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辦個票選:鬼跟人,哪個比較恐怖!?二話不說,我絕對投人一票!

 

明治時期,幕府時代已遠,維新方才開啟新頁,當時的崗山北部地區,遠看起來,是片未開發的瑰麗大地,鏡頭一拉近,卻是充斥鄉野怪譚民智未開的混沌之地。在那幾近年年飢荒的地帶,貧民百姓能掙得的糧,遠不如一頭牛所能嗑到的牧草。階級分明,賤民抵不過一頭牲畜;人言可畏,殺人只需唇槍舌劍;活著就好,衣食不足誰還管得著榮辱!

 

『真的,好恐怖』 昔時世道極差,人們糊口都來不及了,養不起小孩,那麼就墮胎,殺嬰吧!可悲的是,在那沒有電燈的時代,無論日子再怎麼難過,夜裡油盡燈枯,閒著也是閒著,人們還是作盡那檔子事,於是乎,孩子一個接著一個的來,被墮掉,或來不及墮,索性扔棄的嬰孩,就堆疊在河裡,靠近那條河,恍若能聽到嬰孩此起彼落的嚶嚀和說話聲。你說,是那來自嬰孩冥界的啼聲恐怖,還是面不改色,一再墮胎棄嬰的人們恐怖?

『告密箱』 霍亂蔓延,家人若不幸染病,與其送去醫院任人宰割,還不如藏在家裡,為了揪出病原者,村裡設了一個告密箱。無端自牆上浮現暗影,紙條上的內容爭先恐後的對話比較恐怖呢,還是為了排除異己,將仇恨對象的名姓給扔進告密箱裡的人恐怖?大剌剌妖言惑眾的人令人心寒,還是惦惦呷三碗公半,外表溫良無害,背地裡捅你一刀的人,較令人心寒?

『海礁』 聽說啊,這島上死於非命的人,靈魂都停留在那座有著漆黑洞窟的海礁上!昔日的陪酒女侍,今日的村野漁婦,裕美不會拉網,剖魚也剖得亂七八糟,當初賣了漁船為她贖身的丈夫錦藏,益發覺得不值得,動輒飽以老拳。裕美老感到,傳說中的海礁女鬼撲上她背後,自她耳後傳來腥臭氣息和咒詛。然而,真正害人至深的,究竟是那厲鬼,還是蜚短流長?

『那件事』 小靜虛歲七歲,不太會講話,村民也不想同她說話,小孩們見了她便扔石子,她可是那不潔的女人所生的哎,誰管那女人死了快七年啦!哥哥利吉比牛還要辛勤地工作,吃的東西卻遠不如牛。村子裡的人排擠他們,他們真是作牛作馬來掙得活口的。小靜她娘,似乎幻化成牛頭人身的怪物,回到人間掀起腥風血雨。鬼怪也就罷了,能讓人自心底打哆嗦的,卻不見得是鬼怪!

 

【真的,好恐怖】,是岩井志麻子以崗山方言寫就的小說,共收錄『真的,好恐怖』、『告密箱』、『海礁』、『那件事』四個短篇,榮獲第六屆日本恐怖小說大賞。以第一篇『真的,好恐怖』為例,妓女擔起說書人的角色,在恩客耳邊娓娓道來,從頭到尾就是妓女一個人在說故事,理應穿插其中應聲的聽眾,一直是無聲且缺席的,也或許,讀者便是那聽眾,其實妓女正在你耳邊呵氣,吃吃笑著,說出她那令你不寒而慄的前塵往事。聽了就像作了一場噩夢般,老爺,您真的想聽嗎?呵呵呵… …

 

對吃過重鹹的我而言,【真的,好恐怖】,真的,不恐怖;真的,澈骨寒;真的,人心比較恐怖!光是人言可畏,不就能逼死阮玲玉嗎!

所謂的地獄圖像,是怎麼被畫出來的呢?難道不是未經想像便繪出圖像,難道不是現世有本可考?凌辱折磨,屎尿澆灌,刀割油煎,剝皮腰斬,削鼻刨耳,凌遲刖刑… …翻開各民族的酷刑歷史,人間煉獄,不過如此!道貌岸然的,是人;機心算計的,是人;不擇手段的,是人;以虐人為樂的,以被虐為樂的,也是人。老爺,您怕鬼嗎?呵呵呵,老爺您真可愛,您該怕的,是人啊!

 

在岩井志麻子的筆下,日本崗山北部明治後期的升斗小民,躍然於紙上。荒蕪大地為襯,鄉野奇談居中串場,帶出的是現世看來不忍卒讀,而在那個時空背景又理所當然的嗔恨怨怪與無奈。民不潦生,墮胎鬻女,私通亂倫,人不如牛… …岩井志麻子,何嘗不是將那時空的人事物,給封存在故事裡,恐怖奇譚為外衣,包覆其中的,是曾經存在過的,如今也不見得絕跡的闇黑絕境。

岩井志麻子的故事,讓我想起芥川龍之介的一句話:人生,是比地獄,更其地獄的。於我個人而言,真的,不恐怖;真的,掩卷嘆息!

 

 

書名:真的,好恐怖

作者:岩井志麻子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1084

ISBN978986858473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