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本鮮菇心情美,我便相信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別人的永恆需要百千億年,鮮菇我只要手中握無限,剎那即永恆,邊想邊忍不住扠腰狂笑。

當天秤失衡,心情完蛋泡湯碎裂成蛋花湯,我懷疑最初發明「永恆」二字的傢伙,絕對有成為渾世大奸商的潛質,因為他規劃出任何大老闆都畫不出來的大餅,你看得到「永恆」兩個字在眼前閃爍宛如天邊一顆星,卻摸不著,更啃不到。

搞了半天,「永恆」和「完美」全是一個路數,通通是糊弄人的玩意兒,因而有必要瞧瞧哪一秒最接近永恆,免得中了新款手錶廣告或是八心八箭踢昏你的荼毒而不自知,立馬翻翻書~

我從很久以前就懂得,對於離別方式不能期待太多,

因為離別的情境是難以預料的,

能夠說到「再見」,就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梅西從小跟著教練爸爸晨跑,只不過一個早晨賴床,爸爸就死在練跑的路上,望著喪禮上痛哭不已的姊姊,成為「目睹爸爸死亡的可憐女孩」堅決不流淚,她挺得住,她夠堅強,她只是在媽媽用力消除悲慟痕跡的清倉大掃除時,偷偷留下爸爸的敗家大小物。如果摯親之死,是命運的惡質錯誤,就以完美姿態,轉過身去,背對那個錯。

姊姊婚後,不流淚梅西夥同不哭泣媽媽,繼續維持「完美平衡」,兩人住在宛如樣品屋的敞亮屋子裡,媽媽不眠不休的為事業衝刺,梅西離開田徑隊,假裝短跑紀錄不存在,保持不錯的學業成績,順便與冰魄資優男冷靜自持地交往,日子平順無波,所謂的悲劇,不過是個杯具,他們披上堅強盔甲,找不到絲毫的傷心裂隙。然而,他們瞞得過外人,欺哄不了自己,「家中有無數鏡子可以映照出我們的笑容。但是在這一切底層,我們的悲傷依舊存在,有時她的程度較嚴重,有時則是我。不論如何,悲傷沒有離開我們。」

時序進入熱情暑假,資優男友跑去參加菁英不敗營,交待她乖乖接下他在圖書館諮詢臺的打工職缺,另外兩名在諮詢臺扮演萬事通小姐的 孳 負 幽 疫 女 ,逮足機會抵制梅西,其實她們兩個也沒什麼驚人的撇步,只不過無視就是至高無上的蔑視。男友非但無法理解梅西受排擠的心情,反倒強調她應該將心思擺在正事而不是這些無聊瑣事,將梅西打入分手前的查看期。

在圖書館找不到一席之地的梅西,卻意外地在總鋪師的班底軋上一角,雖未結識楊祐寧,卻遇到比楊祐寧更令人「哇嗚」的威斯,在外燴瘋狂忙碌中紓解心中那條緊繃的弦。相對於她與媽媽構築的完美結界,梅西在外燴打工時才能找回一點生氣,她逐漸走出偽裝的完美堅強,走進容許失誤錯亂雞飛狗跳卻生動熱鬧的真實世界,然而,梅西的媽媽完全劃錯重點,將女兒的轉變視為完美的崩解。

我感覺到突來的悲哀哽在喉頭,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你永遠不會習慣某人已經過世的概念,即使我以為自己已經妥協並接受事實,

只要有人指出來,又會重新感受到悲痛與震驚。

梅西和威斯很能聊,他們最常在真心話遊戲裡聊出難言之隱,文火催升若有若無的情愫,內行人都曉得,感情最美的階段,不在於天雷勾動地火,不在於戲劇化轉折車禍失憶跳樓跳山崖,而是最初的酸甜青澀,我很喜歡這對頭腦不俗的青檸檬,滿心想幫他們斬除多餘的野花雜草。除了梅西與威斯,我還偷偷分送心形貼紙,十張給外燴班底的克莉絲蒂,六張給梅西的姐姐卡洛琳,卡洛琳根本是預備巨斧回來劈開家裡的完美結界,好讓媽媽和妹妹醒一醒。

