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這個問題常讓我感到困惑:是我瘋了,還是別人瘋了?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有時,芬立假裝投籃是他最早的記憶。

在有限的童年記憶裡,他不停地投籃,渾然忘我,

忘了屋子裡失去笑容的爸爸,忘了剛從醫院截肢回來的爺爺,忘却媽媽曾經存在過。

 

在暴力說了算、毒品是老大的貝蒙特鎮裡,他的話很少,奢求無多,只想打好籃球,或者和女友愛琳坐在屋頂上聊聊天,或許編織遠走高飛的夢想。身為高中籃球隊裡的唯一白人,他好不容易卡位成功,盡力作個不可或缺的控球後衛,教練卻要芬立和一個可能威脅他位置的籃球天才羅素交朋友?

 

「你不能告訴其他人你來自外太空。」我說。

「為什麼不能?」他一臉好奇地問,「在地球的這個區域,人們喜歡聽假話嗎?」

 

羅素原是天之驕子,寵命優渥,腦袋一流,才十七歲就有職籃水準。父母雙亡之後,羅素不再打球。

 

他只是被派駐地球的「男孩21」,身上早已寫入籃球超能力以及親善地球的程式,因此他會善待地球人芬立,也願意向芬立說明來自星海的奧秘,要不了多久,他的創造者會接他返回外太空歸隊,測試原型機的階段性任務即將告一段落,還打什麼籃球呢? 

 

 

《派特的幸福劇本》作者馬修.魁克又一感人勵志之作!

話說我才看到上頭這句,便失心瘋的選在暑假末特忙碌期間,參加本鮮菇向來畏懼的電子檔試讀活動,收到電子檔才知後怕。只得牙一咬,安撫白天已和螢幕纏綿不休的雙眼,心想每個晚上讀 50頁就好,慢慢坐著瞧也就是了。再說電子檔也沒有多慘,只有忠良遭陷之慘(?)Matthew Quick 好似武俠小說中的絕世高手,看似並未出招,卻在第一時間逮著讀者邁向不歸路,已淪陷的嘎眯再也回不去體已床舖,展讀是夜順暢無比地看完全書,這等廢寢忘眼的蠱惑法若不叫太超過,什麼才叫太超過!好吧,快收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讀者爪子,由衷感謝作者貢獻佳作。 :)

 

後來認識的朋友可能不相信,如今多話的怒星人,國中一度不大說話,輔導老師說得愈多,怒星人愈是不知如何回應。不知原委的同學視沉默為沒禮貌,偶爾在轉學生經過時蓄意挑釁,走不出喪親之慟的外星人即使再怎麼憤怒,都找不著嗆回去的原始能力。因為有小說、漫畫、影集的陪伴,外星人從許許多多的故事中明白傷痛並不孤單,幸福崩解,只需一個轉瞬意外,每個家庭都死過人,每個向天抗議的人都是白費力氣。最好的療癒,或許只是靜靜的陪伴,「讓人感到平靜」,這一點,閱讀之靜好以及沉默寡言的芬立都作到了。

 

除了走出悲傷,重拾理想與現實,我個人很喜歡故事中的友誼不見得萬歲,雖有掙扎拉扯卻很美。書中的許多段落皆令我原應過勞的雙眼放光,幾個翻頁又是一個驚喜,試舉一例,我喜歡芬立的爺爺所說的一段話:「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羅素很特別,然而與眾不同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生要扮演什麼角色,不是你能選擇的,但你能選擇盡力扮演好你被分派的角色。我知道我今晚說這些有點虛偽... ...」不少以療癒、勵志為名的小說會被評為太正向太假,然而有的故事就像爺爺說的,或許不無虛飾,但不表示在說謊,況且有幾個故事能同時照拂天才與平凡?

 

我們常在別人的故事裡,讀取各自的百轉千迴。《籃球男孩 21》既不試圖在種族分歧上灑狗血,更不會在失去的課題上揮灑濫情,而是點到為止,留白予讀者自行反芻。兩名籃球男孩照見彼此的空落和隱匿心緒,在殘破的現實中,憧憬與想望不曾止息,作者藉簡潔淺明的文字,勾勒真摯動人的故事,即使在某些片段略顯沉重,依然透著信念和澄澈的微光,讀來偶有傷感,卻有更多感動,十分暖心。

 

總之,我不能愛它更多了,準備念給小四聽,只是會默默刪除親熱等字眼。 XD

 

 

 

書名:籃球男孩 21 Boy 21

作者:馬修‧魁克 Matthew Quick

譯者:沈奕伶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1593

ISBN9789869201315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