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不擇言的一句:「去死吧你~」,聽起來很八點檔,但的確存在現實生活中。也許只是希望對方跌個狗吃屎,到口的話語,卻加乘數倍之多。更別提有些人根本是由愛生恨,骨子裡並不恨,又何必把話說絕了!?幸而我不是那麼有榮幸(那到底是幸或不幸)聽到這種恨你至死的謾罵,偶而聽到轉述,我只納悶,說出這種話的人可有想過,要是一語成讖,將如何自處?(版主開始離題了,嘎眯,快回神啊~~~招魂中)

 

生活中種種苦悶煩憂狗屁倒灶的人事物,令人無處可逃,每個人的排解方式各異,高三生瓦納瑞,選擇一一記下所惡所憎。

她列了一張:恨意清單 HATE LIST !藉著寫下來,彷彿能幫助自己宣洩滿漲的憤懣,日子,得以繼續走下去。它的誕生只是個玩笑而已,純屬發洩工具,最終卻往我始料未及的走向發展開來。五月二日那天,瓦納瑞的男友尼克,抄起槍桿,掃射數名師生,接著,飲彈自戕。

警方事後蒐證發現,尼克掃射的對象,似乎依照與瓦納瑞共同提列的恨意清單執行,經媒體大肆報導,許多人認定小瓦共謀犯案。被射殺的學生當中,有廣受歡迎的風雲人物,有循規蹈矩的乖寶寶牌,他們究竟招誰惹誰?有什麼深仇大恨,讓尼克想要置對方於死地!?身為兇手的尼克,一死百了,他的動機也隨之封緘,女友瓦納瑞腿部中彈,清醒後,但願沒醒,現實猶如漫漫永夜,見不著天光,她沒殺人,恨意清單卻由她而起,小瓦難辭其咎,如何面對各方撻伐!?該回到那個據校長聲稱已經獲得和平團結大圓滿的加文高中,還是轉到別的學校?

 

在學校裡,小瓦和尼克同是天涯邊緣人,有 三兩 好友,但有著更多的欺凌侮辱,日復一日,層層積累。這種垃圾怎麼不死了算了!氣到極點,小瓦不免會這麼想,但也只是想想,或者嘴巴說說而已,她說完了氣話,怨懟已發洩了三分,然而,尼克卻不然,尼克是怎麼想的?我們有時候也該贏他一次啊!尼克曾這麼對小瓦說。嗜讀莎士比亞,最愛哈姆雷特的尼克, 是怎麼一步步走到壓力閥爆炸的地步?這一點,隨著尼克的死,讀者同小瓦一樣,得不到答案。作者選用哈姆雷特作為尼克的最愛,隱約叩合尼克的結局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也許在尼克與小瓦的哈劇版本中,率先瘋狂的不是奧菲莉亞,而是哈姆尼克。

 

除却不雅綽號校園霸凌惡意攻擊等校園問題外,家庭並未成為他們排憂解悶休憩之避風港,下了課回到家,小舟持續顛簸動盪。瓦納瑞的爸媽,基本上是照著晚餐吵(因為午餐自理),尼克那廂,則有個男友換不停的娘親,說到底,他們都有著差強人意,也許令人心灰意冷,但不至於是地獄的家庭。

不過,地獄是什麼?地獄,不見得是要有無惡不作的父母,在痛苦中沈淪,找不到出口,對當事人而言,就是地獄。我承認,在讀到小瓦爸爸與女兒在公路旁吼叫的那段,甚至外人對小瓦的關心,都比他來得真摯時,我真想將小瓦爸踹飛到火星... ...不過,任何因素,都不足以成為殺人的理由。

 

檢討青少年問題時,我們常發現,家庭沒發揮應有的功能,爸媽作不到的,就希望學校代勞;下了班覺得累的,就繼續交給安親班代勞;家長十年管不好的,卻希望學校十個禮拜搞定!而學校呢?一個愛作秀的校長已令人倒胃,也許有個熱血老師,但也存在著令人無力的老師。校園霸凌,由來已久,隨著時代遷移,沒有變好,只有更壞。社會整體,一貫地令人灰心;大眾媒體,聊當作娛樂,不能當真。是呀,一切是如此之糟,那麼,面對同樣的苦悶恐怖絕境,為什麼有的人是風吹不倒的小草,有的人卻崩潰了!?換個問法,為什麼有的人可以是小瓦,卻有那麼一個人成為尼克?即使恐懼,小瓦還是回到了學校,即便是瀕臨崩潰尖叫,她還是衝到最近的逃生口,而不是衝向死亡!

