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夜奔逃  

 

台語有句老話:「讀冊讀冊,越讀越冊(厭)。」(台語的〝冊〞同厭煩讀音)但我一直覺得讀書樂,樂無窮,除了不喜歡的題材,不明白是要怎樣狠讀才會讀到厭煩?生活在什麼書都可以看,怎麼看都不會被砍被禁被虐的現代,沒有文字獄,沒有焚書坑儒,更沒有那啥啥莫名其妙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其幸福無比~

 

可惜文字控莫絲卡卻生於民智未開的小村莊,在她生活的地方,讀書成癡好像是種病,更別提她還是個女生。愛看書,還不如愛養豬。

想要不受排擠,不被人瞧不起,最好別承認自己識字。明知世態如此,為何莫絲卡的爸爸奎倫‧麥伊仍然選擇教女兒識字讀書?

這點我們還來不及採訪麥伊先生,他就在小說開頭便痛快地嗚呼哀哉了,家裡的藏書亦毀於一旦,小莫絲卡只能在舅舅家的磨坊工作糊口,想像著總有一天,她或許可以前往爸爸口中的「破布學校」就讀,知識無罪,受教育無罪。

 

「她夢想中的世界,書籍不會爛掉,或布滿綠色污點,珍視文字與思想的人不會讓人瞧不起。」

 

渴望求學的小小心靈,在灰撲撲的村落裡蒙塵長菇,直到村子裡來了一名舌燦蓮花的伊朋‧柯蘭先生,哪怕這位先生被發現是個騙子,吃定牢飯,莫絲卡都想帶上寶貝大白鵝,隨柯蘭亡命天涯,原因無他,單為了柯蘭那華麗豐饒的用詞遣字,恍若知識的光劃破陰霾閉塞的結界,就值得小莫絲卡衝動到天邊。

 

兩人一鵝互不信任,磕磕絆絆的前進曼德,腳踩分裂王國,頭頂陰謀詭譎的政治風暴,周遭盡是權力傾軋和派系角力。處在政權峰頂的公爵缺乏作為,左右政策的公爵妹妹塔瑪林女士深沉莫測,鎖匠、文具人、行船人等公會各有擅場,見不得光的地下組織欲振乏力,好玩的是大白鵝還比較給力。

 

「真相是危險的。它推倒宮殿,殺死國王;它煽動溫和的人發怒,命令他們拿起武器;它喚醒宿怨,扒開遺忘的傷口;它是無眠黑夜與憂心白晝的母親。然而有一種東西比真相更危險。湮沒真相之聲的人更具毀滅性。」

 

文字可以興邦,可以滅國,但文字本身何罪?作者筆下的王國「大致是根據十八世紀初的英國所寫」,不是歷史小說,各種喻義勝似歷史小說。在這個國度裡,沒有言論自由,遑論出版自由,思想箝制實乃稀鬆平常,沒有誰當真信任得了誰,沒有哪門哪派的思想堪稱政治正確,甚至連主角莫絲卡本身都曾經犯錯走了彎路,直到她的內在血脈呼應世局振盪,與自由、民主、女權、受教育的權力… …產生共鳴,要求覺醒。

 

我總覺得正是這「覺醒」二字,貫穿法蘭西絲‧哈汀吉的作品,好吧我必需承認自己只讀過她的三本小說,沒資格以管窺天,只不過這三本小說皆具備某種面向的革命和覺醒,推翻蒙昧,推動主角去收割一種名叫獨立思考的苦果,過程難免衝撞,結局務必可喜。大概是看在讀者群包括青少年的份上,我剛才提到的革命只是象徵,倒不必玩命到拋頭顱灑熱血的地步。如果世上只存在不流血革命就好了,如果文字的力量能凌駕3C就更好了,如果莫絲卡穿越成為可以輕鬆受義務教育的現代人會不會被一些曠課怠學的學生給氣死… …

 

我有時會這麼想,所謂的覺醒或思考又怎樣?隨波逐流一向比較容易,眾人皆醉我獨醒大抵是條寂寞小徑,未必有故事中的群策群力,因此,全書中最引我注目的其實是這句話:「莫絲卡明白,平凡生活不因國王的崛起與隕落而停止。人們會適應。如果世界顛倒過來,大家飛奔躲進自己家裡,可是短短時間過去之後,倘若一切似乎平靜下來,他們又會出門賣起馬玲薯了。」走走走,盲從去,快讓我出門買馬玲薯,我覺醒或不覺醒,馬玲薯都在那裡,權力的惡之華都在那裡。

 

 

書名:厄夜奔逃 Fly by Night

作者:法蘭西絲‧哈汀吉 Frances Hardinge

譯者:趙永芬

出版社:青林

出版日期:2019429

ISBN9789862744406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