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308  

 

上回親子遊道北,選擇大O旅遊還不錯;這回同樣找大O,可能月有引力出了錯。

 

朋友問我怎麼不自助行,說穿了,我懶笨。出差自助規劃是因為定點留在區區幾個城市很簡單,若貪心多走幾個地方得考量更多細項。總之,軒蠻喜歡北海道行的領隊,這回順勢又訂了大O,我懶到連旅行社都懶得換。遭遇福井縣37年來最狂豪大雪,長榮飛小松班機取消,這是不可抗力事件沒錯。

問題是,天時地利不配合就算了,人和也沒加持。

 

為了避免偏頗,我拖到心平氣和可以客觀談笑才紀錄,留待老時加餐飯。

至於酷霸版主血脈裡有無客觀那東東就別吐槽了OK

 

【二月6日】

接獲通知,因應大雪,長榮取消2/7飛小松班機,因此改飛大阪,再從大阪拉長程車到粟津溫泉,出發前夕心情忐忑就此略過。大阪城的石路硬又平啊,西瓜啊大又甜啊,嘿喲,此大阪非彼大阪,卡。

 

【二月七日】

下午抵關西機場,旋即衝往北陸方向,明知山有雪,偏向雪山行。出發時偶遇雄x旅行社的北陸團旅客小聊一下,他們也是原本飛小松臨時改飛大阪,推估有可能留在大阪過夜隔天再上?總之,並不是當天北陸行的團體都有我們這番隆重的登場,顯然有些人避過了,而我們勇者無懼,直面變數。(

福井縣37年來最狂豪大雪不是蓋的,積雪已逾140cm而天老爺還不停加碼,大雪天,易塞車,領隊H (以下簡稱H)表示原本四小時車程恐怕拖成七、八個小時,請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剉咧等。

 

2/7 下午四點多在某休息站上過廁所,軒軒賞自己章魚丸子好幸福。

2/7 晚間六~七點在另個休息站簡單用過晚餐,冷天熱湯福氣啦。

我提醒軒少喝幾碗湯,免得真的遇到塞車憋尿苦逼~事實證明我果然英明。

 

DSC00343  

 

2/7 晚間八點多離開餐廳,繼續拉車,直至11點,雖無法開太快,此時的北陸高速公路堪稱暢通,我還拍了一小段行駛中的影片,然後,我和軒都睡著了。

據說,大塞車就發生在我們睡著後不久,我在台灣最多曾塞車七小時,至少期間慢速前進,2/8凌晨北陸高速公路車行停頓,不曾移動分毫。

 

【二月八日】

零時30分左右,我因話聲而醒,這才發現車子完全沒動

半夜1點多,早前吃鍋喝湯的人們開始感受生理迫切呼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分分鐘停留原地,長長車龍動彈不得。

我們請H拜託司機打開車門,行個方便,讓大家自尋雪地解放。

H說日人極守法,台灣講情理法,日本談法理情,絕無可能任人下車尿尿。

又過了會兒,H面露喜色表示,幸好她在休息站拿了四、五個大塑膠袋,將將~

忍不住的人快別忍了,請後排的人空出來給大家行個方便權充解放區,尿完打開車窗倒出去便是,

並強調由於只有幾個袋子,請同行人/同家人重覆使用同一只袋子以免浪費。

OH NO,男生好方便,女生怎辦?怎麼對準,原來尿尿還是個技術活兒?

H指示女生就想辦法對準一點,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順袋者生,逆袋者憋,憋或不憋間,妾身千萬難。(內牛滿面)

無法再忍的人可望海闊天空,堅持再忍的人也沒有風平浪靜。

 

只嘆不懂日文,不然我超想問司機:

滴兒絲,你真的像H說的絕不開門?

乘客偷偷去後座尿尿對你來說比較能接受?

