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天候影響,接下來這一整天的相片暗沈無趣,加上拍照的人沒錢將手上500萬畫素的爛相機換掉(打死不去想是因為沒學過攝影技術爛的關係),也就只好這麼著了。
 
我邊聽著英國星光大道冠軍得主Paul Potts略微傷感的歌劇詠唱,邊看著這些相片寫遊記,生命中幾多苦痛無奈,美好時光卻也俯拾皆得。
 
我和同事JANE就住在火藥塔後方的飯店,感謝她同意我黎明即起避開人潮。爽朗的走過舊城廣場,凝視我喜愛的卡夫卡曾住過的一分鐘之屋,想到他的三個妹妹都是在此誕生,看著上頭雅緻的刮畫,心情也跟著愉快起來。
旋即又想到他的妹妹們,都死在納粹的集中營... ...C'est la vie! (這就是人生)
 
 
不再抱怨布拉格比羅馬礙腳的小塊石板路,開始考慮偷一塊它獨一無二的下水道蓋。此時此刻若爬出了一隻蟑螂,會不會是卡夫卡筆下蛻變而來,又該不該踩呢?
 
 
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布拉格也被稱為歐洲心臟。我更喜歡它的另一個稱呼,百塔之城。
 
 
舊城市政廳上頭可以近距離的俯看舊城廣場,查理大橋橋塔,小橋塔,亦是不錯的選擇,每個教堂上頭的鐘樓,都在等待遊客們前來一探究竟。
 
 
為了不愧對高昂的機票,試著多爬上幾個高塔,登高遠眺不同的風景,此時最適合高喊一聲:I am king of the world~
 
 
看盡了古城風華,入夜後再找個教堂或市民會館聽一場音樂會,在古典的旋律中領略聽覺的饜足。
 
 
離開舊城和查理路,走過查理大橋上了橋塔,途經的店家陸續開門。
 
 
不時傳來侍者們彼此熱情的招呼聲,和他們雙手大力振開桌布時在空氣中產生的迴盪,這短短的四公里,讓人看盡了不同時期建築之美,惟有徒步才能感受如許興味。
 
 
 
城堡外的史瓦森宮,是16世紀時一名義大利建築師設計的,人們說它具有佛羅倫斯風,我個人覺得還揉合了一點中東風呢。
 
 
這個蘿瑞塔教堂,是義大利神聖之家的複製品之一,裡頭珍藏一個鑲了6222顆鑽石的耶穌聖像,門票也比別人貴。
 
 
一進城堡大門,幸運的遇到衛兵交接,帶頭的那位一直忍俊不住,台灣的顯然專業多了。
 
 
城堡內的聖維塔教堂和皇宮內部,都是我的爛相機所無法展現的。
 
布拉格市區中的哥德式建築,多半是在查理四世時期下令興建的,包括仿羅馬天使橋的查理大橋,和聖維塔教堂。
 
 
真佩服帶孩子出遊的人呢。
 
 
 
哪怕我們起得再早,也無法看到淨空的黃金巷。
 
這些屋子建造於16世紀,原本是國王的工匠們的住所,工匠是當時社會的底層階級,是以房子特別的迷你。後來更有煉金士進住,世人暱稱此巷為黃金巷。
 
1916-1917年,卡夫卡和他的妹妹Ottla曾住在黃金巷裡的22號,不需看門牌,逛到這兒其中一家滿是卡夫卡著作的店便是了。可惜我看不懂德文,更不會捷克文。
 
這一趟我所爬過最累的高塔,是聖維塔教堂的高塔,共287階,將你的手臂伸展開來,還遠比它的階梯寬,後頭的遊客不斷湧上,上頭的遊客急忙想下樓,誰有辦法停下來歇息片刻呢?
 
 
咱們就這麼被趕著爬爬爬上樓的,後來下樓時竟看到一名日籍男子不顧後方塞車停下來喘息,他居然作了大夥兒都想而不敢做的事!
 
 
雖然天公不作美,但在歷經了287階後站在這兒,仍是無比的欣喜。

 
 
暫別了!鎮日仰望城堡的美少年雕像。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