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客戶曾聊到當地的幾起社會新聞,一名氣不過丈夫外遇的大老婆,憤而揮刀割下老公的命根子,扔進馬桶,迅速沖走,再見不見!新聞報導後,簡直像病毒蔓延般擴散,不久便發生第二起事件,二例中的老婆下手後,趁丈夫痛不欲生哀號之際,拎著那話兒,火速地、篤定地,剁成細碎,徹底斬斷顯微手術的可能性!

無三不成理,在該地民眾等著看好戲的預期心理下,第三發的大老婆出現了,她的創意是將之綁在氫氣球上,飛向天際,讓小鳥回歸小鳥,好個西藏式天葬!客戶拿來當酒足飯飽閒嗑牙的題材,我笑笑沒多說什麼,心中暗想,報復賠上牢獄之災,實在不值得。遭背叛的人,得想想更犀利且不觸法的懲治方式,管她二奶肆虐,小三當道,愛惜自己,才是王道啊! (←寫得可真理智,萬一輪到自己頭上,照樣磨刀霍霍向豬羊~)

所謂的邂逅,並非每次都那麼戲劇化,至少我的情況是如此,

它參雜在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中,那段邂逅產生光輝,是在更久之後的事。

剛看到新同事秋葉,他沒什麼想法,不就是多了一枚同事嗎!渡部自詡為好男人,為了外遇,毀掉家庭,斷送後半生的男人,簡直是愚蠢。就算他和老婆之間,早就不是男與女的關係,而是例行公事,又像機器人,一旦下達炒飯指令,什麼時候該發出聲音,什麼時候該擺什麼姿勢,都像既定公式,好吧,就算是這樣子好了,天底下多的是機器人夫妻,也不差他們這對,更何況他還有個寶貝女兒,無論何人何事,休想撼動他忠於家庭,勇於負責的信念!

如果互相展示自身優點就是戀愛,那麼彼此暴露缺點就是婚姻。

每天進公司,道聲早安,秋葉是人群中的一抹淡彩,隨著偶遇,逐漸加深色彩飽和度,他告訴自己,僅此一次叫偷吃,不只一次才算外遇,趁現在縮手還來得及。然而,昨夜的溫存歷歷在目,罪惡感更是揮之不去,當他走在黎明破曉的街道苦思藉口時,情況早已變得不可收拾。這一生,要這麼平淡無奇的和妻子女兒一同度過嗎?他能不能自私一點,捉住一次幸福的可能?

秋葉家那棟豪宅,偌大、冰冷、空盪盪,還曾經是命案現場,屍體就大字躺在客廳那張桌子?十幾年前,秋葉的媽媽自殺後不久,老爸的新歡在自家樓下一刀斃命,當時還是高中生的「健康寶寶」秋葉,在發現屍體後「虛弱地昏厥」。而今15年時效將屆,警方偵查多年未果,第一兇嫌,其實是… …

 

《黎明破曉的街道》,藉著中年歐吉桑的外遇發聲,兜出推理事件,陳年命案未雪,主角外遇對象秋葉小姐,賣了大關子,堅持等十五年時效期滿,才肯鬆口揭露真相。雖然我不懂日文,不過,自日本維基找到的這句話,「2011若松節朗監督、岸谷五朗深田恭子主演で映画化が決定している。」意思是《黎明破曉的街道》『夜明けの街で』又被改編成戲劇是吧!? 所以說,東野大叔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倘使張力不足,演藝圈才懶得理他!

東野的文字,一貫地簡潔平實,書魂自是推理。而這本小說,有兩股勢力相當的精神同時流竄,推理只是地面大川,地表下的伏流橫逆,則是外遇。推理的部分,自主角渡部的視角著眼,知道得少,只需在外遇與家庭間徘徊掙扎;知道得愈多,更將思緒推向糾纏不清的結界。枕邊人笑靨如花,她怎麼可能是兇手,不!不可能!可是,所有的線索,都指向她,最後還祭出密室殺人這道符,簡直要渡部萬劫不復!假想秋葉陰惻惻地說:「是呀,身為運動健將,我怎麼可能柔弱地昏倒呢,嘿嘿嘿~」敢外遇就別怕,最好你外遇對象是兇手啦,臭渡部!

東野針對外遇著墨,幾有凌駕推理之勢。秋葉剛進公司時,曾大剌剌的說,如果丈夫外遇,她只有斃了他!諷刺的是,痛恨外遇的女子,卻成為人家的外遇。渡部一開始是循規蹈矩乖乖牌,旁觀他順理成章的走向不歸路,有種〝男人養小三實在是再自然不過〞的恍惚感,正如一派生物學者所言,一夫一妻制,有違人類生物性本能,外遇也挺合理的,更叩合我常說嘴的一句話,男人的下半身是沒有人格可言的。

東野再度將推理與道德分際綁架在一塊兒,折磨讀者的脆弱心智,讓人又愛又恨又按捺不住好奇,邊神經質地咬指甲,邊一頁頁地拜讀下去,書中的兩名大老婆,雖是戲份不重的存在,卻具備嘎眯辦不到的超能力。我一度質疑渡部的老婆怎麼粗線條到那種地步,當然,東野不會讓讀者失望,所有的疑點,無論命案真相、豬男狗女的下場、大老婆的白目、幫兇友人的番外篇,都在書末提供完整交待!

 

說來還真可笑,當初明明應該是為了得到幸福才結婚,

現在卻說是為了彼此的幸福才離婚。

想當誘人小三嗎?先理解一下秋葉的纖細心思,再想想要當個正常人,還是不想當人!想當霹靂人妻嗎?讀過外遇聖經《黎明破曉的街道》,更能冷靜思索對治之道!想腳踏兩條船嗎?你確定今天的粉紅美眉,不會是他日的鬼見愁黃臉婆嗎?麻煩先看過番外篇陰溝裡翻船的新谷君,再評估值不值得涉險當豬頭吧!

 


書名:黎明破曉的街道 『夜明けの街で』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

出版社:皇冠文化

ISBN:(待補)

 

 

【嘎式碎唸,不喜慎入】

就在一呼一息,左翻書、右推理的當中,老公該不會正左摟小三,右抱小四吧!(推下去閹了~)東野害嘎眯太入戲,率先挑戰難得回家一趟的阿賓兄。

嘎眯:喂,前座怎會有保溫瓶,中年OBS才會用保溫瓶,坦白從寬,保溫瓶是誰的?

阿賓:啥鬼?妳不說,我根本不曉得車上有這個!OOXX… …

嘎眯:你守在電腦前面看什麼,肯定是把上年輕美眉,才看這麼熱血的爵士鼓!

阿賓:妳嘛幫幫忙,一下子OBS,一下子又變美眉,整個錯亂。

嘎眯:呵~也對,我連你公司電話地址都不曉得,還是卡早睏卡有眠。拍勢,要怪就要怪東野圭吾啦,沒事寫什麼外遇推理,害我草木皆兵。我保證繼續放牛吃草,你繼續天高皇帝遠嘿!

阿賓:呿~我阿賓什麼人… …bla bla bla (拍胸脯保證)

嘎眯:不對,渡部一開始也很古意的樣子啊!嗯嗯,我去借個測謊機,順便幫你採集一下指紋!(磨刀中)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