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原是一場長長的輪迴,生死是不斷迴圈著的」

清朝末年,春毅、春寧兩兄妹,在父親反清復明的夢想與鴉片煙霧繚繞中,一知半解地壓抑與成長。春毅不想離開卻遠赴他方,春寧亟欲掙脫卻無法逃離高牆,只能窩在牆頭遙望廣漠大地,想像擁有翅膀的可能。曾經,在她的飛翔夢境中,有個孩童名喚重陽… …

明朝的重陽,聰穎早慧,他不愛珍玩,反插柳成蔭,家道中落後,重陽懷才不遇,因緣結識知交,並與綠衣結為夫妻。重陽有心求取功名,讓綠衣過更好的生活,行走於功名路上,反與綠衣漸行漸遠。曾經,重陽與綠衣許願來世成為兄妹,永不分開… … 這是嘎眯個人最感詫異的一點,愛一個人至深,會祈願與君世世為兄妹?或是來世再次結髮?

現代的靜兒是個日理萬機的企業家,在她媽媽眼裡,只是個不快點嫁人就完蛋的大齡熟女,她不是不想,而是找不到對的人,謎一般的混血兒森田,會是那個人嗎?飛航途中,旁聽隔鄰正聊起熱播的電視劇《柳》,未久,靜兒打了個盹,雲端上有人喚她前去… …

夢裡的靜兒,與仙人成親,並生下一名男孩,仙人與男孩長生不老,凡女靜兒年華老去,衰老而死。不知是嫁與仙人的靜兒是真,抑或醒後疑夢似真的現代靜兒是真… …

 

「春天像潮水一樣來到門口,退去了,又回來了… …

季節流轉,一如生死來去,一如人間故事更迭

四個時空下的四段故事,交互呼應影響,它們既是前世今生,又是彼此夢境,有似曾相識的畫面,有因果糾纏的曲線。像蛇皮一蛻再蛻的輪迴,不知箇中是真我,或早已不是原來的我;又像同時開展的平行世界,另個時空的我,似幻,又似真。

春寧的故事,是閨閣繡幃中不及開展的鴛鴦蝴蝶。綠衣與重陽,頗具聊齋餘韻。凡女仙人配對,既像東方傳說,又有西方神話縮影。當時間拉回現世,隨著春寧百年日記出土,沸沸揚揚地改拍成戲劇電影,多了聲光魅影,平添歎息。

作者舉重若輕,書寫清淡,四段人生如幻,彈指芳華殞落,隨蝴蝶撲閃振翅而去,縱使想具體說些什麼,亦說不真切,空餘撲朔迷離。也許,這不只是柳的生死愛戀,也是浮生若夢,虛實難辨,輪迴不過是轉過來又旋過去,至於是單一直線,或是平行延展,世人又何需在意。

穿越時空的靈魂,跨越種界的愛情,在柳條搖曳間窸窣成詩,忽咽忽歎;在時間流沙裡傳唱成歌,若即若離。凡人千秋歲月,傳誦仙人的故事;仙人無聊指尖,撩撥凡人生死。作者筆墨方歇,短短八個章節,如黃梁四夢起落。

 

 

 

 

書名:柳的四生

作者:山颯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21月16日

ISBN:9789573269243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