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嗜讀嗑書趣 (57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66863106_2352646851459751_2883739229781753856_n  

 

沒有追求的人生,無疑是貧瘠的,

殺人狂追求的舞台效果更是極盡講究之能事,

既要殺人不見血,又要似殺非殺,省得弄髒惡魔親吻過的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66389798_1462982280508152_3010189556671578112_n  

 

離鄉背井,是成長的標準配備;女扮男裝,是女強文的吸睛選配。少女瓦西婭看得見神魔鬼怪妖精仙女,可與精靈對話聊天,沒事便拍打餵食居家守護神多莫佛伊,甚至可以對亦正亦邪、是死神也是霜魔的莫羅茲科任性到天邊,還拗到一匹神奇傲驕小公馬不用錢,卻看不懂世俗價值觀對女人一生的狹隘規劃:要嘛嫁人,要嘛修道院清修,否則只能當成女巫死一死,沒有以上皆非。

 

瓦:我想要自由,但也想要有歸屬和使命。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廢境之戰  

 

尋常言小的男女主角修成正果,蒸好小包子,接下來就沒啥可看性。

就算走破鏡重圓路線的男女主角,既已重修舊好,只准幸福,不宜再摔鏡作死。

然而,《烽火再起》的男女主角──帥到沒朋友的奎恩前總衛官和高顏值低武力的秦甄──除了結婚生子打東東,絕不能光靠愛情活下去,加碼麵包陽光空氣水也不行,「人權」與「免於恐懼的自由」才是打開維生系統的正確操作。謝謝~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厄夜奔逃  

 

台語有句老話:「讀冊讀冊,越讀越冊(厭)。」(台語的〝冊〞同厭煩讀音)但我一直覺得讀書樂,樂無窮,除了不喜歡的題材,不明白是要怎樣狠讀才會讀到厭煩?生活在什麼書都可以看,怎麼看都不會被砍被禁被虐的現代,沒有文字獄,沒有焚書坑儒,更沒有那啥啥莫名其妙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其幸福無比~

 

可惜文字控莫絲卡卻生於民智未開的小村莊,在她生活的地方,讀書成癡好像是種病,更別提她還是個女生。愛看書,還不如愛養豬。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tdi290.jpg

 

一個小P孩足夠我虐心爆肝快要養不起了,真心覺得這年頭能生三個小孩的父母都是英雄,好膽生到四、五個孩子的家庭更令我拜服。然而,回溯到數十年前的阿嬤時代,那時沒有曲線救國,倒有增產報國,添丁旺宅是王道,能生出五、六、七、八個小孩不稀奇,此乃福氣。(救郎噢~)

萬一,萬一其中有個孩子異於常人超難養怎麼辦?

1. 愛心澆灌   2. 無視冷待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收藏刺青的人》+書腰立體書封  

 

人人有個癖,或許是潔癖,或許是擁物癖,像我就有走勢看漲的孤癖。那麼,熱衷收集刺青的癖好亦不足為奇,只不過,有人選擇在自個兒身上刺青,有人卻為了收藏美麗的刺青,生生剝下別人身上的皮。我相信《聊齋誌異》的畫皮就懂,剝皮其實是個技術活兒,任你刀工再好,也需要體溫及活體配合度的加持,掙扎的活體太棘手,死透的、僵冷的人皮超難剝且延展性不佳,要是一個不小心破壞華麗麗的刺青可就不美嘍,打鐵趁熱,剝皮趁鮮趁暖趁軟,凶手慎哉,咳咳。

 

只不過買杯咖啡,只不過在人群中多看了前夫一眼想逃,刺青師瑪妮就在咖啡館後方的大型垃圾箱裡補獲臭烘烘的死者一具,她還來不及尖叫,屍體身上亂竄的老鼠率先吱吱叫,瑪妮實在不想和警方接觸,更不願涉入這麼擺明就是很噁很恐怖的刑事案件(民事就可以嗎?),於是,她哆嗦著鼓足勇氣,匿名報案,深藏功與名。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58374737_1400256560114058_7661860208796237824_n.jpg

 

1960年,前輩有《陽光普照》(Plein Soleil) 1 和帥到沒天理的亞蘭‧德倫   (Alain Delon)1999年,我輩有《天才雷普利》(The Talented Mr. Ripley)和一般般帥的麥特‧戴蒙   (Matt Damon);而今,我們終於有可以和雷普利一別苗頭的露依絲小姐。同樣出身微末,懷抱夢想,自信又自卑,對身世驕人的豪門「好」朋友既傾慕又豔羨,一步步趨近靡麗腐化的盡頭,直至萬劫不復。小說《社交動物》Social Creature 堪稱天才雷普利之2.0女版+社群網路版,已售出電影版權,屆時將由哪位有貌有才有毒有掙扎的美女出線呢?