臉上有瑕疵卻光芒四射的克莉絲蒂,無論她說什麼都是那麼活色生香(對,克莉絲蒂是美女)而且很帶勁,比方她曾對梅西說:生命是短暫的,短到不值得浪費一秒鐘和不懂得欣賞妳的人在一起。」更逗的是,克莉絲蒂為了證明天涯何處無芳草,很用力地對梅西保證:有一天我會讓妳看到很棒的男孩--他們是存在的,妳一定要相信我。」幾乎可以在閱讀同時想像出克莉絲蒂握拳發功的Q版畫面,身邊有這樣的朋友,再差勁的感情事件簿都可以扔進水溝。

每一秒鐘未來都在不斷發展,

永恆的意義只有在真正的毀滅時刻到來才會變得最清晰明確。

偶爾遇到網友謬稱:嘎眯的書評... ...,我就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嘎眯不懂評,學生時代只要一上到什麼賞析評論的課程我就陷入重昏迷,自己不懂就算了還衍生出陰謀論,例如我總以為作者未必想那麼多,比較有可能是將作品細細分析旁徵博引的評論家想太多,以致於我總是在讀後亂感,鮮少議論品評。《這一秒接近永恆》中的威斯有一雙巧手,能創作許多具備「空氣感」的動力風向作品,很適合風向星座大搜特搜(笑),梅西那主修藝術的姊姊卡洛琳對威斯作品大感驚豔,不住地繞著雕塑品評:「... ... 關鍵在於材質如何表達出概念。天使照定義來說,應該是完美的,然而藝術家卻利用生鏽的金屬和廢棄物塑造它們,表現出即使最理想的創造物都有可能墮落」← 最後這句深得我心(笑)

創作者本人呢?他小聲偷偷說:「我根本沒想那麼多,我只是沒錢買材料而已。

衝著這段令我捧腹的橋段,我只想說,書好看與否或者評價高低,同樣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會繼續自嗨又給力的讀後亂感,但非關書評。硬要編派幾句正經話給這本書的話,故事或許不是最精采,情節或許不是最起伏,它埋的哏或許不是每個人都笑得出來,但它令我汩汩地痛,也狠狠地笑了,它讓近期心理建設不完全,愈想梳理心情愈是起毛球的嘎眯,成功將周遭的生老病死醫藥氣味與徘徊不去的哭笑不得都踹進馬里亞納海溝。

朋友笑嘎眯自虐,怎麼這陣子跑醫院還嫌不夠忙,居然一連看了兩本「父死少女悲」的故事來溫習陳年舊痛。我說一點都不會,這班子小女生怎麼跟我比!一來,我國二上學期死了爹,她們可等到高中才有此殊遇;二來,女主角的媽媽很會賺錢,爸爸甚至留下什麼海濱度假小屋,而咱家姐弟除了家徒四壁,爸爸還留下千萬債務無誤,好犀利;三來,女主角和她娘因為太ㄍ一ㄥ以至於抵死不掉淚,咱家卻是怎麼拴都拴不住,要幾缸就有幾缸子。若比命運狠角色,比置之死地而後生,誰人跟我比。(繼續扠腰狂笑)說也奇怪,值此多事之秋,我很少去注意試讀活動訊息,卻受特定題材吸引,原因無它,悲傷適足以淨化悲傷。

我們有時難免像梅西和她娘親一樣 HOLD住,忘了流淚。偶有一整個星期的狗屁倒灶,跟誰都能吵翻。然而,我又比梅西母女幸運一些,可以藉著咀嚼她們的故事來哭自己。戴上口罩,戴上安全帽,跨上那部老一二五,飆得老遠,放肆地流場淚,不怕得內傷鬱結在心,放心吧,我若不是在美食療癒的模式,就是在閱讀療癒的溫室。 :) 

這位版主再度令人反感地從小說扯到風馬牛不相及的私感觸,那麼,永恆究竟仙歸何處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1382320366-4227830034_m.jpg  

書名:這一秒接近永恆 The Truth About Forever

作者:莎拉‧迪森 Sarah Dessen

譯者: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3年11月15日

ISBN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