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懶,飄向南方ing

目前分類:嗜讀嗑書趣 (5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etImage  

 

我的長相大眾,能力平庸,即使想猖狂耍點流氓都沒本錢,我以為「與眾不同」沒啥不好,殊不知有些人就怕獨樹一格,惟恐太過惹眼。看過知名的童書繪本《你很特別》嗎?甭管別人往自己身上胡亂貼標籤,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只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自在地「特別」,自信的人因特別而更輝眼,自卑的人卻因特別而更其怯懦。

 

天生藍髮的輝渴望泯然於眾,哪怕白髮紅髮都好過他一頭藍髮,這特殊的髮色造成他姥姥不愛,爹娘離婚,好在媽媽幫他定期染成黑髮,他希望融入團體,無論做什麼都想「和別人一樣」,不能考太好,不可以畫得太突出,然而,即使他將頭髮染黑,盡力像個普通人,仍不見容於同學。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getImage  

 

我想去阿拉斯加賭一把,直擊「偉大的孤獨」現場,可惜目前沒錢也沒時間。(虛擬世界哭)以上是看完《不能沒有妳》的最後一道神啟示。第一直接的衝擊,重挫我的過敏鼻,看這故事好容易鼻塞,幸好書中的小兒女情長打消不少哀傷,偶爾發出憤怒獅子吼有助通鼻,捧讀 The Great Alone 過程中,我時不時就想來記狂野吶喊:如果她爸她媽的這種愛也是真愛,誰要誰撿去,我寧可不要愛! o(__)o

 

關於父母,人們沒有選擇權。少女蕾妮老是搬家,老是轉學,爸爸自越戰歸來,帶著一身的戰後創傷和夢魘,她和媽媽珂拉活得膽戰心驚,生怕一個不小心便惹得爸爸焦躁暴走。聽說爸媽當年很相愛,那樣一期一會的熾戀,值得媽媽不顧外公外婆反對,和爸爸遠走高飛,又聽說他們家曾經美滿溫馨又甜蜜,過去的爸爸她不復記憶,如今爸爸的任何身心脫序,據說都是越戰的錯,次因他太愛媽媽和蕾妮,如果真是因為太過強烈的愛,可不可以麻煩他別那麼愛?至於夾雜在惡性循環裡周而復始的聲聲〝對不起〞,「她偶爾會納悶,既然不會有任何改變,道歉又有什麼用?」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最後的女孩》立體書封  

 

失去記憶什麼的最討厭了!可是,浴血拚湊記憶拼圖又很有戲。我不喜歡《最後的女孩》中的主角葵希,但這故事曲折搶眼球,鮮少冷場,情節一再翻轉又奇妙旳流暢不卡關,因此我帶著對主角的白眼連連+想甩手不管卻欲罷不能的迫切心情奔赴結局,直到拍板結案,好看!好了可以將葵希拖下去調教了謝謝。 就好比我不愛紅蘿蔔,但蘋果鳯梨紅蘿蔔汁我有愛。


「生活將我們生吞活剝地啃下去,然後又吐出來,現在每一天都要我們放下過去,好像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地。」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2018740970529b  

 

《親愛的奧德莉娜》是《閣樓裡的小花》作者   V.C. Andrews另一部驚悚作品,據我對作者的粗淺瞭解,她的故事背景瀰漫哥德氛圍,隱現人性闇影,她筆下主角的理智線瀕危,她引爆的情節包含禁忌戀情、扭曲變態、悖德違常、親屬編織愛與痛的天羅地網,還不能保障箇中的生死糾纏是「至死方休」或「死了也瘋狂」,一如作者在去世多年仍以著作攪動人間般陰魂不散。(喂) 

  

她是家中第二個奧德莉娜,從爸爸和其他家人得知,第一個奧德莉娜備受寵愛、滿懷天賦、才貌俱佳,連髮絲都多姿多采 bling bilng 的,簡直是個完美女孩,可惜美好的人事物總是格外短暫,第一個奧德莉娜死於淒風苦雨森林的慘絕人圜中,在「那起事件」之後,她被視為奧德莉娜的重版再來,她承襲奧德莉娜這個名字和一樣的髮色,卻遠不及第一個奧德莉娜的完美耀眼。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5136ntFphVL._SX344_BO1,204,203,200_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轉世輪迴,孟婆真心提醒大家,轉世先喝孟婆湯,多喝孟婆湯沒事。 

