六,難得賓大有空,趕在航海王活動結束之前,軒和嘎眯想去九族文化村,可賓大卻執意去埔里參觀均頭國民中小學。

這天一早下了場雨,氣象預告午後還有雷陣雨的可能,賓大開心宣告,既然下雨,就不可能去九族!嘎眯:「是啊,既然下雨,去均頭作啥!?」

我們還是決定開上二高,如果接近南投時雨下個沒完,就回老家小憩,如果雨停,便繼續朝著埔里魚池前進!

 

賓大表示,若負擔得起學費的話,他想送軒去均頭國小。

我和軒聽了,第一秒鐘化為石人。為什麼賓大會想要讓軒去讀均頭呢?賓大認為,軒不夠獨立,品格禮貌有待加強,他期待讓軒去讀均頭,達到五育均衡發展,成就盡善盡美的人格,作個頂天立志的男子漢,blah blah blah … …的。

軒抗議聲不斷,我不想當著孩子的面和賓大唱反調,卻不無疑慮,用盡全力才逼回幾乎蹦出嘴邊的反駁。然而,賓大愈說愈興起,一方面歌頌均頭,一方面對軒頗有微詞,聽在我耳裡,轉化成對我的教養方式及「成效不彰」有意見,我一方面灰心,一方面也開始覺得火大,有種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挫折感。要不是小孩在一邊,顧及身教言教,我肯定怒髮衝天~

如果這麼重視孩子的教養,何不自己回來陪伴孩子成長!(拍桌)即令賓大能長住家裡,就有把握馴服軒小子嗎?也不曉得是哪個人,難得回來,專司帶頭作亂,亂我平日教養綱紀的!說真格的,幸好我老媽不在場,換作是她在車上,聆聽當日賓大一席話,八成會自動對號入座,認為女婿拐著彎責怪她教導不力,肯定淚奔~

 

友人X妮家的老大正就讀均頭,嘎眯雖未深入瞭解,但若我印象無誤的話,食宿加學費不算小數目。我「偽裝」心平氣和地提出問題,建議賓大先瞭解一下入學年齡、資格、費用、教學內容… …,再來研討不遲,畢竟我們對均頭的瞭解,都還停留在「朋友說不錯,她家的孩子去上的心得也不錯」這麼粗淺的階段。更何況,我從沒想過讓軒提早離家,飛向寄宿學校。

賓大卻諷刺:「是孩子離不開妳,還是妳離不開孩子?」

如果我說「兩者皆是」呢?!

軒帶著哭嗓:「我不要離開媽媽~~~

 

嘎眯不無好氣,重申:「請先瞭解我提出的問題及重點,再繼續討論!說不定資格不符,學費也可能超出我們預算,話說回來,軒雖然有些小缺點,卻越來越懂事,愈來愈好溝通,也願意修正自己的行為,他的改變,我們看得見!反過來看,有些大人,別說是不貳過了,即使糾正了一百次,照樣犯同樣的錯啊!」至於誰是「有些大人」之流,就不需要指名道姓了唄!(茶)

咱家元老級親友都曉得,賓大從小身為唯一的男孫,備受長輩寵愛,三十歲之前,幾乎沒幫過家務,就連吃消夜,都是他點餐後,妹妹跑腿去幫他買回來、倒好裝在碗裡、端到他面前!雖不至於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那麼誇張,倒也相去不遠,這樣的一個被寵過頭,及至就業才獨立的傢伙,反過來指責我兒子不獨立???

軒會幫我洗碗、搥背、丟垃圾、擦桌子… …,軒不會亂丟XXX,軒不會到處亂扔YY,軒不會凡走過必留下面紙團,軒不會只出一張嘴編派別人作牛作馬… …,換句話說,我兒子才是這家裡「認真付出肯打拚又受教」的一分子啊!!!

雖然軒的進步不明顯,仍有點點滴滴的進步,我不想那麼早棄械投降。將希望全寄托在均頭,這樣子一來,跟那些將教育大責全推給學校的父母有什麼兩樣?與其將小孩丟去學校,希望均頭幫我們將孩子教好,更應該拿出魄力來,教好自己的小孩!

 

嘎眯:「民主表決,我和軒兩票對你一票,你也別再說什麼幼稚園畢業就送他去均頭的事了。軒確實有些毛病需要再改進,可是,你只看到他的缺點,卻忽略他勇於改過的精神,依我看,大人也應該一起來糾正自己的毛病,這樣子才公平!接下來這段時間,旻軒,你要更用心改正… …,至於爸爸呢,雖然爸爸一個月只有三~四天在家裡,也不該因此鬆散,第一步,請爸爸改掉亂丟東西不收拾的壞習慣,還有啊… …說完,嘎眯不忘熱血喊話,軒意志高昂的附議!

人不奸滑枉中年的賓大突然覺醒:「喂,不對噢,既然說是大家一起來,為什麼漏掉妳自己?當媽媽的人,也應該改進自己的壞脾氣吧!」

嘎眯:「沒錯啊,你沒在改的時候,我一直有在改啊!而且我改得可多了呢,如果我的脾氣還停留在十年前的話,某人剛提到均頭沒三分鐘,應該就… …嘖嘖嘖… …(謎之音:被我踢出車外了吧!) 好啦,為了顯示我的誠意,我也會繼續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氣。我們一起加油!」

 

雨停,下了國道六,接近埔里時,賓大突然靠左線行駛,大有要左轉進愛蘭橋,進入埔里的態勢。

嘎眯警覺的說:「你開錯了,我們要去九族哎,要繼續往前開往魚池,請你靠右線開,不應該靠左線,你該不會還想著去均頭吧?!」

賓大佯裝頓悟:「噢,我一時忘了。嗯,可是,先去均頭看一下,晚一點再去九族玩,這樣也不錯吧!」

嘎眯:「早點去九族,才不必人擠人,想去均頭的話,有空再說。」

軒軒:「爸爸,你佷故意哎!不是都講好了嗎,我不要去均頭啦!」

賓大垂死掙扎:「看一下又不會怎樣。」

陽光總算露臉,我們開始期待九族航海王。

 

422星期日,人已回到北部的賓大來電:

「喂,我上網孤狗過了,軒還太小,不能去均頭,要等… …

還有,人家可不是阿貓阿狗都收,想讀均頭需通過… …

學費的話… …

嘎眯聽著聽著,忍不住腹誹:OMG~讓我死了吧,到現在還沒忘記均頭噢!均頭均頭… …,最該去寄宿學校鍛練,整理整頓整齊清潔全然獨立自主以免遺禍人間的,就是賓大你自己啦!(想像將賓大扔去均頭就讀的畫面~)

理智上說出口的是:「就算你現在想送他去,也還太小,人家不收啊!所以嘍,你一整個想太多嘛!」

 

改進不在一朝一夕,請給皮小孩和機車媽多一點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