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幾歲的人了,我是不可能,再像年少時,那般輕易被撩撥!

一個念頭纔過,心疼情動,涕淚齊下,一張張面紙,給擤成蒸餃

 

淚眼中,猶見身著紅衣的俊美少年,揚著手上的竹葉青,朗朗而至。另一端的謝蘇,一貫青衣,撤下茶盏,換上素燒酒杯。二人月下對酌,談笑宴宴。

忽聞嘎眯在這頭抽抽噎噎地,朱雀納悶道:咱們喝得盡興,妳怎恁地傻氣啊!

梅鎮的景色很美,小鎮三面環水,十里杏花如雪說到底,他倆終究隱身於此,把酒言歡,烹茶論劍,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京師首席高手青梅竹,七年前叛逃太師府,自人間蒸發。七年後,御劍門少主在西域涉險,為一名自稱謝蘇的青衣人所救。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昔時太師府中的第一把交椅青梅竹,和羅天堡主亟欲網羅的謝蘇之間,有什麼淵源?

內力全無,但憑身手技法驕人的謝蘇,看似清冷,卓絕於世,偏又懷憂取義,無法自外於江湖。

 

三月底的某一天,嘎眯看完浩然劍前傳「清明記」,決意找「浩然劍」一讀究竟!我估計,在「清明記」中清秀孤傲的青梅竹,只是短暫入眼的清逸身影,絕無可能再像清明雨般,讓我為他揪心掛懷!

孰料展讀「浩然劍」,又是一江煙雨,鋪天蓋地襲面而來,叫我躲閃不及,直墜江湖,心緒翻湧,難以稍息。

 

 

恍惚間,我如同那日的謝蘇,被誘入迷霧深處的高僧陣法中,右邊是朱雀翻牆一躍,認真極了地說:「管你叫什麼呢,是你這個人就好。」前方是謝蘇清瘦的身影,一張又一張,一筆又一筆,重覆寫著:「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莫謂城中無好事,一塵一剎一樓臺。筆墨方酣,左後方又捎來謝朗對謝蘇問不出口的那句話:「你自己呢,你自己被你放到哪兒去了!」謝蘇若真能孤絕冷情,倒也不沾不滯,又何處惹塵埃!

又過不久,介花弧堡主偕同介蘭亭來報到,白綾衣仙袂飄飄,翩然而至,沙羅天在水一方,巧笑嫣然。就連洛子寧,也揣著那日向謝蘇求來的墨寶「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施施然而至。細思量,浩然劍一書,無論主角配角,無論曾經背負什麼樣的機心算計,竟無一人惹我生厭,全是精彩人物!

 

一直以來,即使援用作者文字穿插心得中,亦不欲多用。用多了,倒像是自己的心得,全叫作者奪去心魄,無神無主似的。今次有俠女趙晨光的「浩然劍」在跟前,我冷靜不下來,更評不出來,但見思緒雜沓如草木榮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遂擲筆投降,滿眼風霜撥不開,一字一句情無涯。

 

我讀浩然劍,初見它清漠淡然如許,再見它情義濃稠如許,又見它爽颯快意如許,真叫嘎眯也想要拔劍而起,跟著謝蘇他們縱身江湖,把盏論時勢,杯酒釋恩愁,喝它個千杯醉,醉到濃時長嘯一聲,再幾個輕身翻轉,哪管更深露重,儘管倒臥簷上不起。

 

當你經歷過很多事,轉瞬間卻發現那些事已成為過去;
當你遇見過很多人,回首時,那些人已是曾經。

 

「清明記」是單純的,關乎至情至性的清明雨,很是靈巧脫俗。「浩然劍」較前者更為深廣,不僅大氣,且多了層次感。若說「清明記」令我驚豔,「浩然劍」則是滲入肌理,有種難言的慟,有種莫名的感佩,有種難以排遣的離恨,又有種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情的釋然。浩然餘味繚繞,佇人胸臆良久,更叫嘎眯悠然神往!

 

拉拉雜雜的,亂無章法的,你們可懂得,我在寫什麼嗎?看得出來,這是什麼樣的故事嗎?我明白自己,全亂了方寸,也寫差了!恨不能在謝蘇朱雀跟前,長揖謝罪!姐姐妹妹們如相問,我就如同當日給「清明記」的那單一個字:讚!

 

 

書名:浩然劍

(第三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首獎作品)

作者:趙晨光

出版社:明日工作室

出版日期:20087

ISBN: 9789866902949

 

延伸閱讀:清明記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