《月之圓缺》是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男人,因四名換湯不換藥的女性產生交集,科學腦表示生命只此一回,種種蛛絲馬跡卻顯示他們面對的可能是夾帶前世記憶的舊識的進擊。其中不乏動人心弦的愛戀,卻飽受轉世記憶和執念摧殘,硬生生將合該美美動人的宿世情緣,周折纏絞成感人又駭人的情劫,說是海枯石爛此情不渝,也是地老天荒冥頑不靈。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31932522_10155476306823317_3210665998550040576_n  

 

想像愛麗絲掉進免子洞,才剛開始夢遊仙境就失去記憶,故事中沒有紅心皇后,卻有一堆人成天端著副撲克牌臉,他們不想要面癱,他們也想學習更多表情,還將表情一一編號,收錄作為教材。

 

在《玻璃之顏》作者 Frances Hardinge 的設定中,洞窟城是美饌珍饈的天堂,也像是繁複封閉的地下迷宮,鼴鼠還可以自己打打洞,洞窟城的居民連打洞都違法,只有瘋狂製圖師得以研究地理,沒有人可以離開洞窟城,尤其是美食界的工藝大師,必需確保獨門秘技不外傳,無論是主宰記憶的葡萄酒,誘人死忠的香水,迸發幻覺的乳酪… …都只能留在洞窟城,避免地表上的人們偷師和權力轉移。洞窟城民只要驚世絕藝,不需要地上的天光雲影,據說,地面上有太多傳染病,地上的日光會害死人,窩在地下城郭才是王道,地下共榮共和萬歲!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18740971991b  

 

天要下雨還有氣象預報,明天和無常哪個先到?誰也不知道。在意外來臨之前,我們毫無所覺,也許日常一次口角就成了絕響,或許尋常一個回眸便成了最後一眼。

 

一場校園槍擊案,血洗麥金利小學,頃刻奪走十九條無辜的生命。六歲的札克緊跟著一年級導師,和嘔吐、嚇尿的同學們逃出生天。想不到,昨天晚上才和媽媽吵過的哥哥安迪,再也沒機會頂嘴,再也回不來。他清楚看見媽咪的悲慟,感受到爸爸相對安靜的傷心,只不過,大人有時好像希望別再看見他徘徊跟前比較好?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page  

 

假若你是冷笑話中吃飽喝足就爆打東東的企鵝一員,

或者你其實是「東東」,你可能是學生、家長、教師... …

管你是誰,無論你是否合群,看看《鏡之孤城》吧!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2018611635878b (2018年版)

  

 

「性命出售。任君使喚。本人今年二十七歲,男性。會謹守一切祕密,絕不給您添麻煩。」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手機裡的男朋友》+書腰立體書封  

 

據說人類的腦神經遵循「用進廢退」法則,換句話說,你用了才有長進,沒用到的就自動耍廢。有時,在經過例行公事的日常輾壓後,我好像可以感覺到腦細胞啪嗒啪嗒地、一個個墮入廢料回收區。好在總有些音樂、影片、小說、札記、犯小人季… …,在我備感匱乏的時候補充刺激,好比方慧的短篇小說集《手機裡的男朋友》,每一篇都是那麼輕薄短小,書中自然沒有空投男友,卻舉重若輕,或談情說障礙,或謔寫文明病,鮮少重樣的輪番上陣,一一挑動我老廢的神經元,讀來痛快激活,我有時笑了,有時怔忪。

 

〈微博自殺記〉「每個早上我都和自己打賭,男友會來回覆我的微博… …我每天發一到兩條微博,我發自拍,曬美食,讚歎好天氣。」  剛看完這一篇,我便忍不住和友人閒嗑牙,我不自拍,有時也曬美食讚歎好天氣。(笑)記得幾年前我曾和朋友說,天啊,為什麼有的人在孩子或自己生病時先上FB討拍拍,不是應該先找醫生嗎?諷刺的是,後來有一天,我在住院大樓百無聊賴,空拍灰濛濛的市景,第一件想到的事不是同家人報備,居然是查看附近有哪些常用的打卡地標,這才恍然小悟,說到底,我也被制約了。 Orz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35755956_1772065859517856_3435823809297383424_n  

