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就在現今捷克這塊土地,自古被稱為Bohemi,上頭住的人便是Bohemia(波希米亞)了。人們通稱捷克為波希米亞。事實上,捷克南部地區在古代為摩拉維亞人的居住地,而摩拉維亞王朝全盛時期曾統治大半捷克。
 
時至今日,捷克著名的"必敗"水晶和啤酒(必需敗家Best Buy),都打著波希米亞揚名於世。惟在Brno的博物館Moravske Zemske Muzeum裡,有保存最為完善的摩拉維亞文物。幸好咱們中學的外國歷史,不需要讀到如此細微。基本上,這和下方的相片並無直接關係。
 
相片中的紅教堂,被綿密的電車線破壞得有幾分瑕疵美。
 
從紅教堂對街盤旋而上,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寵物碑,我邊走邊幻想著幾段忠犬義貓愛鳥的傳奇故事!不想事事翻索旅遊手冊上的正解。

 

Ŝpilberk穩穩立在山丘上,外圍是沿坡起伏的大片綠地,鬱鬱葱葱舒爽極了,來自不同方向的幾條小徑沿著山坡交錯地通向Ŝpilberk

 

旅遊手冊介紹Ŝpilberkcastle,它不是像德國天鵝堡或是法國羅亞爾河沿岸美崙美奐的那種古堡。當我看到Ŝpilberk外牆和砲台時,便轉身對同事打趣著說:現在讓我來為您介紹淡水的紅毛城。

 

我不會捷克文,心想Ŝpilberk,發音會不會有點兒近似大導演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呢?管他的,就叫它史匹堡算了!

 

史匹堡曾是國王的住所,18世紀被改為軍事要塞及監獄。昔日守城的士兵,是否也看到同樣的綠野紅瓦?

 

二次大戰間,史匹堡又被納粹佔領軍作為監獄。當時的戰犯,可看得見這一方天光?

 

我感受不到書上說的陰森之氣,只看到闔家出遊的市民,和追逐嬉戲的孩童。

 

走累的時候,坐在長椅上歇息片刻,不也十分愜意? 

我理想中的居住市鎮,必要有綠地,還要有如三峽坪林水里般,一條貫穿市鎮的清澈溪流。那麼,日間的煩瑣之氣,在往來主要道路看到溪流時,都會隨之奔流東去,心緒亦為之沈澱解躁。試想,沒有塞納的巴黎,少了伏爾塔瓦河的布拉格,除去萊茵河的許多德國大城小鎮,將會是什麼景象?Brno有這麼一片令人喜愛的森綠之處,只可惜少了流貫市中心的河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