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64.jpg 

 

走馬新城,海天一色勾人,多虧我頑強的意志力和巴豆妖,這才成功脫離新城鄉的美麗海灘。

 

DSC09976.jpg 

  

 

稍事沖洗便衝向佳興冰菓室,當場先來一杯 (35/ 480cc)

由於傍晚得開到三星,兩天後才回家,只敢多帶一瓶(100/ 1460cc)。

 

page.jpg 

 

 

我曾依網友建議的比例,檸檬煉乳巴拉巴拉,

據說如此這般便能搞定佳興風味,但我自己喝了都覺得... ...

嘎眯:白老鼠啊白老鼠,請問世界上最好喝的檸檬汁是誰作的?

試喝白老鼠:你作的勉強能喝,可惜我心目中的第一名還是頒給佳興。

 

想喝他們家最受歡迎的檸檬汁可以宅配不必麻煩,

想在假日人多的佳興小吃部搏得一席之地卻得衝鋒陷陣,

菜單還特別情商:拿出耐心,別去催餐,乖乖坐著。(摸頭)

 

IMG_1222.jpg 

 

 

我喜歡的什錦炒麵或湯麵都只要70元,小孩堅持30元肉燥飯才是他的真愛。

↓我們一大一小兩個人,加點50元的滷味拼盤就夠了。

DSC00007.jpg 

 

 

↓快炒羊肉200元,青翠菠菜和羊肉的微妙平衡好吃。

DSC00010.jpg 

 

 

↓咱家欽點的什錦湯麵一出場,瞬間將肉燥飯給甩了十條街遠~

page1.jpg  

 

 

吃飽不喝酒,去新城天主堂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誤)

 

DSC00020.jpg 

 

DSC00032.jpg 

 

 

新城天主堂外觀宛如諾亞方舟,

和別處方舟造型教堂不一樣的是這裡居然混搭日本神社常見的鳥居,

不明究裡的人可別以為是啥宗教異中求同大融合。

 

DSC00015.jpg 

 

DSC00014.jpg 

 

DSC00061.jpg 

 

 

原因無他,新城天主堂的前身,為日治時期的新城神社。

 

DSC00017.jpg 

 

DSC00074.jpg 

  

 

日人占領台灣後,因立霧溪、木瓜溪一帶林礦豐饒,自然想辦法籠絡漢人通事及太魯閣人,

不過,1896年底,駐守新城的日軍欺辱玻士林社的少女,引發太魯閣社憤慨,

故而奇襲日本警備隊,擊斃13名日軍,此即「新城事件」,也是1914年「太魯閣戰役」的導火線。

 

DSC00053.jpg 

 

DSC00043.jpg 

 

 

日本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遂於事件發生的地點建造簡易紀念碑以茲悼念,1937年更於原地以水泥材質建造神社,

待台灣光復,神社自然遭到破壞,日益荒蕪,直至1962年,天主教會購地改建為天主堂,

幾經增建,仍保留日治時期的神社地基、石燈籠、鳥居等,「新城事件紀念石」亦保存於庭園中。

 

DSC00076.jpg 

 

DSC00042.jpg 

 

DSC00029.jpg 

  

 

若我生於斯時斯地,思及辱我族女,能留著鳥居在已不容易。

 

DSC00058.jpg 

 

DSC00075.jpg 

 

DSC00041.jpg 

 

 

事移事往,如今天主堂的內部樸實,外牆綠藤滿佈,

生機勃勃中,別具清幽寂然,近之寧和靜定,忘却俗務。

 

DSC00050.jpg 

  

DSC00034.jpg 

 

 

但那靜定十分有限,未久,小孩嬉玩笑鬧聲愈盪愈遠,

一晃眼沒注意便玩到隔壁社區發展協會前的籃球場去也。

 

DSC00016.jpg 

 

DSC00048.jpg 

 

DSC00023.jpg 

 

 

眼看多雲蔽日,哪兒還有一早的好天氣,

我認命地慢慢開往宜蘭,再度叩問清水斷崖和太平洋的消息。

 

DSC00087.jpg 

 

DSC00081.jpg 

 

DSC00126.jpg 

 

 

自崇德北上和仁,聽海風說說蘇花公路的美麗與哀愁,

數月以降,先是再一次中斷,接著是齊導演的驟然殞落… …

 

DSC00113.jpg 

 

DSC00141.jpg 

 

 

自然的或緩慢或急劇的地殼變異固然無法可管,

人為的過度開發也得全民認命買單不成?

