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以為「愛書成痴的人,壞不到哪兒去」,恐怕那只是個美麗的誤會。嗜書狂為了書所能作出來的事情,遠超乎我的想像。

老是當警察,也沒多大意思,貓抓老鼠逮罪犯,還不如與書對話,超級警探詹威大哥揮別警界,轉戰成為書商,誰知警察舊同仁中最令他無言的傢伙,居然找上門來委託他幫忙逮捕棄保人。我實在不想跟個 你可以把全部家當賭上 根本不鳥書的人談書。更何況前同事還敢問他窩在這兒能做什麼。道不同不相為謀,嘎眯偶而遇到路人語帶譏嘲,往住無言以對。對我個人而言,安靜時閱讀,想活動便出門踏青,很正常啊!閱讀和種在電視機前當馬鈴薯差不多,又沒碍著人!我心中無數OS,抵不過詹威一句:「你沒辦法說服一支門把,告訴它生命中除了被扭來轉去之外還有別的事可做。」怎不令人傾倒!( 筆記 + 三拜~) 就是這種戲謔趣味,讓我第一時間喜歡上書探!

 

當詹威聽到案件起因全為了一本「書」時,終究按捺不住心中鼓噪,接下討人厭前同事的委託,前往西雅圖逮棄保人伊蓮諾歸案。

是什麼樣的書,讓伊蓮諾不惜背負偷竊罪名?

是什麼樣的書,讓愛書人前仆後繼,傾家蕩產,在所不惜?甚至引發殺機?

業界傳奇葛雷森出版社,不只是印書而已,葛雷森設計打造裝訂發行的書,儼然是藝術品!天才葛雷森早已隨著印刷廠灰飛煙滅,生平印製的書,成為書市難得的珍品,傳言他曾印了五本的愛倫坡詩集《烏鴉》給VIP,但也只是傳說而已。

伊蓮諾的爸爸曾跟隨葛雷森印書,也許正因如此,伊蓮諾對書的熱情,幾乎是與生俱來,絕不亞於詹威!初識伊蓮諾和她家人,聽雨聲、聊書、聊搶救印刷機,很有種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的醉人韻味。這樣的伊蓮諾,誰忍心逮捕她歸案啊!?才找到伊蓮諾,又弄丟了伊蓮諾;才說葛雷森死於意外大火,又有人說是蓄意縱火!才說超級限量版只是謠言,又有隻字片紙足以證明傳言屬實!?找人、找書、找線索、找身世之謎,找謀殺真兇,兜兜轉轉,找的是同一回事兒!

 

作者 太 !書名已夠誘惑人,書中人物說初版、絕版、限量珍奇版,聊曠世精巧手工印製,談蒐奇獵書的奇聞逸事,箇中的傳奇氛圍令人目眩神迷,對於只懂啃書,不懂印刷更不懂珍本的嘎眯而言,簡直像是拿著貓薄荷在餓昏頭的貓兒面前逗弄嘛!

同樣內容,因出版年代版次刷次工藝不同,價格丕變,我稍微能理解。我也曾對字體、封面、紙質、排版,甚至是氣味,小有意見。然而,印書人的吹毛求疵,商人將書本當股票般炒作,有錢人重金獵書據為己有… …,皆是普通讀者難以揣想的世界。閱讀,合該是件愉悅的事,太過講究工藝及書體珍貴,恍若置內容於次要,真令人匪夷所思,更別提是為了一本書而殺人了!致那些曾因毀損本人愛書,重則遭五指捏、擰、捶、打、拍,輕則不過白眼數記或永不再借者,嘎眯真是佛心來著,你們應該慶幸啊!

閱讀《危險愛書人》,猶如乘著愛書的翅膀,飛進撲朔迷離的謀殺案中,中途隱隱約約察覺出什麼,又暗自祈禱,希望兇手與愛書人無涉。怎麼可以有一本書,聊起書來如數家珍爽颯又知性,描繪起謀殺現場的血花蒼蠅又饒富畫面,在書香中微笑,在灰燼中歎息,真令人又愛又恨!

 

 

PS. 有意思的是,伊蓮諾的名字,剛巧是Beatles的歌曲 Eleanor Rigby

  Eleanor Rigby 

  Died in the church and was buried along with her name 

  Nobody came 

  Father McKenzie 

  Wiping the dirt from his hands as he walks from the grave

  No one was saved

尤其副歌那段: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細思量,愛書人,無論喜愛程度或面向,即使討論間如何熾烈,永遠無法傳遞感受於萬一,或多或少都是lonely people

 

 

 

 

 

書名:危險愛書人 The bookman’s wake

作者:約翰.鄧寧 John Dunning

譯者:王瑞徽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159

ISBN9789573328032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