 

(註1:其實電影《陽光普照》和《天才雷普利》皆改編自Patricia Highsmith筆下的 The talented Mr. Ripley。另,電影中被炮灰掉的裘‧德洛   Jude Law 也超帥的吧!)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2018730489321b  

 

「說真的,除了及時行樂外,別的事都不急。」

余憶童惟時,像隻野豬似的撒野山林的好光景沒幾年,我逐漸在升學壓力及自我驅策下養成以效率功利為首的急性子,淡忘山,淡忘水,忘了我的野豬魂。

猶記那年捧著彼得‧梅爾的《山居歲月》開懷暢讀,當時沒錢沒時間(後來也沒有),窮學生嘎眯除了憧憬想望,別無他法,明知作者夫妻被蜂擁而至的遊客嚇到搬家,也無法打退我的羨慕嫉妒和驛動的心,默默將普羅旺斯列入夢幻清單,想像他日成為普羅旺斯野豬的可能,哪怕和獵人狹道相逢,起碼有機會與松露締結良緣,豈不美哉。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代筆作家.jpg

 

愛情小說的殿堂裡,只管琴棋書畫詩酒花,誰理柴米油鹽醬醋茶?海蓮娜寫過不少暢銷小說,信筆拈來盡是浪漫動人的篇章,長年為讀者灑糖,矢口不提愛情背後的坑坑巴巴。直到罹癌,她決定把握最後三個月的生命,寫出苦苦隱藏四年的秘密,這將是她最嘔心瀝血的真實吶喊,或許也會是最貓憎狗厭顧人怨的作品,至於揭露真相可能帶來的影響毀譽?甚至可能招來比四年前更多的警方調查?管它呢,反正到時她都死了。

 

無奈的是,她愈病愈重,連吃喝拉撒應付鍵盤都吃力。為了趕在死神收割生命之前完成這部告別之作,她只好找人代筆,思來想去,一般般的幽靈寫手不合意,除了文壇上的死對頭瑪卡,還真是沒有更好的代筆人選了,畢竟,比起所謂的知心知音知己,敵人才是最瞭解自己的人。好吧,決定就是妳了瑪卡小姐!哪曉得她還來不及拿真實人生震懾宿敵,反倒先讓瑪卡本尊嚇到扶下巴。一戰一負不打緊,不能笑到最後也無所謂,只要能完整刻劃她如何同時失去老公、女兒和幸福快樂就好,說得好像她真的有過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呢,呵呵。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18740988302b  

一直覺得,最早喊出「人定勝天」的地球人,真是樂觀無比,同時傲慢無比。別說地震海嘯這類重大天災,光是史上斑斑成血的人禍,足夠我們輸到肝腦塗地,豬狗不如。要是將我們放逐到歷史上任一起隨意的、無差別的、連罪名都莫須有的集體慘酷中,讓你的夢想願景零落成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你痛快死一死還稱得上相對仁慈的話,你唯一能守護求全的微末勝利,可能是,也只能是小心護持內在的憧憬餘燼,讓靈魂的星星微火不盡然寂滅。想像自己逃不過焚書坑儒,想像流放寧古塔至絕望邊界,想像在集中營活得人不如狗,在日復一日的行屍走肉間空茫消亡,斯時斯境,我們如何再誇誇其談生之灼灼和存在的奧義?

 

「才能和教養根本救不了我,而是會陷我入罪。」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51091460_10158136473243272_952792628661846016_n.jpg

 

在我成長過程中,X便利商店不是我家,出租店才是。我若不是宅在小說漫畫出租店,就是在前往出租店的路上。時移事易,年少時隨處可見的出租店,如今一間間歇業,不再扛負我升學壓力出口之大任,盛極一時的外漫和台灣言情小說市佔率,逐漸被大陸原創小說取代,多少拜讀過的作者姓氏湮沒於時間的洪流裡不復記憶,多少言情老哏舊框架早被我棄之不可惜。然而,有些作者是我時至今日還會走過路過瞄到不錯過的,比如凌淑芬、于晴、席絹、唐瑄… …等。

