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有時候,我也很受不了自己愛說話的老毛病
 
高一時有位學姐愛找我聊天,我們曾徹夜長聊也不覺得累
時值學校宿舍拆遷,我們必需搬出宿舍,她覺得跟我談話特別愉快
沒找她同學合住,反而邀我跟她合租一間雅房,共同分攤費用
升學壓力下,她不想浪費時間去看電影
每當她看書看累了,常要我轉述電影劇情給她聽
(咦~突然覺得,自己當時還真像弄臣)
 
 
她在高二升高三時的暑假,壓力更大了...
看到在一旁吃喝玩樂的我,格外地不順眼
有次我和別寢室的他校學生聊天,回到房間後
她很生氣地說:妳不講話是會怎樣!整棟樓都聽得見妳們的談笑聲!
 
我除了尷尬,感覺小受傷,不知該如何回應
 
 
 
有一天傍晚下課回到房間,我突然看到她將自己的書桌,比照K書中心
以保麗龍隔出ㄇ字型,將自己圍在裡頭,保麗龍外正對著我座位的那面
貼了八個大字:
言多必失!多言必敗!
 
我沒再說什麼,租約到期,兩人就拆夥,各找室友了
雖然她考上大學後,覺得過意不去,回來找過我向我道歉
 
但我自己曉得,就某一點而言
我真的是 多言必敗 
 
 
 
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光看相片
讓相片自己說話,是不是比較好?
 
 
 
 
如果我補充說明,告訴大家,這是一座火藥塔
 
 
 
 
深度幾米,直徑幾米
昔日主政者曾說它是無懈可擊,攻不破的火藥塔
一個大炮過來,立刻證明即使塔蓋得再深厚,也不是攻不破的
 
那麼感覺上,有什麼差別嗎?
 
 
 
解說得再多,看的人若不以為意,那又何必多說!?
 
 
 
同樣的作法,同樣的雞婆個性
有的人欣賞,有的人會不耐煩地說:解釋那麼多做什麼!
 
如果這世上,每個人都不想多說,每個人都很安靜...
想像一下,那就能邁向大同世界嗎~
 
 
 
誠然,憑藉語言文字
人與人,仍然無法順利溝通
 
那麼,光是你瞪著我,我瞧著你
就不會有誤解嗎!
 
 
很抱歉,我可以改變說話的方式
但我沒有辦法 少 說 兩 句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