山川凝咽,迴腸寸斷,什麼都沒辦法說。

 

DSC00157.jpg 

 

DSC00145.jpg 

 

DSC00144.jpg 

 

 

後座卻有人嘰嘰喳喳不停地說。

小人:不能再去下面的海灘玩嗎?那就帶我去羅東夜市吧!

大人:昨天晚上才吃東大門夜市,我不想再吃夜市。

小人:夜市當然不能吃,包心粉圓蔥油餅烤肉串都可以吃。

 

 

DSC09963.jpg 

 

DSC00021.jpg 

 

 

 

 

 


  

【佳興冰果室】 

地址: 971花蓮縣新城鄉博愛路22 

電話:03 - 861 1888 

網站:http://www.lemonjuice.com.tw/ 

FBhttps://www.facebook.com/jiashinglemon/

  

【新城天主堂】

地址: 971花蓮縣新城鄉博愛路62

電話: 03 - 861 1722 

 

【延伸景點】

│花蓮│陰雨縱谷行:鯉魚潭、瑞穗牧場、富源蝴蝶谷、糖廠冰棒

【花蓮光復】馬太鞍濕地的巴拉告。大農大富平地森林暨其他

 花蓮兩天一夜山海觀:七星潭。太魯閣。遠雄悅來+海洋公園

【花蓮】清水斷崖:和仁匯德段。崇德段無緣

║花蓮縣壽豐鄉║雲山水。夢幻湖

│花蓮秀林│太魯閣國家公園:長春祠、燕子口步道、流芳橋

花蓮秀林太魯閣白楊步道。白楊瀑布

│花蓮新城│揮別七星潭,找個靜謐海灘,聽風和海的對話

 

 

→_→ 不懂攝影的平凡視角,歡迎加入 ヽ(✿゚▽゚)ノ        

 

 

 

 

 

 

 

創作者介紹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Big Fish
  • 佳興冰菓室聲名遠播,下次再去花蓮也要去朝拜一下。
    新城天主堂以前是日本神社,這樣的轉變好奇妙。不過想到以前日本人統治發生許多衝突,死了不少人,就讓人哀傷。
    軒也太厲害了,羅東夜市有什麼好吃的都知道,

  • 他隨便講講妳也信,他都沒講到排隊名店呢 XD



    嘎 眯 於 2017/07/21 16:17 回覆

  • 悄悄話
  • 鳥爸
  • 回到好啊~~~軒^^b
    夜"視"
    就要去看看順便吃一吃........

  • 羅東夜市太恐怖,我只想到假日人潮就倒退三舍

    嘎 眯 於 2017/07/21 16:17 回覆

  • 阿玲
  • 下一次也要去天主ˋ堂拍拍!!再蒐集一枚諾亞方舟~哈哈
    因為上一次趕著要回家怕塞車都沒在這邊停留呀~

  • 妳蒐集的方舟一定比我多啦,我也怕塞車,因為走走停停,稍晚在往宜蘭的路上就塞了好一陣子 @@

    嘎 眯 於 2017/07/21 16:19 回覆

  • 阿芳
  • 幽默風趣
    旅遊興味依舊
    暑假玩樂
    軒軒開心開環

  • 哈,不好意思,非關暑假,這是春節遊拖到現在才寫 XD

    嘎 眯 於 2017/07/21 16:20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當年在花蓮當預官
    放假便往清水一帶
    那驚險刺激的海景
    果然需要心臟強的駕駛啊

  • 等蘇花改通行後,可能會更少經過這裡吧 

    嘎 眯 於 2017/07/21 16:20 回覆

  • ㄚ芬
  • 這教堂建築好讚
    真是有味道
    我以前沒見過這裡的報導欸

    清水斷崖總是這麼美
    不過我走這條時好像都沒啥機會停留拍照

  • 或許妳看過,只是冬天的相片灰撲撲的,不像別人家拍的綠意盎然 (汗)
    這段路上還是有停車場,比方崇德隧道旁就有幾個停車位,經過時如果正好有空位才會下來走走,否則我也只是呼嘯而去

    嘎 眯 於 2017/07/21 16:22 回覆

  • 雲大少爺
  • 好想吃炒羊肉......

