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3979-1.jpg

「唯有用心,才能看得清楚,真正重要的東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oe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Le Petit Prince》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你走後十天,我和媽媽分享小王子的這一段話,重要的東西,未必肉眼得見

我們看不到你,你的存在感依舊,我們看不到你,你的重要性依然無可替代

 

103年1月11日星期六:今天幫你辦完告別式之後,原本計劃由孟勳和皓丞依長輩的要求,送你的神主牌回雲林合爐併入祖先牌位,媽媽怕我一個人在火葬場太淒涼,特地交待阿賓陪同我去油車坑,好笑的是,到了油車坑,葬儀社老闆覺得只有他們兄弟二人送你回雲林太淒涼,要我們安啦~不必在火葬場顧頭顧尾,全部回雲林湊熱鬧吧,臨行之際,大家又擔心媽媽在家太淒涼,最後,阿賓和弟弟們去雲林,我回家陪媽媽,媽媽覺得你的大體孤伶伶無家人陪伴地在慈德式排隊等火化太淒涼。

就在這麼「各個擔心太淒涼,無處話淒涼」的情況下,我又一個人回到火葬場(其實媽媽想跟,我斷然拒絕),坦白說,我一個人待在滿是候隊棺材的火葬場,實是筆墨無法形容的經驗,總計我送你去候隊跑了一趟,火化前又跑了一趟去幫你精神喊話"蔡孟諺,火來了,你要趕緊離開噢!"(你沒那麼笨吧,生前聰穎總不至於死後白癡,這種喊話根本是長輩要我喊他們心安的吧),火化完成後又跑了一趟去確認骨灰百分百入甕(這同樣是長輩多慮了),我從沒想過這一生中會有一天之內來回跑去火葬場三次的經驗,而且是一個人。

IMAG3981.jpg

 

 

你靈魂比牛仔還忙,既要跑雲林,又要跑火葬場,還得回家探望媽媽,我決定換個方式,講些輕鬆的事,幫你解壓

1. 上回才說其他人都身心耗弱,但我很好,然後,我就一不小心因為視線模糊,額頭撞了個包,這下子我也不能說自己比他們高明到哪兒去

2. 前天去買自助餐的時候,總計一百,我拿了百元大鈔給素食店妹妹老闆後,她轉身去忙別的事,不久,姊姊老闆問我還缺了什麼,是不是她妹妹漏了什麼沒包給我,我才發現,要一百,給一百,不必找錢,而我呆呆站在原地,忘了開步走。

004.JPG

 

3. 這幾天,撇開自家親友、老爸的換帖兄弟和競選造勢者不提,你的中學同學、死黨們、學長學弟們、彭教授暨清大材料所實驗室團隊、國家奈米實驗室、昱晶公司、儀科中心... ...都來了一票人。之前和我們聯絡時,我曾提到你平素低調不擾人,因此,我們沒想過要通知親友以外的什麼人,想不到他們全都自行找上來,即使我們擔心他們自新竹南下舟車勞頓,兩單位負責聯絡的小姐皆肯定的說,蔡姐姐,孟諺不是會主動交際 SOCIAL 的人,但是,只要跟他相處過的人,都跟他處得很好,他的人緣真的很好,同事們知道了都佷震驚,孟諺前一個公司的主管也問到他的近況,我總不能不讓他們知道... ...  總之,搞到最後,姑姑們原本擔心「哈尼少年就走」無人送終,皆屬過慮。

看到教授帶來的前實驗室主任,如今在中研院那位時,他哭得很慘,我們也哭得慘兮兮,我很難不想到,若再給你幾年時間,在不久的將來,Dr. Tsai 大抵是他們的層級,你曾自我調侃說,五月之前,好像什麼都快有了,五月之後,一切歸零。你幾位學弟,連夜趕下來,到咱們家已是夜晚,無法想像他們將車子停在路口,在漆黑夜裡走上來為你上香,是何等心情。媽媽心痛,仁君亦然,她沒辦法像你說的既然此生無緣,趁她年輕,忘記你,早作打算,從你生病後,她因心臟持續作疼而就醫,為了避免告別式過慟不能自抑,她提前來,告別式由表弟代表出席,我想你都明白。

告別式之前,我肯定的說,換作哪天我走了,了不起是現在的公司扔個白包過來,哪有可能現階段的公司,前公司,前前實驗單位,通通堅持要來送最後一程。然後,幾位長輩突然哀怨地說,即使他們活到那麼老,一生往來酬酢無數,將來大概都沒有這麼有心的送終團隊,每一群當中都有幾位哭得唏哩嘩啦的,不輕彈的男兒淚直逼咱們女生的噴淚痛泣,白隊差點幹掉紅隊呀!突然之間,某幾位長輩居然羨慕起你來了。

033.JPG 036.JPG 040.JPG

044.JPG  0008.jpg.jpg048.JPG   

 

