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機關重重,荊棘遍佈的人生道上,本山人經常提點自己:立馬裝死,少說兩句!無奈狗改不了吃屎,嘎眯改不了話多,就算將八字箴言刻在額頭上,囉哩叭嗦的字串還是會掙脫自主神經的控制,源源不絕地從我嘴巴嘰哩咕嚕冒出來。(下文可證… … Orz

然而,威爾卻不一樣,為了避免心靈受創,他嚴格奉行威爾守則,一、別太在意;二、閉上嘴巴。如果有任何不幸發生,都是未能恪遵威爾守則造成的!(← 英雄所見略同,握手~)

然而,就算你從來不走夜路,鬼還是會來浴室撞你,這麼因噎廢食的作法,並沒有為威爾帶來多少幸運,反而造成人氣下滑,只剩一枚麻吉,也就是同性戀友人泰尼,全艾凡斯頓的人都以為他們有一腿,嚇得泰尼趕緊幫他介紹慧黠美女,珍妮才貌雙全到令人流口水的地步,咱們主角還在那邊默唸威爾守則一加二的,你嘛幫幫忙,是不會增列除外條款:〝三、美女?撲倒!〞噢!

 

威爾 (Will) 雖不似大衛、彼得從小生長在市場裡,好歹也榮登市場名 # # 號, 遠在納波維爾那隻威爾(避免看倌混淆,忍痛區別,改稱後出場者為小威威),除了同名同姓,小威威並不像威爾甲。他每天吞服抗憂鬱藥劑,在絕望中浮沉,孰料竟與素未謀面的網友格外投契,也為他的寂寞星球點燃希望火花,小威威同意網友約見,排除萬難來到芝加哥,成人影視店驚見頭號威爾,順道沒魚蝦也好的認識泰尼,意外擦撞出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既想愛,又怕愛,裹足不前,時不時又去瞹眛一下珍妮的頭號威爾,何時才能開竅?

打算搞齣「完全同性戀,愛情閃亮亮」舞台劇的泰尼,是太天真,還是美夢將成真?

小威威不怎麼威,成天想自殺或毀滅一切,這回是真的愛人也被愛,還是重重阻礙?

 

去年閱讀《紙上城市》,嘎眯驚豔之餘,決意追隨作者約翰.葛林作品。聽說他大衛.賴維森聯手出擊寫作《兩個威爾》,令我相當期待又怕受驚嚇(開玩笑,二手聯彈,不是完美就是完蛋!)。新作剔除《紙上城市》的抽象譬喻,更加貼近青少年的脈動,兩名作者鮮跳靈動的文字創意,無厘頭的對白及譬喻,令嘎眯不時噴笑,為了不打擊主要笑梗,姑且叫第六名出來見客。

比方,頭號威爾為了演唱會:

威爾媽:你得在十一點前回家

威爾:媽,這是一場歷史性的活動,歷史是不能有宵禁的!(早八百年就該學到這句了!)


噢,作者只會搞笑嗎? 當然不是,小說採雙線進行,第一章寫有爹有娘有銀兩的閉俗威,第二章進入有娘缺爹缺銀兩的憂鬱威,來回描繪兩個威爾的日常點滴,直至兩威交集,短暫交叉後又回歸原有次序,每當聚光燈打在小威威身上,就會出現徬徨少年組的吶喊,那是許多人青春年少或多或少都走過的厭世結界,消極小威威看似了無生意,卻經常炒出絕妙好菜:所有仁慈都等同於殘酷,所有自私都等同於慷慨,所有關心都等同於冷漠。←我說你其實是想當哲學家,壓根沒打算死的吧!別說少年十五二十時曾那麼想過了,就算是陳年腐男熟女,三不五時還是會竄出這種內心獨白。

個人覺得小威威最威的一句話是:一個人曾經最渴望的東西,也是最終將毀滅這個人的東西。我還現學現賣拿這句話去痞客幫讀創館留言迴響拗到一本書,大感謝小威威!:P 

表現滿不在乎?其實在乎得要命,比誰都容易崩潰~

要求真實誠懇?最令自己感到最快樂的,卻經常是謊言~

像過動兒似的散播歡笑散播愛?自尊與自卑,也許同時存在~

 

這本《兩個威爾》,就像泰尼所導出的舞台劇般,或許曾讓你質疑它的深度與精彩,一旦你給它機會,就握有高潮起伏的鑰匙,笑時盡興,好歡樂啊;難過時潰堤,誰不曾像某威爾在球場邊噴哭啊!?(什麼?你不曾?好吧,就當我來自異次元吧~)

昨日當我們年幼無知時,往住無限放大自己可悲可憫之處,自我中心到了極點,總要等到別人祭出刺耳真心話,才在痛苦中解構重組,看清自己,原來別人沒那麼糟,而自己,也有一點點點點點……混帳。

最後,我又要剽竊作者的巧思,盜用泰尼的話:沒錯,在今天結束之前,我可以做出一些很不錯的事。而那件事,就是將這本書,推薦給曾經是、現在是、或許將來仍然是威爾的傢伙!




書名:兩個威爾 Will Grayson, Will Grayson

作者:約翰.葛林 & 大衛.賴維森 John Green & David Levithan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1517

ISBN9789571045252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