    天主堂外的爬藤都枯了~感覺粉詭異

    清水斷崖風光~世界級



  • 炒羊肉好吃,我一個人能解決 (冏

    沒辦法,冬天草木乾枯沮喪中 XD



    嘎 眯 於 2017/07/21 16:47 回覆

  • 三の小豬
  • 諾亞方舟的天主堂好美,感謝好友分享ㄛ

  • 這座教堂美好靜謐很耐逛呢!


    嘎 眯 於 2017/07/21 16:50 回覆

  • Alice
  • 我對清水斷崖有滿滿的回憶

  • 妳是一定的,但我小時候每次去花蓮親戚家,沿途幾乎都在睡覺  XDD


    嘎 眯 於 2017/07/21 16:48 回覆

  • 家宏 張
  • 咱家是板主粉絲
    看到這篇剛好有我聽過的故事.......
    新城事件緣由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
    (維基資料不一定正確~~吾人更要小心1945年以後御用學者們的引注
    1945年以前的資料很多必須遠赴日本政府檔案室尋覓與考證)
    我可以斷定是
    太魯閣事件與新城事件完全是兩碼子的事
    前者是一場赤裸裸的經濟掠奪戰爭
    甚麼樣的經濟會導致雙方大動干戈不惜玉碎呢?
    就是樟腦!
    很多年輕人以為樟腦是廉價無用之物
    這是大錯特錯
    在西藥發達以前
    樟腦等同嗎啡海洛英一樣有暴利
    低用途家具除蟲健康食品
    高用途像奎寧等高級珍貴中西藥的成分(暴利所在)
    所以在清朝流傳一句話
    唐山過台灣
    六死三留一回頭
    冒死到台灣
    就是為了樟腦
    六死是指死在高山原住民手上
    因為樟樹多種植於高山森林中
    但卻屬於泰雅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布農族等領域
    這些族群有很強烈的防禦意識
    不跟你玩合作開發這一套
    賄賂更是行不通(我這裡有閩南人太魯閣阿美族關於花蓮樟腦探險的故事)
    要嘛就砍頭
    要嘛就被砍頭
    早期四大家族中
    霧峰林家因為清政府賜給樟腦專賣權較有實力而能興武壓迫到高山族群占有一部分樟樹林
    但光一部分就成為巨富了(鹿港辜家也是因為日治初期賜給樟腦專賣而發達)
    所以總督府背後的支持者是像賀田組一樣的財閥
    早就覬覦著龐大的樟樹林目的而來
    尤其是太魯閣族所在一大片未經開發的樟樹林
    終於成就了太魯閣事件
    直到化學樟腦問世
    以及西藥的日新月異發展不再需要樟腦時
    樟腦的地位及價值一落千丈!
    遺憾是那是在太魯閣戰爭後三十年的事了

  • 哇,感謝您悉心賜教!
    能寫出這樣的留言,我是粉絲才對
    我之所以提到太魯閣事件倒不是全因為維基
    而是現場立牌上寫著「埋下1914年太魯閣事件的導火線... ...」
    (圖14,DSC0074)

    不過,歷史要看是誰寫的/哪一方的觀點
    甚至可以說,真相一經發生就再也沒有純度百分百的真相留存
    即使親身參與歷史的人都有不同的觀感各自表述
    就算綜合官方正史民間稗官野史和多方傳說也只能勉強說是向真相靠攏而已
    所以兩個事件之間到底有無關聯呢
    或許只能說是多少不免埋下仇恨因子成為導火線吧

    至於樟腦,我只知樟腦昔時的重要性
    對四大家族專賣發家史所知不多
    一直以為他們涉足的市場非僅一二項目
    當然我的印象中也混雜小說中的一些不見得是史實的軼事
    比方曾看到某本以民初為背景的台客武俠提到辜家如何在日據時期獲許圈地云云

    再次謝謝您的留言
    看來樟腦的地位遠超乎我的想像
    對了,記得在集集的樟腦出張所裡看到一段話
    提到集集全盛時期所生產的樟腦曾是全省之冠
    以地緣關係離霧峰林家或鹿港辜家都不算遠
    就是不曉得有無關聯了
    吾生也有涯,故事無涯 @@

    嘎 眯 於 2017/07/21 16:45 回覆

  •  MEL-TW-榜
  • 好巧有一張照片拍的角度,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嘎咪自己開車,可以找機會下車,欣賞這自然美景
    我只能在遊覽車上欣賞與拍照

