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又做錯事了,外婆做出生氣的樣子,想冷處理。
 
軒在外婆旁邊團團轉,軒:阿嬤,妳生氣嘍?
 
軒外婆別開頭不作聲,繼續冷戰。
 
軒跑到另一邊:阿嬤,妳生氣嘍?
 
軒外婆又轉向,不回應。
 
軒:阿嬤,妳不要生氣,妳生氣了,眼睛兇兇的,很難看吔!
 
軒外婆終於忍不住笑出來,破功。
 

 
 
轉台時看到海底總動員,軒被一開場的小丑魚吸引住了。
等到看到NEMO的媽媽死掉了,軒不解的問:他馬麻勒?
 
嘎眯:他馬麻被鯊魚吃掉了,死了
軒還是不懂:他馬麻去哪了?
嘎眯:他馬麻被吃掉了,死掉了,不會再回來了。
軒還是不懂:死掉了去哪裡?
 
嘎眯:每個人終有一天都會死掉,像馬麻的把拔,也在馬麻小時候就死掉了。馬麻跟阿嬤雖然很傷心很傷心,一直哭一直哭,可是他還是死掉了。死掉了就死掉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馬麻會儘量活得很久很久,儘可能陪著軒軒,可是,要是馬麻不小心提前死掉了,軒軒一定要聽把拔的話。
 
軒:妳說什麼?我聽不懂!馬麻不要死掉!
 
嘎眯:好,馬麻儘量活久一點,等軒軒長大,馬麻很老很老時再死掉。
 
軒:不要很老死掉!馬麻不要很老死掉!(意思是,就算很老也不要死掉吧)
 
嘎眯:好,馬麻會努力,很用力地活著的!
 
(真後悔講到這個話題)
 
 

 
 
嘎眯:你今天有出門玩嗎?有遇到誰嗎?
 
軒軒:遇到智騰,沁瑞,有音樂,有娃娃,一個一個跑出來
 
嘎眯:呦,你遇到智騰跟沁瑞,跟他們在遊戲間玩對不對?可是怎麼會有娃娃一個一個的?
 
(茫然)
 
軒軒:有時鐘喔,有音樂喔,有一個一個娃娃排隊
 
嘎眯:馬麻還是聽不懂哎
 
軒外婆:我帶他坐公車去SOGO啦,他在講SOGO大門,整點報時有很多小玩偶跑出來的那個咕咕鐘啦
 
嘎眯:呦,終於暸了,感謝翻譯
 

 
軒軒看到我下班,頭一句話是:媽咪媽咪,把拔咧
 
(春節九天假期相處後,他很不適應把拔又不見了的日子)
 
嘎眯:把拔調去桃園,我跟你講過了呀,把拔以後要半個月才能回來一次呦!你想念把拔吼~
軒用力地強調:我-不-想-把-拔!(拜託~那你幹嘛每天問N次,口是心非!)
 
嘎眯:你今天去哪裡玩?
軒軒:嗯~我沒有出去呀(那個嗯~,是學誰的啊!該不會是我吧!)
軒外婆:亂講,你哪一天肯乖乖待在家裡沒出門玩
 
軒軒:我有水牛喔,有白鷺鷥呦
嘎眯:哪有可能看得到水牛,我們在台中市哎
 
軒軒:我有玩水呦
 
軒外婆再度幫我翻譯:我今天帶他去美術館那邊,有位阿姨問他圖畫裡那隻動物是什麼,軒回答說:是水牛。阿姨很訝異地稱讚他說,其他同齡小朋友回答牛就算過關了,他還講出水牛。但接下來阿姨問他旁邊的鳥叫什麼,軒說白鷺鷥,阿姨說,你也知道白鷺鷥啊,可惜這回你答錯了,那是白鶴喲。
 
軒軒在一旁打岔:是白鷺鷥啦!(真是堅持)
 
嘎眯:拜託,假日經常帶他回鄉下玩,白鷺鷥都看幾百遍了,他講不出來才怪。那為什麼說有玩水?美術館裡又不能玩水
 
軒外婆:不是有面牆讓小朋友沾水畫畫?他覺得那就是玩水啦,玩很久都不肯回來呢!
 

 
嘎眯由衷感謝老媽,雖然我這女兒嘴賤常講話傷了妳,又不如弟弟嘴甜
不過我真的感謝妳,即使因為舊傷骨刺腰酸背痛,還是陪著軒到處去玩
擔心他在社區附近玩膩了,三不五時地便帶他坐公車往別處去
我這懶人都不見得那麼"骨力"了,妳還是不辭辛苦地滿足軒驛動的心
 
我就只怕他胃口被養刁了,改天得帶他上月球
 
何況,沒有老媽的翻譯,我有時還真搞不懂軒究竟要表達什麼勒!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