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食》一書共六個短篇,據說是延續《都市傳說Sepia》那種怪談的調調,口耳相傳的怪談,結構就鬆散嗎?我覺得朱川湊人很厲害的一點,就是表面上這些故事,蠻像深夜聚會一群人圍爐夜話,或是一代接著一代口耳相傳秘而不宣的奇事。然而就像在圍爐夜談一樣,有的人將好故事講得遜斃了,有的人卻能將你早聽過的老梗,說得異常動人,讓你翌日起床後還會不自覺地回味箇中片段。朱川湊人的敍事手法,就有這等魔力。

這本書裡的六個短篇,皆以小孩的觀點敍事,在小孩眼中看世情,大人的矯飾及性格上的盲點,其實是無所遁形的!一如作者其他作品般,原本應該有點恐怖的怪談,卻一點也不恐怖,反而予人哀傷中帶著溫馨之感,我想這也是網友將其與花田一路相提並論的原因之一吧!但在質感上,《花食》更為深遠且饒富意境。這六篇,可說是篇篇精采,絕無墊檔作品,試舉三例說明:

 

 

〈精靈之夜〉中,從小在日本生長的韓僑下一代,體弱多病無法就學的正弘,不太會說韓國話,不愛韓國食物,外表一如日本小孩,只因為韓僑背景,便免不了受街坊歧視。正弘在和故事中的主人翁行男建立起同伴情誼後近一年的某日,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來行男家找這個小哥哥玩。當時卻有其他純正日本血統的小朋友在場,行男在同儕壓力下,選擇忽視正弘,在其他人不公平對待正弘的當下,沒有勇氣挺身而出,想不到,這竟是最後一次的見面,原本孱弱的正弘,不久便過世了。正弘死後,街坊鄰居陸續傳出看到托比卡,那真的是死不瞑目的正弘回來報復嗎!?

原應該是森冷的鬼故事,卻令人感到溫暖。

 

〈摩詞不思議〉這篇,一開始便以「世間事,真不可思議啊!」這是勤叔的口頭禪。… …作為開場。不論好事,壞事,都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有這樣論點的勤叔,故事才開始,就要幫他幫喪事!這麼常將不思議掛在嘴邊的人,在他的喪事期間,又會有什麼樣不思議,甚至可說是逗趣的故事展開呢!?

 

〈花食〉被選為書名,再恰當不過了。妹妹芙美剛出生時,興奮的父親帶著俊樹衝到醫院玄關,高喊:萬~歲~這麼熱情有活力,對家人充滿愛,肯定不會冷眼看人生的熱血父親,卻在芙美出生後兩年意外身亡。母子三人搬到僅六個榻榻米大的住家,母親一個人吃力地賺錢養大兄妹倆,稍微年長的俊樹必需照拂年幼的芙美,帶著會被同伴譏嘲為小跟班的小小孩,自然是許多孩子百般不樂意的差事。兩三歲時可說是極可愛的芙美,卻在某一個冬夜,開始變得古怪。芙美究竟是怎麼了呢?身為哥哥,俊樹要怎麼才能達到父親的交付,像個哥哥似的,好好照顧這樣一個性情丕變的妹妹呢!

這是一篇,看到後段令我情不自禁濕了眼眶的短篇。另外,軒看到花食封面時忍不住問我:這個姐姐,她為什麼難過?我覺得有點陰森的表情,他卻只覺得對方是在難過,有意思。

朱川湊人的短篇,將我們拉回到初次聽見怪談的久遠童年。當年,頭一次聽到神秘百慕達三角洲,借屍還魂,被詛咒的希望之星,尼斯湖水怪… …這樣的故事時,你是什麼感覺呢?絕對相信?將信將疑?打死不信?永遠存疑?

我同意網友說法,就像在看花田一路般,雖然故事手法不同,但同樣地,會讓人在有點古怪的故事裡,有時心中暖暖的,有時陷入感傷,更多時候,甚而感動滿盈。

 

 

緣起:前先時候看了朱川湊人的貓頭鷹男(在日本應該是《都市傳說Sepia》,在台上市譯作貓頭鷹男),引起我對朱川湊人的興趣。他三十九歲時以《都市傳說Sepia》得到第四十一回「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奬」,不過,據茂呂美耶在他另一本書《花食》中的推薦文所說,這個奬在日本算是微不足道。然而,《都市傳說Sepia竟成為該年度下半年直木奬候補作。

而他在二OO五四月上市的第四部短篇小說集《花食》更出人意表地以新人之姿奪下了直木奬,遂被石田衣良稱之為「破格的新人」。

連續看了貝納德的角落,莫拉的雙生,暮光之城系列四書,貝塞尼家的姐妹等長篇,該去圖書館借些短篇來平衡一下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