  • 我只有在經過停車場時剛好有停車位才稍事逗留
    要是從宜蘭南下花蓮,尤其要是有大型聯結車或砂石車在後面逼車的話,我不可能迴轉過來賞景,都嘛直接開過去為妙


    嘎 眯 於 2017/07/21 16:49 回覆

  • 夏天
  • 最近,我才知道佳興冰菓室的檸檬汁
    不過沒喝過
    一直猶豫不敢買
    看了你這篇
    就決定
    買了

  • 可以團購回來,親友們一起SHARE,不過,我覺得現場買的最好喝,哈

    嘎 眯 於 2017/08/08 14:53 回覆

  • 家宏 張
  • 哈哈!
    版主撰文生花妙筆
    跟作家一個模樣
    咱家經常被你的文章感動到掉淚!
    有意思是
    有篇令先父託夢解決家中經濟困難
    依照咱個人宗教經驗
    令先父似乎有受封成神喔!(只是不知果位大小)
    才能有這個能力來託夢幫你
    但因為各人有各人的果報
    所以也只能點到為止
    不過選在要緊的時期來托夢
    那也是很不容易了
    說道樟腦
    由於高山資源有限
    群族相互攻伐
    相互間的仇恨
    新城事件比起來小多了
    以下是我聽某位前輩說的
    他的曾祖父在高雄是海上貿易商
    一心想擠入四大家族之琳
    唯一機會就是樟腦
    日本統治花東之前
    太魯閣族所在的樟樹林
    比起西部更多更廣
    早就成為資本家覬覦之地
    但閩南客家始終難以越過雷池
    因為當時北有泰雅族
    南有布農卑南排灣族
    嘯據把持都非強強悍且會歙首殺人
    唯一方式就是水路
    當年花蓮港尚未建成
    整個大花蓮岸都可靠岸
    故閩南人稱花蓮港
    (是老一輩人不稱花蓮縣而稱花蓮港的由來)
    阿為何稱花蓮呢?
    是因看到溪水受到太平洋強大水流沖積而迴轉
    將此地稱為"漣回"
    但因聯回帶有嬉遊無所事事的負面意義
    故倒轉稱"回連"
    久而久之變成花蓮
    所以花蓮港三個字絕對是閩南人所創無疑
    當時篳路藍縷的閩南人到花蓮由於人生地不熟
    故先與較和平的阿美族貿易交易
    期望等熟悉時候再踏入險境
    當年整個花蓮港平地幾乎都是阿美族各族所盤據
    一個部落相當一個國家
    且不時有山豬梅花鹿及山羌這些時下長在山裡面的
    花蓮平原當時就遍地都是!
    相當原始
    他曾祖父與阿美族混熟後
    決定組成樟腦探險隊
    閩南人做生意較講究送禮打通關
    一次不成再來一次
    禮數不夠再來更大的
    直到對方欣然接受
    這點對阿美族很受用
    但沒想到太魯閣族壓根兒不吃這一套
    於是他的曾祖父貿易隊伍一二十人全命喪此地
    東西被棄置一地(而其曾祖母雖曾組隊尋找但只找到遺物)
    十幾個阿美族響導也死傷(因為腳程較快而保命)
    這件事對於閩南人與阿美族很大的裂痕
    因為響導所屬部落長老們本就不贊成與太魯閣交涉
    於是這條貿易探險之路從此中斷
    就這樣過了幾年
    日本人以武力方式終於打通南北
    從此開發了花東
    但認真說起來
    第一個真正到花東貿易的
    應該是我那位前輩家族囉!


  • 我周遭家人不乏類似感知
    只是我個人從未有什麼感應
    常被笑說我八字重也缺乏慧根吧
    但那次的小中獎真真救了我們
    開學當天才有辦法繳交註冊費

    看到漣回、回連,
    不禁想到這或許也是洄瀾灣之洄瀾由來

    最早的開拓都是商先於政
    您說的這位前輩的故事
    要是再多些枝節足以拍成驚心動魄的電影
    這樣說未免輕巧,十數人喪命之斑斑血淚,留予後世說也成了傳說