 

要是秦始皇有機會長生不老,醒掌天下權變得蒼白無趣,醉臥美人膝硌頭又添煩,經歷的人事物太多,好奇的物事越來越少,再怎麼轟轟烈烈都不值一哂,就連一度喜愛的殺伐征服都像制式遊戲,他會不會開始嫌日子太無聊?如果不會,如果他仍然堅持永恆生命,那麼,倒不必冒著被糊弄的風險興師動眾尋訪那勞什子不老藥,歡迎加入複製人行列!玩掉小命一條?換上嶄新軀體,當然,他應當先絕育,不該有小孩,自己的江山自己扛~

 

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無法抑制全球暖化、人心腐化、環境惡化,人牽到未來還是人,到了西元二十五世紀,人類徹底玩壞這顆藍色星球,只能向外發展,想辦法荼毒其他星星,以希望之名。即使未來世界趨近末日,尖端科技仍帶來無數妙用,首先,得愣~糧食危機解決了,只要有食物印表機,便能免於飢餓。另外,複製技術更趨成熟,暗殺變得可笑,想像你派人殺掉政敵,他隔天就活回來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四猿殺手    

 

身為東方人,即使不知道「四不猴」(),也聽過三猿吧?日本東照宮的智慧三猿(),一直是觀光客大拍特拍的重點之一,細心的人會發現不只日本,在亞洲許多國家都能找到三不或四不猴的蹤影。我個人最常看到作成桌上擺飾的四不猴,完整體現《論語》中孔聖人的交待:「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我猜三不猴之所以三缺一,或許因為「非禮勿動」較難具像化,不似其他猴兄弟易於擺弄,部分雕塑師乾脆耍懶略過不動猴,專攻三猴,而那些圓滿搞定四不猴的匠師則多半將不動猴作成垂手姿。呃,我又離題了,若依照四猿殺手的家規處置,我早就犯了「非禮勿言」大戒,該死八百遍。 @@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37424287_1815568721834236_3675216365729349632_n  

 

君子之交淡如水,古人誠不欺我。 XD 

 

不怕路癡迷路,就怕走心迷失。有的人迷失在名利場,有的人迷失於蠅營狗苟,還有些人在自尊與自卑之間迷惑本心,可以衝著自尊的面子上進,也可能為了死要面子,毀了裡子。《迷失的妳》(註1)書名一兼二顧,既指向失蹤18年的「妳」,又關涉兩位主角的迷失及迷惘。為了早日破案,我一路忍讓作者故佈疑陣、連環賣關子,說好的〝姐妹情誼陰暗面〞呢?這當中最陰暗的哪裡是啥姐妹情,分明是我不想爆雷又難以壓抑憤怒的XXXX好嗎!幸而情節流暢不拖沓,每一章都可能推翻前設,讓人眉頭一擰控訴內情不單純,我只得像隻飢餓遊犬追逐作者拋擲高飛的懸疑肉骨頭跑。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2014190064047b  

 

自別人的痛苦中汲取力量,聽起來有點變態,凱西‧瑞森布克的經歷卻帶領我反覆觀照自己,自我剖析,激發莫大的自省和安慰。很多難以訴諸言語的念頭紛陳,她寫在那裡,那些斬不斷理還亂的悲傷、痛苦、歉疚和日常失序,她歷時多年的掙扎和自救,間接幫執拗迷惘的我,理出無常脫序裡的一絲回歸現世安穩的可能。

 

閱讀時幾乎每一頁都劃下重點,每隔幾段便引發共鳴,對於 Cathy Rentzenbrink 的共振可說從第一頁直到最後都不曾止息,我不停摧殘試讀本,手賤的摺了數十個頁角、標記、插註,想過幾種推介的方式,又不知從何切入,懦夫我連八個月都熬不過,而凱西他們家走了漫長的八年的路。除了說:推!真不知如何介紹這本書,感興趣者請直接參考底下書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18730478592b

