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個年代,魔法是你情我願的禮物交換

女人,是說話前必需徵詢同意的次等人類

爸爸是木雕師傅,凱特還不會拿湯匙,就先學會持雕刻刀。(←這算是沒媽孩子的特權吧?!)凱特的作品栩栩如生,不似人間凡品,看在鎮民眼裡,她要不是拿了把魔法雕刻刀,就是半個巫女。她還很小的時候,就有鎮民當著她的面,作出驅邪的舉動。有爸爸在,沒事;承平時日,沒事;爸爸走了,小鎮飢饉疾厄連年,木雕女巫的外號和不尋常的外表,使凱特不見容於鎮民,再無立錐之地。

她也不懂,為什麼他們一邊依賴巫術保護,卻還要找一個女巫來怪罪。

一名膚髮蒼白的奇詭男子,適時提議幫助凱特逃亡,並實現她潛藏的願望,條件是留下凱特的影子作為交換。對當時的凱特而言,只要能活下去,少了影子又算得了什麼!凱特揹起簡單行囊,帶著她那隻王者天下的灰貓泰哥,加入遷徙不定的路漫人,不遠千里,行走天涯。在路漫人的隊伍中,她受到儼然像媽媽的女大家長歡迎,結識年齡相近,明亮又合拍的崔娜。凱特心想:「一家人,單是這個字讓她走上一百英哩她都願意。

影子一點一滴的流逝,凱特再度被捲入猜疑、恐懼與絕望。難以置信的是,取得影子的林奈,早將凱特織入他的復仇大局,沒有影子的凱特,在血與霧之間困頓,在黑魔法中掙扎。不忍見生靈塗炭,卻也是這麼一群生靈,排除異己,趕盡殺絕,這樣的群眾,真值得救?非得有人犠牲的話,又該犠牲誰?成就大我若是對的事,為什麼犠牲小我,會是這麼該死的痛?

凱特曾自信滿滿地對爸爸說:「到我二十歲,我就變成一個大師傅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凱特哪裡曉得在滿二十歲以前,還有那麼多的鮮血與魔咒,痛苦與傷懷。她更不知道,命運會逼她在友誼與良知當中作出抉擇。

 

在宮崎駿動畫裡,琪琪是人見人愛的魔女。在中世紀的歐洲,女巫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藉著獵殺女巫之名,三百年間處死了不下十萬人。長得醜怪的,活用草藥配方的,擁有特殊技藝的,天生殘缺不全的,甚至是外地來的… …,全都可以去死一死。

被告若是公認的不道德,那自然不道德;被告若舉止端莊,那麼一定是偽裝

長相奇佈的,無疑是與魔鬼為伍;相貌美豔絕倫的,自然是魔鬼魅術使然

臨刑時害怕,必然是心虛;臨刑時無畏無懼,鐵定是大魔鬼在背後撐腰

一旦被指認為女巫,無論表現如何,死亡是唯一的陪審團。篝火升,杳芳魂

 

閱讀《沒有影子的凱特》,很難不想起中世紀的歐洲。路漫人,則有點吉普賽人的味道。失去影子的凱特,人共貓兒兩個,穿梭於澤地霧氣,行經死蔭幽谷,像所有屢仆屢起的抗爭靈魂,不經悲喜淬勵,無以蛻變。故事有霪雨霏霏下的迷離灰階,也有浴火重生後的光風霽月,淒迷與溫煦並存,剝開魔法巫術的外衣,是少女成長歷險過程,更是血淚的吟遊詩歌與震顫。

有一種成長,常在苦樂之間飄蕩。有一種閱讀感動,叫作悲喜交加。讀到最後仍未被打動的,大概跟鎮民一樣非人也。(嘎眯被毆飛~)我不能喜歡凱特更多,只不過,嘎眯更愛泰哥,我也要一隻會XX(消音)還會放屁嗆醒主人的貓!

 

 

書名:沒有影子的凱特 Plain Kate

作者:艾琳‧鮑 Erin Bow

譯者:朋萱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1121

ISBN9789573268925

 

 

PS. 不妨將書封攤開來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