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想看爽文,又不想看無腦爽文,也能接受酸爽並且痛快著,於是我在希行作品中找足娛樂,繼而發現這位作者巧妙的遊走在市場趨向和我行我素之間,可以跟著她的企圖心走,隨著主角灑熱血革命去,中途偶爾不滿想抗議,更多的是笑看作者一次次突破框架,可以招我白眼惹我嘆,讓我意外讓我喜。

 

經過《誅砂》無數次,觀望很久才下手,實在是因為我對主題「巫」的興趣不大,讓主角去行醫濟世,或種田養膘都好,哪怕你穿越來重生去,為了滿足好奇,我都可以忍,只怕過於神神道道的… …我無法。希行果然沒讓我失望,先是在第一集讓我小煩,懷疑自己八成中途下車,豈料自卷二開始欲罷不能,進入大結局,我那久違的「意猶未盡」回歸了,有點捨不得,我狂搖意猶未盡的肩膀,卑微讀者我求求您了,能不能給個十章番外?

 

《誅砂》全十卷(繁中/知翎文化),僅轉載第一集簡介如下:

  她出身巴蜀謝氏,大秦大巫清的傳人,
  當今八大丹主之一,皇帝冊封的鎮北王妃,
  卻不明不白地,死在自己繼孫子的手中。
  然而一縷芳魂卻飄飄渺渺地,重生在十一歲的那一年。
  那十年姊姊身死,父母漠視,無人聞問只能任人欺壓的日子,
  就彷彿只是一場太過漫長的惡夢。
  現在的她,還是謝家的二小姐謝柔嘉,
  那些幸福的日子,彷彿可以持續到永遠。
  但她知道不是。
  這場美夢,即將在她十二歲那一年,像泡沫一般粉碎。
  所以,她絕不能讓那惡夢再度發生!
  她要好好保護姐姐,要珍惜父母對她的寵愛,
  要乖乖讀書,要好好練舞,
  過去那個驕縱的謝柔嘉,彷彿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可就在她覺得一切都好的時候,
  惡夢裡那個讓謝家全族幾乎覆滅的仇人邵銘清,
  竟就這麼大剌剌的,闖進了她的視線。
  「邵銘清!你這賊人!還我爹娘性命!」

 

《誅砂》繁中版全十卷,別怕入坑,快來快來,礦坑媚眼拋~   展讀《誅砂》第一集時,我不時腹誹,謝柔嘉死前是個逆來順受大可憐,重生回到11歲很快變回驕蹤任性小跋扈,性格切換超迅猛。其次是她清醒後好段時間都認為自己死了,同周遭這些親人故友全在天堂重聚,只不過不明白為何大家沒停留在死亡年齡,眾「死者」全變年輕,而那些理應未死的人〝oh no 怎麼你也死了〞,一開始的驚魂莫定實屬正常,拖太久仍在狀況外的柔嘉便讓我擔心是不是該帶她去身心發展科順道作個智力測驗什麼的,要真學習遲緩還是早療的好,總之,在謝柔嘉稍微接受「現世現實」前的認知執拗,差點扭斷我的耐性神經。

 

此外,妳說妳說,妳一個活過二十歲的靈魂,重生回11歲,怎麼可以那麼白目、充滿盲點、輕易托付信任、進而授人以柄,行為舉止不到11歲,看看第一集中柔嘉和江鈴等人談話中出現的疊字、疊字,幾乎教人懷疑她重生回六歲,而身邊一應人等的答話亦不脫稚氣,即使她死前多年幾近邊緣人狀態,經過那些年的苦痛也該懂些人情世故吧,說好的社會化呢?親情這麼容易遮障智能嗎?待她被放逐圈禁於郁山,我的閱讀心情整個豁然開朗,果然自由就是好。(扠腰狂笑)

 

↓終於摸到卷十了,感慨淚,好個大坑。。。

29541680_1860012314011559_1619270616974622720_n  

 

對親情家族的幻滅才是成長的開始,這隻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浴火鳳凰覺醒之後,自山林間展開質的飛躍,雖然包含父母在內的謝家大老們面目可憎,環繞柔嘉的邵銘清、江鈴、安哥俾、水英…. …各自精采,反派角色周成貞很有戲,東平郡王也盡了謙謙君子的究極本分(?),礦工們直白真摯的反應亦令人動容,最令我震憾的是主角很適合帶領週年慶大型活動,無論點礦、救災、三月三祭祀、驅厄逐疫… …皆懾人心魄(我被巫術拐走了嗎?),看得我血脈鼓噪,恨不能置身活動現場幫忙搖旗吶喊造勢。凍蒜凍蒜,呃。。。

 

別說古早社會的民心易於煽動,時至近代,我們或許仍活在似巫還似非巫,也無人惜縱教墜的空間,受宰制拿捏的習性深入骨髓未必自知。天命高於個人?天授人權為何?專制憑啥?尊卑誰定?權勢為何?利欲為何?既得利益貪婪不放手又如何?人性扭曲泯滅、枉顧人倫可是新鮮事?作為一個沒有現代人平等概念的古人,謝柔嘉先是以守護家族為己志,終而慘烈而堅定的撕開權欲虛妄,破而後立,順道自我成長,柔嘉在故事裡革命,革天授神權的命,拆穿神格高人一等的假相,而我以為作者更是在革命,她幾番挑戰讀者的接受度,駑鈍讀者嘎眯即使偶爾抗議,終究乖乖回閱隊站好,繼續跟著二小姐走,歡喜讀甘願受,無怨無悔(咬牙)。