 

倘若這世界的權力結構丕變,真真輪到女權掛帥,在某些人(當然包括我)的理想推演中,由女性主導的社會可以擁有更多包容、理解、愛、和平、信念與希望,我們會是兩性中相對合宜合矩合天地正氣的那一方。(握拳)且在我的浪漫想像裡,女力世界的背景大可配上東方女兒國摩梭族和瀘沽湖那樣遺世獨立的夢幻畫面,韌性強一點,柔軟心多一點,暴力消停些,不公不義也會少一點,當然,我們必需承認女性良莠不齊,不盡然是善良老百姓,想要完全杜絕不法事件也太天真。在懲奸除惡的選項中,可否套用「代替月亮懲罰你」的模式,讓身懷異能的美少女替天行道?不!這不是烏托邦,這是幼稚鬼腦弱的半瓶水響叮噹。

 

好吧,直到我讀到奈歐蜜.埃德曼 ( Naomi Alderman )的《電擊女孩》,當女孩們身懷電能彈指神功,說好的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宇宙世界地球超級美好和平咧?作者重挫我的單細胞思維不講,同時嘲笑嘎眯既然是單細胞生物又何必想太多。於是我那母系香格里拉的唯美綺想,迅速遭到 The Power 張著血牙大口獰笑切換:要是姊姊妹妹們站起來,將哥哥弟弟們全打趴,這個世界會比較祥和?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2018561009385b  

 

都說狹道相逢勇者勝,當宜男宜女跳痛萌妹子,遇上腹黑聰穎路癡王世子,完勝者反倒是讀來輕鬆愉快的讀者。這故事先有懸疑開胃菜吊人胃口,緊接著端出決戰王妃和推理辦案雙拚,穿插玄幻預視和宮闈趣事作為甜點,亥時蜃樓這套言情老哏新創意料理頗能挑動味蕾,雖然女主角天真到令我訝異行走江湖數年還能那麼單「蠢」?卻還是一頁頁地嚼食爽爽吃,然後,卷一毫無意外地選在歡喜CP曖昧展露時戛然而止,應該立法禁止重讀(中毒)者染指尚未出完全套的作品才對。書蟲呼叫世子邸下超級親信,速速呈上卷二、卷三吧!

 

《亥時蜃樓》是《雲畫的月光》作者的最新愛情力作,在網路上的點閱率甚至超越雲畫,這部超人氣宮廷羅曼史預計於2019改編成電視劇。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18560887847b  

 

 

「此生比想像中要過得快,請一定要,溫柔以待。」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魔幻卡拉瓦_平面書封W600  

 

歡迎蒞臨卡拉瓦的魔法實境演出,入場的特別來賓有兩種選項,你可以選擇閃邊兒去純觀賞,也可以親自參與這座魔法城鎮的綺麗冒險,備受世人嚮往的卡拉瓦魔幻劇團不是尋常舞台劇可比擬,卡拉瓦貴賓的重頭戲就是真人實境秀加幻境遊歷,單純當個觀眾也太落漆,別說你好不容易取得入場資格卻只想看看不想玩?(搖食指)

 

思嘉蕾 (Scarlette) 和妹妹 泰拉 (Donatella) 從小生長在崔斯達島,身為總督之女卻沒有貴女待遇,媽媽在的時候還算兩個寶,媽媽失蹤後活得還不如野草自由,爸爸以保護之名行控制之實,拿連坐法和動輒打罵當作成長養分,她們好像島上的落難公主,作夢都想離開崔斯達島,卻哪兒也去不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getImage  

 

有時候,你唯一要害怕的人是……你自己

係金哎,雖然人不是我殺的,但我有時還挺怕自己的。(抖)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9570505_10155399897923317_8208733287082880318_n  

 

人生自古誰無死,如果可以平安爽快死,誰想受外力迫害死?

 

十歲那年,我在做什麼?吃好睡飽成績不糟,偶爾操持翹掉鋼琴課這種沒啥技術含量的活兒,或者課後遊戲時想辦法過關斬將,多娶幾個老婆。在家境驟變、我爸蒙天寵召之前,嘎小眯可說混得風生水起的不要不要的。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