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H33擺渡人立體書封面 NEW - S  

 

我們聆聽死神與少女的對話,坐看吸血鬼的暮光,勇闖滅世天使的境域,甚至接觸過殭屍的體溫,我們一再叩關生死境界,也該輪到擺渡人現身說法了。

 

荻倫有娘養,沒爹寵,功課還行,同學不友善,唯一的手帕交轉學去,教她如何不孤單!就在她好不容易克服親媽的抵觸,同生父聯絡上,父女相會的感人場景來不及展開,便困在火車事故中,周遭寂然,乘客靜音,她猜自己大概成了意外後的唯一倖存者,好不容易從車廂中掙脫的荻倫,見到不遠處的男孩無事一身輕,料想他大概是二號倖存者,跟著男孩走就對了,哪曉得走很久,沒完沒了累得半死,她所認知的地景不復,觸目所及盡是荒原,到了夜晚還附贈恐怖電影音效,而那名自稱崔斯坦的男孩不會累不覺睏,不管飯不管飽,奇妙的是她沒有想像中的餓?但實在很睏。zzzZZZ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6668467  

 

我看《冬日花園》,既感冒,又感動,地球人果然矛盾。

書中的三名女主角讓我感冒,中後段關於戰爭的書寫卻又令我多所震動。在命運和性格的干預下,親情的天塹橫跨了四十年之久,這些人終於振作起來企圖修補情感裂隙,我可以理解命運之天地不仁不可逆,卻難以理解性格之造作,試問,人生能有幾個四十年?回視我身邊那些求生不得活不到四十歲的人,故事裡的幾位主角簡直任性又浪費,真不知早先都幹什麼去了?噢呦,更別提她們幾位在我看來還有點公主病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page0.jpg 

  

我和礁溪有約,偏巧訂在颱風前夕的週五,沒錯,就是八二三砲戰彼一日!

我賭白鹿颱風碰到嘎眯應該乖一點只要趕在影響最劇的週六傍晚前閃人飄向台北就好。 

這是版主不需要就很阿Q的單細胞思維,小朋友不要學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66863106_2352646851459751_2883739229781753856_n  

 

沒有追求的人生,無疑是貧瘠的,

殺人狂追求的舞台效果更是極盡講究之能事,

既要殺人不見血,又要似殺非殺,省得弄髒惡魔親吻過的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66389798_1462982280508152_3010189556671578112_n  

 

離鄉背井,是成長的標準配備;女扮男裝,是女強文的吸睛選配。少女瓦西婭看得見神魔鬼怪妖精仙女,可與精靈對話聊天,沒事便拍打餵食居家守護神多莫佛伊,甚至可以對亦正亦邪、是死神也是霜魔的莫羅茲科任性到天邊,還拗到一匹神奇傲驕小公馬不用錢,卻看不懂世俗價值觀對女人一生的狹隘規劃:要嘛嫁人,要嘛修道院清修,否則只能當成女巫死一死,沒有以上皆非。

 

瓦:我想要自由,但也想要有歸屬和使命。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廢境之戰  

 

尋常言小的男女主角修成正果,蒸好小包子,接下來就沒啥可看性。

就算走破鏡重圓路線的男女主角,既已重修舊好,只准幸福,不宜再摔鏡作死。

然而,《烽火再起》的男女主角──帥到沒朋友的奎恩前總衛官和高顏值低武力的秦甄──除了結婚生子打東東,絕不能光靠愛情活下去,加碼麵包陽光空氣水也不行,「人權」與「免於恐懼的自由」才是打開維生系統的正確操作。謝謝~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SC01666.jpg 

 

 

回首北陸冏行,有人說此行最棒的住宿地點為山中溫泉依綠園,

但我打了折扣,整體而言實在沒辦法給它第一名,怎麼說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厄夜奔逃  

 

台語有句老話:「讀冊讀冊,越讀越冊(厭)。」(台語的〝冊〞同厭煩讀音)但我一直覺得讀書樂,樂無窮,除了不喜歡的題材,不明白是要怎樣狠讀才會讀到厭煩?生活在什麼書都可以看,怎麼看都不會被砍被禁被虐的現代,沒有文字獄,沒有焚書坑儒,更沒有那啥啥莫名其妙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其幸福無比~

 

可惜文字控莫絲卡卻生於民智未開的小村莊,在她生活的地方,讀書成癡好像是種病,更別提她還是個女生。愛看書,還不如愛養豬。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tdi290.jpg

 

一個小P孩足夠我虐心爆肝快要養不起了,真心覺得這年頭能生三個小孩的父母都是英雄,好膽生到四、五個孩子的家庭更令我拜服。然而,回溯到數十年前的阿嬤時代,那時沒有曲線救國,倒有增產報國,添丁旺宅是王道,能生出五、六、七、八個小孩不稀奇,此乃福氣。(救郎噢~)

萬一,萬一其中有個孩子異於常人超難養怎麼辦?

1. 愛心澆灌   2. 無視冷待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收藏刺青的人》+書腰立體書封  

 

人人有個癖,或許是潔癖,或許是擁物癖,像我就有走勢看漲的孤癖。那麼,熱衷收集刺青的癖好亦不足為奇,只不過,有人選擇在自個兒身上刺青,有人卻為了收藏美麗的刺青,生生剝下別人身上的皮。我相信《聊齋誌異》的畫皮就懂,剝皮其實是個技術活兒,任你刀工再好,也需要體溫及活體配合度的加持,掙扎的活體太棘手,死透的、僵冷的人皮超難剝且延展性不佳,要是一個不小心破壞華麗麗的刺青可就不美嘍,打鐵趁熱,剝皮趁鮮趁暖趁軟,凶手慎哉,咳咳。

 

只不過買杯咖啡,只不過在人群中多看了前夫一眼想逃,刺青師瑪妮就在咖啡館後方的大型垃圾箱裡補獲臭烘烘的死者一具,她還來不及尖叫,屍體身上亂竄的老鼠率先吱吱叫,瑪妮實在不想和警方接觸,更不願涉入這麼擺明就是很噁很恐怖的刑事案件(民事就可以嗎?),於是,她哆嗦著鼓足勇氣,匿名報案,深藏功與名。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