承認吧,我們這群人就是燒掉數萬大洋來當難民的!(遮臉)

 

H說日前某團曾拖到凌晨四點才到飯店,

又說北陸高因大雪塞車,最誇張曾達16小時,

到了三四點左右,歐耶,我們破了凌晨四點到飯店的紀錄了,

我由衷希望H別再舉例了,本人不欲破另一個16小時紀錄。

 

H提到前方1K外有另團同樣塞在北陸高的東X旅遊領隊是她朋友,

X領隊說是事故,絕非封路云云,就算真有事故也太扯,

超過四小時沒動,整條路都被瞬間點穴嗎?

 

團員有五分之二教師,五分之二眷屬,1/5像我這種不知怎的混進來。

多虧老師們自尊自持的風範,沒人破口大罵,即令不平也僅表述意見,

受到老師們的氣質感召,草莾嘎眯今次不流氓。(搖食指)

 

前後方都是貨車,放眼望去只有我們一輛遊覽車,

真是事故嗎?確定不是封路?燃油沒問題?

車上不乏老弱婦孺,有人高血壓,有人年邁,有學齡前稚子… …

我覺得H遇到成員多為老師,無人病發,且稚齡孩童不哭鬧,是不幸中的大幸。

接近四點,有位老師發難質疑,幫這名老師按一百個讚,H狀極委曲,

這位老師最懷疑的一點是,妳是不是為了不想變更訂房等等索性明知封路硬上?

(似有老師看 Google   Map   顯示支線封路,由於不諳日文,無法肯定北陸高有無公告)

H澄清絕非明知封路還走,應是前方有事故,什麼樣的重大事故長達數小時無法排除?

 

【苦中作樂時間】

因應H的塑膠袋計劃,從後排挪到前座的某爸表示,

幸好翌日不再搭乘這輛臨時自大阪派出的車,改坐回原訂小松出發那輛,

否則,若再讓他回到同輛車後排,肯定會有心理陰影。

 

我以戰地更可悲來自我打氣,至少我卡在和平國度,只有洩洪之虞,

雪上加霜的是,小孩也被吵醒了,繼續睡可以無知無覺,一旦醒來更難憋。

我無奈跟軒說若無法忍的話,便依H提議找袋袋伺候,男生比較沒關係吧,

哪曉得已是大童非幼兒的男孩無法苟同,忿忿不平的抗議此舉是尊嚴的崩壞。

但是,不尿的話,焦慮加乘,脾氣更火,沒氣哭是人品好。

我又想到,除去某師高血壓,萬一有憂鬱或躁鬱症的人在車上會害人病發吧。。。

看不見任何移動的跡象,沒有訊息,看不到指望,我很難過的低聲對軒說:

對不起,從沒遇過這種事,真的很後悔報這團,害你跟著受罪,對不起x無限次。

事後諸葛嘎眯才想到那夜我在漫長絕望惶然中簡直笨透了,

不會直接衝去司機那邊用英文溝通嗎!就算英文不通,比手劃腳也能逼著H過來翻譯吧。

 

焦慮彌漫,沒有最難過,還有更難熬,

不知得等到何時,那遙遙無期的救贖。

我很想說已等到失去時間感,但膀胱的壓迫不斷提醒我們時間的存在。

再度轉頭對小孩懺悔:孩子,我對不起你~~~ 

軒咬牙:這不是你的錯,但是塞那麼久沒動太扯,應該開門,不應該這樣。

  

前述老師發難後,眾人更加受不了等待沒有終點之悲催,

再度請H詢問司機開門的可能,都過了好幾個鐘頭,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生生需要排泄的生物,真的那麼無可通融嗎?

倘若真的寧可旅客憋死得膀胱炎都無所謂也不給下車尿尿,

那我未來幾年應該都不會想再來這個國家!

  

 

H 這才問司機能否開門,她一問,司機零糾結,即刻開門。

軒立馬問:司機明明願意開門,那為什麼要拖到現在?

H說太早問一定不行的啊,司機必定依規定行事,拖到現在問才合情合理云云,

早問當真萬萬不行?要不要向司機坦承大後方的尿袋滿盈再看他怎麼評?