 

一飲一啄,莫非前定?箇中又是幾分命定、幾分人定?朱砂,誅砂,砍斷族人的生存命脈,何嘗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整套故事分量不輕,掉進礦坑得看完十卷才能嘿喲嘿喲脫坑,照理說是相當重,況乎議題之沉重,可是,有那麼多奇妙詭趣小劇場稀釋凝重,讀來輕快不知其重,哪怕情緒高漲快炸掉,下一刻便不由得我笑咧了嘴。我先是怨它未能早早的見好就收,末了倒是怪它怎麼說收就收,別走啊~(抱柔嘉大腿)其中可茲討論著墨的亮點不少,諸如父母對子女的偏愛偏見親子教育權力使人腐化上位者醜態現形(CUT),留待感興趣的人自行分辨。

 

最初接觸的希行作品是《名門醫女》,隨後找了一兩部她早期作品卻談不上喜歡,果然人都有過去,證明作者不斷進步,讀者跟著有福了。慶幸先看名門醫女,才能勾起我對作者其他作品的充沛好奇心,而不是一部打死,再會很難。

 

希行作品不時披著言情外皮招搖過市,實則讓筆下的主角術業有專攻,志業無限超越,就算戀愛昏頭也不至於扔掉願景初衷,每當主角引領風潮帶動群眾時,總是看得我熱血澎湃,自動進入好萊塢銀彈大製片的場景,該怎麼恢宏就怎麼來,想要多麼激越都成,對照我等平凡上班族日漸灰槁的衝勁,頗能喚起我的志願魂。最棒的是配角血肉飽滿,彷彿呼應 Andy Warhol 那句「在未來,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名十五分鐘」。(笑)

 

愛情在希行作品裡可以是附餐,未必主菜,現實難道不是如此?跟你談戀愛會比我的自我追尋和精進提昇來得重要才怪!古往今來歌頌的愛情不過曇花一現,或許消磨成了相看兩憎,或者修成正果慢慢摻雜親情恩義(要不老早休了),幾人能夠長期悸動?若真維持長時間的怦怦然、心有感,糟!大抵是心悸、心律不整、二尖瓣脫垂… …,該看醫生了。

 

不少網友提過希行作品中男主角不明顯,容易站錯隊。我倒想問,為何非得有個言情模式的男主才行?隨著生命進程,人生中的每個階段皆有不同要角上場很正常,惡之怒其男主不爭,喜之讚其不落窠臼,如此而已。 

 

接近尾聲,郡銘清的一句話再度讓我大笑:他是個君子,君子就是用來欺負的。」

承認吧,書中人物和讀者也是用來給個性作者盡情欺負的(喂),討厭的儘管跳車,喜歡的人甘之如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YSL
  • 哇... 這簡介好吸引人喔!!!
    看完借我看 (還真敢講)

    你說"多少陣痛才能催生改變" 嗎?
    依我經驗是第一胎比較久,第二胎超級無敵快
    之後.... 就一輩子大大改變,再也回不去了..................... XD

  • 我這回是跟錦城租書哎 XDDD

    說到這兒,想到ABIN在軒小子出生後不到一年曾抱怨,如此表示:OH NO,我的生活為什麼得為一個小娃兒改變!

    我冷哼,多少人為了這小孩改變,我變了,我娘變了,甚至我弟都間接受影響,就一個在外地工作的方便爹吃香喝辣悠里悠哉用不著改變,半個月回來一天還敢抱怨。(踹+暴力毆)

    嘎 眯 於 2018/03/22 14:30 回覆

  • YSL
  • 蝦咪啊... 你書還不夠多,還要租書喔?!

    兩條腿夠踹嗎?
    要不要我的借你?? XDDD
    (其實我自己平常也踹得頗累)

  • 上週末,軒才望著我們租的一袋"小說漫畫加影片"說:我們應該能算是錦城這家店的大戶吧?!


    嘎 眯 於 2018/03/22 15:03 回覆

  • Big Fish
  • 我以為是試讀,沒想到還租書來看,你們真的很會看喔!
    妳最近好像很少試讀了喔。

  • 過年前後不敢申請,之後申請的像母礙又沒中,沒興趣的則沒興趣,嘻

    嘎 眯 於 2018/04/03 15:52 回覆

  • ㄚ芬
  • 這是試讀嗎
    很難想像你會主動看希行的書欸

    剛剛查一下
    發現他的書我倒是看過不少本
    好意外

    現在中國言情網文裡
    8成比例都是重生或穿越
    其實就是方便作者展現不同常人的智慧用的


  • 當然不是試讀,會啊,我算雜食型讀者,且從小泡租書店長大的 XD

    像妳之前介紹的部分原創小說
    有些我也看過,包括種田文的家長裡短,只要別太雷我都可以。
    不過,起點有些作品太長了,要是太拖棚的話我會中途棄書

    有的朋友很介意穿越重生,我比較介意順口與否及情節能否抓得住我

    嘎 眯 於 2018/04/03 1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