 

閱讀凌大的小說,向來愉快流暢不卡關。她筆下的主角有型有款,情節背景豐饒多變,或文攻武略或酷霸狂炫或幽默逗趣,或隨著歲月質變了感情,或跟著火線行動爆裂頑執,或在時空變幻中沉澱酌醪,換盞佳釀。足以讓我在讀過多年後猶對《冷冬寒梅》、壞男人啟示錄等系列作品留下印象。那麼,在著作等身,玩遍各式素材後,凌大在《烽火再起[輯一]墨血風暴》會怎麼出招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50481831_2073007816090324_7025217631711920128_n  

 

「這真的是人類製造出來的嗎?若是如此,人類到底又是什麼呢?」

 

偏僻郊區的封閉教會裡,血腥瀰漫,橫屍百具,即使警界老鳥看了都為之膽寒胃翻,這地獄般刺目的景況,瞬間將梁炯植從警界菁英打回24年前的驚惶少年原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2018740987510b  

 

讓我來場不三不四的告白,這就是個怪獸家長教養出怪獸兒子,縱容怪獸兒圈養人類女子成為寵物兼禁臠,從此過著王子公主不幸福快樂的故事。所幸主怪早死,副本何懼,死亡果然是終極救贖。

 

愛情真偉大?(驚)奧莉薇亞受過高等教育,是個稱職的獸醫,按理說不笨,奈何長期遭洗腦變得腦弱,懷疑莫非真是自己不夠好,就算在婚姻關係中虐心虐眼球,也是自己活該受罪。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2018740980856b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雄性強悍。例如女王蜂稱霸,小弟們只能乖乖從事勞動服務;再比方雄獅懶洋洋耍廢,母獅外出狩獵超殺。偏偏人類中的女性相對弱勢,受限於先天體型及體能,無論暴力或性暴力,常敵不過男性威壓,單靠少數女強異數是扳不回大女人場子的。

 

看到《雌性物種》書介上「強暴文化」四字,我很想問強暴有什麼他爹的屁文化!法律只能約束咱們這種無權無勢、零武力值、不敢惹是生非的小老百姓,我們知法守法,我們不無憤懣,我們漸感漠然,我們只能空洞無力的在心裡吶喊:要是不能讓強暴犯都去死一死,至少全閹了也好啊。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18740982980b  

 

「你永遠找不到真正的答案,只會找到另一個更深層的問題。」

 

約翰‧葛林 (John Green) 是我喜愛的作者之一,那些言語難以表述的情緒,聽起來像是無病呻吟的痛與傷,硬要說出口可能讓說與聽的人都覺得不自在的感觸,卻能融入他的文字裡得到寛宥、理解和共振,不需批判或被批判,與書對話,沒有尷尬,不必壓抑。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2018561288391b  

 

歲寒時節,汴京細雪輕揚,街巷行人少,更聲遠近迴蕩,傾城魚館除了幾道下酒菜,只剩微醺的捕頭龍涯,眉目如畫的店主魚姬,老愛打盹兒的偽少女貓明顏,和認命洗碗的狐狸三皮一尾。燈光掩映間,龍捕頭回想起三年前的荒山野驛,思緒旋即自汴京細雪切換至雁門關外的大雪如搓棉扯絮,當年的魚姬衣衫單薄,行走冰天雪地間,自在似閒庭信步,手挽竹籃裡的貓咪恍若會笑般的咕咕作響,那般不畏風寒、不似常人的行徑不無詭異,偏偏龍涯心大,不以為意,還莫名地興起保護欲,當時的龍涯並不知道自己這具凡人之軀或許更需要被保護呢。(怪貓咯咯笑) 

 

【鬼狼驛】邊塞苦寒,缺乏物資,獨不缺邊荒傳說。大隊遼人和龍涯、魚姬等宋人同時投宿鬼狼驛,雙方無意惹是生非,但求安然度過可能長達十餘日的暴風雪「半月愁」,奈何驛站的鬼狼傳說化為現實,一連數夜,勾魂奪命,嚇得驍勇善戰的遼國勇士們為之膽寒,龍涯不信鬼狼之說,卻難以解釋死者無端高懸斷崖和每晚都有侍衛消失之謎。敢問大宋神捕,您若不相信鬼狼殺人,要不要考慮冰雪奇緣暴走的可能性?XD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鴨川食堂•再來一碗》立體書封  