    嘎 眯 於 2017/07/25 16:31 回覆

  • Bell
  • 一直很喜歡新城這個城鎮,
    安寧,美好,
    不大,但很能好好逛,好好放鬆~^^

    咦?原來新城天主堂可以進去啊?
    我們去時好像沒看到有開放,
    好可惜啊~~




  • 可以啊,但我猜要是教會活動時應該就不會開放吧

    嘎 眯 於 2017/08/11 16:02 回覆

  • 家宏 張
  • 嗯!這故事確實也有些枝節
    話說台灣在清代有三樣特產聞名世界
    茶糖與樟腦
    在當時茶糖為板橋林家所壟斷
    樟腦則為霧峰林家所壟斷
    樟腦是製造火藥相機底片及珍貴中西藥的重要原料
    可偏偏全世界僅有台灣與日本兩地才有生產
    而台灣就佔了70%
    在戰略地位價值尚未開發的當時
    台灣地位的重要性光是樟腦就顯得非常重要!
    但就是因此才引來各國的覬覦
    前有清法戰爭後有甲午戰爭
    都是為了樟腦而來
    可偏偏自我感覺良好的清朝中央卻顢頇無知!
    認為台灣鳥不語花不香荒地一個
    二代總督乃木希典武夫一個
    也認為光是處理原住民就損失不貸
    為此還動用將台灣賣給法國的意念
    我前輩的曾祖年少失怙學過武藝
    從小就聽過不少唐山客
    拼命過海來台為了樟腦這個暴利
    結果命喪高山族群之手成為路邊有應公的故事
    因此心懷大志
    後來加入海盜幫
    (那時台灣靠海維生者多半加入海盜幫
    以換取漁網或氣象或其他補助等)
    且是真正的海盜
    專門搶掠外國商船及走私貨物各國
    有天海盜船救了一個捕魚落海的阿美族男子
    在船上哪幾個月
    相互學習對方的語言
    獲邀請居住部落的日子
    也踩線到靠山的阿美族拜訪
    親眼見識到完全未開發廣闊宏偉的樟樹林
    為此還動了與獲救阿美族男子妹妹嫁娶的念頭
    但因為母系社會與閩南觀念牴觸而告終
    脫離海盜生活後
    運用他過人的膽識與海商知識
    開展海上貿易也成了家
    事業雖然一帆風順
    但仍難忘情開發樟腦成為台灣巨富
    終於踏上這死亡之旅
    他的曾祖父總認為人性的貪婪就像隻貓
    總要投其所好餵食魚肉
    一隻不夠兩隻
    兩隻不夠三隻
    直到滿足為止
    那天萬事俱備了
    隨行二十多人也有幾個號稱二崙阿善師的徒弟
    加上十餘個阿美族響導
    總計將近三十人就這樣大包小包的
    沒想到太魯閣族對地域的防禦性遠超過他們的想像
    也不吃那套投其所好的把戲
    談判一破裂開起殺機
    阿美族腳力好對地形又熟逃得最快
    但還是有幾人被砍死
    而其曾祖父所領包括帶有土槍
    以及自稱少林功夫的拳頭師
    竟不敵十人不到的太魯閣族
    沒幾下就全數被砍倒在地!
    我的前輩高大英俊家庭幸福美滿
    沒想到上班的高雄企銀要被高雄銀收購
    從小養尊處優沒吃過多少苦
    擔任人事科長的他也在裁員之列
    無一技之長的他為此鬱鬱寡歡來我大姊宮廟
    2000年我大姊請他擔任義工進香
    經過花蓮我笑說活了三十幾年才來
    沉默的他竟說這沒甚麼
    他活了四十幾才來哩!
    然然開始娓娓道來這段往事
    由於花蓮是其家族的傷心地
    曾祖母講述這事總不忘告誡子孫
    可能受此影響
    國內外旅遊不計其數的他
    卻始終未來花蓮一遊
    他的阿公也是
    雖說他小時了了
    但也因為家族繁衍使然
    到他這一代家產也差不多分光了
    所以他老婆說一旦失業就要他滾蛋!
    後來不曉得是否因為賣力擔任義工緣故
    最後高雄銀竟然重新發布人事命令他可以留任!
    人生大逆轉!
    從此之後看到他總是笑嘻嘻地
    因為他說他老婆不要他滾蛋了