4. 你走沒幾天,各種「靈感」都出現了,這要是在過去,勢必被我視為無稽之談,卻因為對象是你,這些人口述的「靈感」都有了意義。

芋仔來時,說他一開車門,就如沐春風地感覺到你守在車門外,歡迎他到咱們家

明仔擔心你太年輕不甘心,特地在他老婆的引薦下,衝到南部找一位高人,確認你非但放下萬緣,更證悟凡夫俗女如我所難以望其項背的境界

阿賓說你走時的相貌眼觀鼻,鼻觀心,分明是得道者才有的法相,我認識他十幾年,這才發現他居然有辦法講出這麼寬慰老媽的話,害我差點想包個大紅包給他

當然啦,也有好壞參半的見解,說你忘了轉世前受托的重大任務,沒有徹底執行,所以被提前召回,但你多生累劫的冤親債主皆已在你往生前,同你的靈魂達到解冤解結的和平境界,十分不容易

038.JPG

 

最厲害,也最能讓長輩舒心的話,來自陌生人,因為是陌生人不需討好,加上是忌口業的修行人,特別容易受到長輩信任,某經團的陌生師姐在誦念中場休息時,低聲詢問表嫂往生者是否係修行人,只因她見到自你遺照綻放一朵蓮花裊裊上升,金色光芒晃耀的畫面而稱奇。我必需說,我們其他的凡胎俗眼委實看不出什麼東東,但我感謝她讓媽媽欣慰不哭泣逾三小時

有些人連半夜睡覺忽爾冷颼颼都認為是你前去探望,我不太好意思說那可能只是這波冷空氣的影響,罷了,親友感到安慰便罷

阿豐哥哥全程錄影,編輯影片到最後,老是跳出一張你去日本玩,背景為天守閣的相片,他說,怎麼都弄不掉(畢竟那相片在影片一開始就RUN過了),最後只能說,或許你堅持要在影片結束後跳出那張相片,相片中的表情,好似訴說:放心吧,我都瞭解

呃,下回要不要考慮報個明牌?

 

 

雖然小阿姨、小舅舅都在慈德寺,我卻到今天才注意到火葬場旁邊有間咖啡小棧,取名有深意:終點站

衝著「終點站」三個字,你不會怪我在你骨灰入甕之後居然跑去買一杯咖啡吧

IMAG4000.jpg

 

在我們神思恍惚之際,多虧眾多親友大力幫忙

臭皮囊化下休止符,看似終點站,卻是另個開始,你瀟灑揚長而去,五蘊皆空

而我還在這裡剽竊蘇老伯伯的詩句說什麼「與君世世為兄弟,更結人間未了因」

我們深信你已藉此病痛過程體悟,剝除種種世間法,回歸本來面目

進而了生脫死,離苦得樂,再無罣礙,往生你所嚮往的諸佛國度,免受輪迴之苦

既然免受輪迴之苦,才懶得理會咱們這些個絮絮叨叨的與君世世為兄弟呢

也罷,若你再不必重回人間,儘管究竟涅槃,早證菩提去,不必勉強與咱們兄弟廝混 ><"

011.JPG

   

至於媽媽,該怎麼說呢,我不敢祈求她一夜無淚,但求她有一夜好眠

對一個心如刀割,白髮送黑髮的媽媽而言,痛苦永不止息

她送走十七歲的弟弟、二十四歲的妹妹、四十未滿的另一半、養大咱們四姐弟,貧困逾二十年,接著送走她媽媽和大哥,而今是你

如果一般般的人生,都說是人生苦海了,那麼,她的苦海,絕不只一般般

我們只能拿出精衛填海的堅毅,不停勸慰,與苦海對峙,填海的同時,卻像墮入苦海的木石,隨之浮沉,隨之舔拭她苦海中的涓滴

 069.jpg

 

我中意某幾位的話語,軒在你走後的第一日便說:孟諺舅舅那麼好,他一定是當神仙去了(乖,摸摸頭)

又例如柯居士,他提到你們短暫的緣分,母慈子孝,是純良的善緣(你甚至不像我愛頂嘴,我旁聽時順便自我打槍)

但這世上有些父母與子女之間,是長達數十年的嘈嚷糾葛,短而美,或是長而醜惡好呢,他不解釋,讓媽媽自己想

045          

 

後來,媽媽自己綜合幾位佛教徒的說法,再揉和基督徒鄰居的心得

冷靜明晰地得出一個精算,媽媽說,如果你繼續在北部發展,每年只能在重大節日回來陪她幾日

那麼,你最後這幾個月的時光,既是給她照顧的機會,也是陪伴她身邊

倘若你工作忙,一年僅能回中部七天的話,七十天等於十年

更何況你八月份回來迄今,等於多陪了她二十年不只呢

005.JPG  

 

她謝謝你的陪伴,第N次祈願你一路好走

我說,有你當我們兄弟,無可替代,我很歡喜,雖然想與君世世為兄弟,就怕你嫌棄

她說,她愛你,很高興有你來當她兒子,如果還有機會,她來世願再做你的母親

(喂~有那麼強大的誘因,你確定了生脫死,再也不來輪迴了嗎,好吧,放你一馬)

 

 

PS. 1月11日是好天氣,破除倒垃圾、晾衣服打從門前過和告別式當天下雨有關的說法,呵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