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滿七天後的週一,旻軒:「媽媽,我跟妳說,我記得全班27個小朋友的名字。」

嘎眯:「哇,好厲害,才上學七天,你這麼快就記得大家的名字啦!」

旻軒:「老師問大家記得幾個,我說我記得全部,老師要我起來試試看,我講出所有同學的名字,老師問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記得全部,結果,沒有人跟我一樣。」

接著又怨嘆:「我記得他們大家,可是,他們都不認識我。」

嘎眯:「哪有那麼誇張,最起碼,AAABBB那幾個人知道你是旻軒,不然,你們怎麼玩得起來。」

佩服之至,童年嘎小眯善於限時背誦,但我最不會記人了,且經常認錯人。不過,佩服歸佩服,軒笑著報告完畢,我也沒放在心上。

 

 

912星期三,嘎眯到學校開親師座談會時

老師聊到小朋友們仍在適應中,老師在觀察他們,他們也在觀察老師,上課時講話,走來走去,都是常有的事。

接著提起小朋友們之間的互動,下課時相約玩樂… …前兩天, 洪老師問同學們記得幾個班上同學,有些人回答五個,有的人記得六個、七個的,有個女生記得二十個,老師已經覺得她很厲害了。

這時,班上突然有個男生說:「老師,我記得全部的人!」

叫他起來講講看,他還真的一個一個的將全班同學的名字講出來。

老師不無訝異,這個男生平時蠻粗心的,愛講話,掉東西,上課容易分心… ….,上不到十天的課,想不到他記憶力那麼好,居然真的記得27個同學的姓名。

話題轉移,輪到幾位家長說話時,老師看到嘎眯在場,忍不住笑著說:我剛剛說記得全班同學名字的,就是妳兒子。

 

軒一歲多牙牙學語時,同齡玩伴還不怎麼在意同儕,當時的軒,不是坐在推車上,就是在社區中庭學步,每遇見一個同伴,都能準確無誤的喊出對方的名字,一歲多口齒不清的旻軒,已經能講出十幾個小朋友的名字。

 

軒對人特別敏銳,從來如此,不必刻意去記,但也容易因此覺得失落。特別是他記得與某某的約定,而某某過後即忘,或是他記得短暫玩過的同伴,記得當時的美好,半年後見面,對方卻忘了自己。

嘎眯忍不住想,能不能對人粗心點,少在意人,將對於「人」的注意力及記憶力,轉移一點到生活細節及其他事項呢?

呵,想太多~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