 

什麼樣的美食,足以讓人念念不忘?我認為「有故事的料理」,最是懸念無限。

很多記憶中的美味無法還原,我曾經試著尋找孩提時代某幾家小吃攤的好滋味,以家鄉鄰鎮為例,在父親過世後不久,位於古蹟廟宇旁的建物慘遭祝融,附近商業街重新洗牌,部分老攤商在攤主年邁、疲於重建、缺乏接班人、或如我們玩笑般的早就賺夠了… …等情況下乾脆結束營業。後來,無論我嘗試自己做,或到別的鄉鎮尋找同樣名目的類似味道,都只是“很接近,但,就是不一樣”。然而,那所謂的不一樣,究竟是味道不一致,或是遺失早逝家人和團圓的溫度?我必需承認自己將美味和品嘗美食當下的人事物綁架在一塊兒,自然無法由其他地方找到百分百替代。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46252135_2035516706486873_2021949995980161024_n  

 

坊間奇幻小說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看多了難免疲乏,多數作品一如雞肋,無聊時打發時間還可以,談不上喜愛。《熊與夜鶯》卻雪崩冰裂我的無聊結界,無疑是這一年來最令我振奮著迷的奇幻作品。

 

初看書介只覺得中規中矩,不甚期待。只因我喜歡王爾德筆下的夜鶯,出於愛屋及烏心態,不想放過這隻夜鶑。我所陌生的作者   Katherine Arden,我從《神秘森林》系列起便喜愛的譯者穆卓芸,會端出童話、寓言或是史詩般的夜鶯嗎?總不會是B.B.Q吧?這隻夜鶯免於炙燒或三杯,是童話魔幻、古俄羅斯歷史、性別意識、少女成長的強強結合,端的是引人入勝。展讀不久便令我渾然忘家小,讀到結尾更是欲罷不能,不甘心與瓦西婭和冬神就此別過,於是我搜尋 The Bear and The Nightingale,確認它是《冬夜三部曲》中的首部曲   (Winternight Trilogy #1),尚有第二、三部可期,這才邊放心邊哀怨地納悶中文版續集何時問世。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消失的女孩  

 

這年頭多的是恐龍家長和媽寶,常見過度關愛的家長,撒手不管的父母不多。在我兒年幼無知易拐騙的那些年,老身我也曾勉為其難帶著他參加不少親子派對,見識多少家長珍視孩子如珠似玉,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即使是上百人聚會,即使與會人士摻雜我這種欺兒霸女(?)的草莽家長,大家都不太可能忘記盯緊兒女。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想像有孩子從派對中人間蒸發,家長竟等到夜闌人靜才注意到:啊,涼風有信,我女兒不見了。 莫不是傳說中的神隱少女

《消失的女孩》書中的父母就是這麼扯,八歲的黛西‧梅森從自家舉辦的煙火轟趴中失蹤,當天客人一籮筐,卻無人察覺異狀。黛西不見了之後,報警處理好像是次要,那麼,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

對媽媽雪柔而言,面子至關緊要,警察駕臨前,先將家裡整理成樣品屋才像話,黛西的房間儼然展示主場,雪柔自己從頭到腳的穿搭更是重頭戲,恍似腳下那雙鞋都比女兒的下落重要。至於讓警方入內搜證這回事?沒門兒!說好的失去孩子好慌張好難過瀕臨崩潰呢?就交給為人父親的貝瑞吧~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44836932_10157855888933272_2004761858984116224_n  

 

若有機會重獲新生,我不能保證過得更精采,但我堅持單身,謝絕「婚」頭。《韶光慢》的女主角一開始也同意我的看法,該辦的事一一搞定,某些人則謝謝再聯絡,後來卻和我的理想漸行漸遠,說好的愛自由呢! = =

 

喬昭的外祖父什麼都好,就是亂點鴛鴦譜這點令人難以理解。她的人生很早就和北征將軍邵明淵綁定,新婚之夜連蓋頭都來不及掀,邵將軍便奉詔出兵。一會分別兩年,再會更加悲催,邵將軍二話不說,迅疾出手,只見利箭破空而來,賜死落入敵手的喬昭。是的,她能理解邵大英雄迫於無奈,給她尊嚴死,好過慘遭敵人凌辱,但… …「這混蛋,竟連一句大義凜然的話都沒給她機會說出來!迎接死亡的那一刻,女子恨恨地想。」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