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職場上早退,開一家心愛的小店,似乎是不少上班族短期內無法實踐,只能用來麻痺自己的遙遠夢想。

曾經是超級業務員的啟吾,離婚、辭職,揮別生活多年的東京,將父親遺留的米店結束掉,改為蘇格蘭酒吧「羊毛毯」。然而,作自己有興趣的事,經營自己喜愛的小店,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隨著營業額日益下滑,需要在開店前準備好的小菜份量也逐月遞減。門可羅雀的「羊毛毯」,並沒有為啟吾帶來自由與愜意,反而只能長坐在吧台後方,任憑孤獨和茫然不住地啃噬。

來自奈美的一通電話,倏地劃破幾近凝滯的時空。

「如果我是你……絕對不會對這樣的我放手!」

六年前,被啟吾拒絕的奈美,曾經這麼說。

時移事往,勇氣十足的奈美,這回從東京殺到啟吾的地盤,不僅希望被啟吾收留,更想生育他的孩子。再度令啟吾陷入情感與道德的拉鋸,理性與感性的糾扯中!

 

最近啟吾經常在想,無論在任何時代,人類的愚蠢都無法改變

作者在書中有幾個情節,特別令我感興趣。比方,啟吾原本是公司的當紅炸子雞,卻在一次赴美談判中途,接獲公司喊卡的命令!回國後他在公司的定位,看似高升,又有一隻無形的手在背後操作,他明知有異,卻不明究理,直到探視同期的昔日好友神代時,才恍然大悟。

不少上班族,可能都有過類似經驗。初出茅蘆時的滿腔熱血,只消上司的口頭嘉奬或拍肩鼓舞,就能激勵自己。然而,即使號稱是公司top sales,也未必是成功的晉身階,在我們身後總有看不見的操盤手,與不為人知的潛在因子。

絕對的努力,從不代表成功的必然。遇到挫折的時候,與其感嘆時也、命也、運也,或許該深入暸解,是否有什麼更深層的影響力,在背後操縱著一切。

人類在做壞事時,往往可以壞得比自己想的更加徹底;

想要做善事時,無論再怎麼努力,都很難做到真正的善

人類就是如此悲哀的動物

 

有趣的是,奈美踏入啟吾酒吧的是夜,夢見啟吾已逝的父親走進店裡,開口要溫酒喝,可惜店裡只有洋酒,沒有日本酒。身為日本酒的死忠擁護者,啟吾的父親,對此非常不以為然!

奈美的直覺是,啟吾的父親引以為耻,讓酒吧有拒人千里之感,將顧客擋在門外。猜猜看,如果啟吾聽奈美的話,在酒單加入日本酒,情況真能改善嗎?

 

書中更多次提到,戀人之間的心意相通。當自己想要為對方做的事,和對方希望為自己做的事相同時,就代表兩個人的心是相通的。

看到這裡我不禁想到,朋友間聚會常提到,許多女性友人總以為不需要多說,男友或丈夫應當理解,也懂得自己,而男方卻陷入呆頭鵝的境地,怎麼也摸不清女方在想什麼,甚至怨怪女方表達得不清不楚,有話不肯直說,或愛說反話,令人費疑猜。

女方則更加哀怨地嘆息,怎麼可能連這個都想不到!彼此只能在大小事不斷中屢仆屢起,在多次磨合中達到默契。

我唱反調地心想,心意相通,若拿來作為戀愛習題的話,恐怕有逾六成的愛侶們不及格吧!

 

這是一本讀起來很順暢,初看之下淡然,再看卻蘊含高潮起伏的小說。

無論是啟吾與奈美過往的婚姻片斷,重逢後如失樂園般露骨的性愛書寫,昔日的職場生涯,神代的官司纏訟,啟吾的人生體悟與覺醒,以Buffalo精神,勇氣可嘉重新出發的奈美… …都能讓人在都會小說的氛圍中,感受到作者饒富寓意的省思。

 

 

*感謝皇冠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書名:如果我是你...

作者:白石一文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0125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