  • 這麼曲折的家族史
    這位前輩應該開個版面紀錄下來的啊!!!
    要不然找你當寫手也行

    老婆一時氣話不能當真
    真會踹人的未必預告


    嘎 眯 於 2017/08/02 15:24 回覆

  • 家宏 張
  • 我想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故事
    故事的結局
    可能圓滿
    也可能缺了個角
    但真實的人生總是圓滿的不多
    多半是缺了那麼一角
    花蓮真是美不勝收的好地方
    宛如天堂!
    當我在車上醒來當下就忍不住哇了一聲讚嘆!
    然後引動師兄敘述他們家族在此地一段故事
    他的曾祖母在他十歲時離世
    生前講了好多關於他曾祖父的軼事
    當年他在阿美族部落住了將近一年
    學習阿美語學習唱歌跳舞
    也跟著部落青年打獵甚至打仗!
    當年的花蓮放眼望去盡是蓊鬱的草原
    各種未曾見過的野生動物經常從眼前溜過
    只要聽過山羌的叫聲一次就永生難忘!
    夜晚天空繁星晶亮滿布
    地上的螢火也毫不遜色的點點綿延無盡
    我聽他形容時感到很有意思
    多年後我在網路上聽過一首歌~~樂土台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L6x6eUgjRE)
    這是昭和十七年(昭和五十一年重刊)日本作曲家對台灣的看法
    一個在台灣只有五年的人
    將台灣形容是世界明珠比香港更美更棒更好
    我不禁想作者若來過花蓮
    可能會把台灣形容為宇宙明珠也不為過吧!哈哈
    不過待在花蓮的日子雖然快活
    也不免遇到感情的事
    師兄他曾祖母活了將近九十歲
    雖然經常講述他曾祖父的事蹟
    到哪裡都是風雲人物
    在番社大概也是
    但有件事最令她在意
    就是經常睡覺到一半聽到哭喊人名!
    雖然是媒勺之言成婚
    但也不免好奇
    問他只說是某番社女生
    本來有迎娶之意
    但因為母系社會不准離社終而放棄!
    聽到這裡我們都不禁感到嘆息!
    真是世間罕見的癡情男啊!
    害我那晚睡不好
    就像開頭所說的
    圓滿的故事總是不多
    多半是缺了一角!
    直到我後來在某機構服務
    我那三十年次南投水里人即將退休的經理
    一個尋常的聚餐三杯黃湯下肚
    竟轉而悲鳴般的泣述(台中師專)交往五年互訂終身的女同學
    突然不告而別改嫁富家子弟!
    我科長後來解釋說他經常這樣
    他們是捷兔俱樂部會員
    總在跑山之餘相約泡溫泉
    彼此坦誠相見也暢談分享心事
    原來我們這位經理竟也是世間罕見癡情男啊!
    跟我師兄的曾祖一個模樣
    也是經常夢中哭喊對方的名字!
    次數多到他老婆都習慣了
    突然想起一般人可能熟悉旋律卻不知來源的一首歌~~~~番社之娘
    提供分享(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p_YyGH8ygI)
    這是已逝作曲家鄧雨賢在昭和十五年所創作
    (霧社事件主角佐塚愛佑之長女佐塚佐和子原唱,由於黑膠唱片氧化故呈現老聲!)
    其曾祖母始終不解
    一個對花蓮那麼瞭解的人
    怎會客死異鄉呢?
    為此告誡其子其孫曾孫等
    可能因此影響我師兄家族
    不再踏入這塊傷心地
    即使經過也是匆匆一撇罷了
    版主覺得這故事曲折值得紀錄
    也許旁觀者清
    但這世上各種人都有
    或小題大做
    或不值一提
    或壓根不提
    但總不變的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這部戲怎麼演情節如何?
    終歸自己知道…

  • 世上圓滿不多,缺角所在多有
    無論如何,我個人比較期望放下那些忘不掉的大事件
    希望老年(如果有機會活到老)回想起來不會太激動,不需再提

    平時能隨便講講的事多半不值一提,
    拿來小題大作的都不會是最介意的事,
    就像我閒時爬文般,說穿了可有可無
    又好像網上泛見的分享瑣細,
    不斷放大種種小確幸,
    或許稍可填補缺漏的角落,或許無法

    剛聽番社之娘,原來是十八姑娘一朵花的曲調,
    想不到有這版本,更沒料到原來這旋律也是鄧雨賢作品
    啊對了,看到三十年次水里人經理和舊時花蓮,
    想到我聽長輩說他們早年在水里信義山區也常遇到野生山羌和果子狸等
    而我現在得跑到塔塔加才能看到幾隻野生彌猴 @@

    嘎 眯 於 2017/08/11 16: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