 

蒼天在上,后土在下,終於可以下車解禁,

貌似我們到了沙漠幕天席地尿尿無遮蔽?好吧,至少有雨傘的小幸運。

莫非我穿越到平行世界的未開化日本?

親愛的,我們將日本玩成邊荒傳說了~

 

不敢吃不敢喝不敢尿… …黎明和移動哪個先到?我不知道。

↓對著同樣的窗框畫面,我們就這樣過了一夜,直到黎明再來。

DSC00353  

 

六點,天明,車子停在原地逾六小時,除了運轉維持暖氣,依舊前進不得。

我們在前一天傍晚四時許上車,除晚間 7點前後曾下車用餐,

至此已在車上待超過12小時。

 

【二月8日】

早晨八時許,終於面有土色的抵達在粟津溫泉預訂的飯店。

2/8早上行程取消,在飯店休息至11點。

後來H說,她幫大家向公司爭取到超棒的補償,猜猜要給大家多少錢?

軒笑說:一萬五?

H噗哧:哪有可能,總共七千。

我暗自心算團費NT$42900除以六天,一天NT$7150,好吧,七千台幣不無小補。

大家蜂鳴一陣,旋即平息,不滿意但可接受,然後H澄清:日幣,不是台幣。

 

隨後,H說既然今兒個合掌村封村只好放棄,天候如此非她所願。

我怒極反笑,平和說:大家會報這團,最想去的景點首推合掌村,

我們何苦花42900來換一個合掌村去不成?

上次參加大興遇到風大纜車停駛,領隊亦莫可奈何,

卻仍盡力喬看看能不能改另一天再嘗試碰碰運氣,

雖說2/8無法進合掌村,但氣象預報接下來兩天放晴,

2/92/10有希望,只要你們公司內外協力調配行程就不成問題,

要是真的試過還是沒辦法再說,怎會連試都沒試,便道行不得也?

 

H方才面露無奈:所以你們一定要去合掌村嗎?

我笑道那當然,沒爆出廢話二字,嘎老眯修養變好了,自我鼓掌。

然後,她才三聲無奈的去調整行程,於是才有了合掌復活記。

 

此外,雪後永平寺玻璃窗破裂,因此封寺不開放,

只見過夏秋永平寺的我,沒能見到冬雪永平寺,

像這種狀況,不是H的問題,我們百分之兩百理解。

 

當然還是有景點被犧牲,有滑雪活動小出槌,更別提許多景點的時間壓縮,

再者是次日某乏善可陳的室內行程先行,造成戶外行程拖到日黃昏等,

那些阿雜的部分,有首日的驚世尿尿在,後面的問題都相形失色。

 

DAY2開始,我們不想讓第一天的不愉快壞了後續心情,

當玩就玩,當嗨就嗨,當幫就幫,該捧場時也很捧場,

甚至在H聊起商品時樂意交關,有沒有高度配合?有噢!

 

再度覺得有多位氣質卓絕的老師為伴才有如斯和平,

H憑啥動輒無奈委曲含淚表心迹的呢?

身為苦主,我們才想哭呢,不過淚腺不發達哭不出來罷了,

最後兩日,H提及家人罹病且肩負生計,順帶提及保健品,

好,好樣的,罹病一事確實戳中我的傷感經歷,

但是一碼歸一碼,家人罹病和應變能力、專業素養、婉轉推諉… …是兩碼子事

 

DSC00391  

 

 

數日晴天過去,這當中班機無礙,輾轉迎來另一波大雪,

最後一根稻草來自Day 6預計回程那天,長榮到上午才取消飛小松班機,

H力促大家放棄兼六園等Day 6 行程,趕緊拉車去大阪,

現在出發,還來得及搭上當天最末一班大阪回桃園班機喲~

我們氣笑了,又是關西,又是北陸高速公路,又是大雪,

誰能保證這次不會再被鎖在高速公路上動彈不得?

已經沒有OO也無XX,這會兒連日本三大名園都想GG

 

幾經討論,乾脆表決,想留下來造訪兼六園等景點隔天再走的人佔多數,

結果不如   H意她可急了,於是H說小孩不能算,重新表決。

軒火大表示佔床的小孩團費跟大人一樣,憑什麼不讓投票?

H拿捏住幾位有回台過年壓力的老師心理一再遊說,數名較年長的老師不禁動搖。

 

二次表決,去掉小孩,不想上高速公路將尿尿交給無常的人依舊佔多數。

要是沒有首日慘痛經歷我或許會考慮,但只要想到首日便覺噩夢一場,

H看苗頭不對,加上來自公司的壓力,畢竟有多一夜的住宿問題,

便說,多留一夜的話,明天沒行程只能在原地等候,你們應理解,

且沒人保證明天長榮飛小松會不會再度取消,

但我們可以走完行程,隔天早上再行有餘力的慢慢拉到大阪,

大阪飛台北每日數班,誰說只有今晚末班可行?

H堅稱,只能今晚末班,不能像你們想的明天要哪班就哪班。

 

氣到起肖的我又想笑了:這是你們公司說的不,還是長榮說的不能?

另兩位團員亦忿而發聲,萬一真的聽 H的話拉車去大阪,

萬一又遇到離譜的塞車,萬一沒趕上末班機,萬一得在機場過夜,

最後H還不是照舊攤手,天候非我所願也,突發狀況非我力所能及也~

 

IMG_1526  

 

有些團員早幾日便不滿,H應心知肚明,甚有老師怒道她決定不付小費,

讓懶人我動口耍嘴皮子,且令前五日最熱心公益、與人為善的某團員忿而起義,也算H厲害。

已經表決兩次,還想繼續翻案,只要不合H意,便繼續軟硬兼施,

以明天可能更糟來拐著彎威脅,一再表決卻不服從多數,那麼,所謂的民主表決,不就是個笑話嗎?!

 

最後見大勢已去,而我們不可能鬆動,將我們拖在餐廳不願去金澤走行程的H才著手要公司訂房,

嘆道,人家之前塞在我們前面東X那團的就去趕大阪今晚的班機呀,

人家東X團員都同意(潛台詞:怎麼你們那麼難搞),喔?是嗎?

那自始至終被拿來當範本不見首尾的東X團,真的存在?還是話術?

稍晚,H宣稱大O願意幫大家負擔因班機取消的這晚食宿費用之誠意滿滿云云,

啊哈~我還沒讓你們將Day1Day 2上半天的團費、房費、精神耗損賠償... ...加倍奉還呢!

經過大夥兒奮鬥自救,下午總算可以悠遊美術館不趕場,不禁喟嘆,早該如此閒適,先前趕集真命苦。 

 

這趟行程,除了一位老師在雪地滑倒骨裂就醫,其餘盡皆不幸中的大幸,

雖則首夜之劫難恍若夢魘,箇中煎熬無法訴諸文字,外表沉穩避免小孩驚慌,實則內心狂哭。

所幸,沒有人急猝發病,沒有人想大號,五六名孩童均未哭鬧,沒人餓昏,無人失禁,沒有得膀胱炎(還是會延遲發作?),沒有焦慮暴走,汽油幸未耗盡... ...

在驚惶失措,不知希望在何方的那個夜晚,我邊祈禱邊深呼吸靜心,無法壓抑懊悔泉湧,

感謝諸佛菩薩護持耶穌基督顯靈聖母慈悲真主阿拉鐵腕祖宗保祐,我們平安歸來是神蹟吧~

再會了大O,今後一拍兩散,各自安好。

雖則天候不可抗力,此外總總實不合拍

 

有人說,美景可以讓人忘了一切不愉快,是嗎?

我見美景很舒心,然而,美景又不是我腦海中的橡皮擦,

除非我腦袋被門夾扁,抑或他朝老年癡呆,

要不然,我怎麼可能忘得掉這趟神奇旅程和奇葩妙人?

 

 

Ps. 純紀錄發洩個痛快,然後鎖進記憶櫃深處,留待老後笑話,不是為了和大家討論或廣納雅言,恕不開放回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