家庭 學校 社會 體制 集體氛圍... ...所有環節都發揮應盡的效能,那幾乎是天堂夢囈。我們只能奢求,或許某個環節有瑕疵,其他環節還能功德無量,或者每個人都能多出一分心力,那麼,校園問題會少一些!萬一,父母比自己幼稚,老師市儈可憎,同學蓄意惡整,社會風氣敗壞,體制朝令夕改,世事就是如此,至少,你還有你自己。這一分鐘,你決定還給自己一刻清明,就不是地獄!

 

瓦納瑞經歷恐懼,浴火中重生,輾轉意識到本身的自我中心,末了更具同理心,雖然代價慘痛,但仍學到課題,過程令人心折。小瓦總算看透,她承認就某方面來說,尼克說得沒錯,有時候我們也得贏他個一下,但我們也有當失敗者的義務,畢竟輸贏是一體兩面,無法妄想獨佔一邊。我超愛書中的阿比老師,她說:一天之中如果能贏他個一下也挺了不起的啊,對不對?有時候能把一天好好過完就已經算妳贏了。不是每個人都遇得到像阿比這樣的人,很多時候,人得靠自己。生活非關輸贏得失,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們只是在九分混沌迷亂中,找一分的喜悅,來支撐一切。

 

一看到書介,我想那不過又是一本事發的19分鐘吧!(揚眉,冷笑狀

誰知一翻開書頁就超黏手,再也放不下書本。(揪眉,小瓦上身狀

一起事件發生,我們往往著眼於兇手是誰,受害者是誰,表面浮泛的誰是誰非,對因果關係鮮少深度體解,牽扯到教育這等百年大計,更是相互推諉有之,一提到深入檢討根本改進,則雷聲大雨點小,終化入煙塵中小雨點自人間蒸發,待下起事件再度發生。

坊間許多教養書,只給予理念,不斷告訴讀者該如何如何,這本寫實之作,不說教,不咬文嚼字,留白予讀者發想,作者藉瓦納瑞觀點出發,以少女的角度看平常世界的扭曲失序,讀者自然隨著小瓦的視野看出問題所在。老殘聽王小玉說書,體會到何謂繞樑三日,我讀「恨意清單」,亦有三日不絕之感,揪心之餘,思量無限。

 

 

 

書名:恨意清單 Hate List

作者:珍妮佛.布朗 Jennifer Brown

譯者:李馥名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08出版

 

 

【嘎式碎唸,自言自語時間,寫自嗨的,不喜慎入】

我的求學生涯,除了小波折不斷,並無大風大浪,甚至稱得上順遂。小三時,打掃時間我正拿著鐵桶裝水,遇到某班集結數人前來挑釁:喂,聽說妳就是X班的班長,妳很XX嘛~我二話不說連鐵桶帶水,扔向對方的帶頭大哥,事後也命大的沒遇到什麼激烈的回擊,反而萬分吊詭地,似乎贏得那群傢伙的退避三舍。(沒遇到壞人)

轉學時,只因為老師在介紹時,對我在前所學校的表現小誇了一下,就為了這麼莫名其妙的理由,令我被班上女生孤立半年,有位大姐下了封口令,意思是,只要有人同嘎眯說話,或排路隊時站在我身邊,該生將同我一般下場。那半年的時間很痛苦,過後回頭想,自嘲那是人生難得經歷,難得無鹽女也會被女性排擠。(沒被蓋布袋,不算遇到壞人)

小六時面對男同學開黃腔調侃,我一個迴手將厚達 三公分 的參考書,從他的大光頭火速劈下去,不好意思要聲明一下,我左右手握力測出來,是全班女生中最高的,也許我鐵沙掌力道也不算小吧!呃~參考書居然裂成兩半,當然,這位同學再也不敢亂開我玩笑了。(嗯,在這起事件中,我比較像壞人)國小程度的小男生,唬一唬就過了,國中則不然。

國三時再度轉學回到南投,昔日班上小男生,突然變成大哥大大級的人物,一回他向我打招呼,當時還無法自家道中落及父喪中恢復的我有些恍神,怎知我一時呆滯,令對方怒火攻心:怎麼,唸第一好班的就了不起啦,以前的同學都不必認啦!接著呢,每天傍晚等著我的,總是兩個扁平車胎,我只好牽著車由學校走到鎮上的腳踏車行,一連三個月,無論我將自行車改停放哪個停車場,皆是如此。我反而慶幸,情況沒有更壞,已經該偷笑了。(沒被剁成三段,不算遇到壞人)

可能是一路走來,我都有點鴨霸氣勢,未曾遇過真正的惡人,我一直以為,三個弟弟也差不多吧。多年後聽某弟提起中學在校園遭霸凌的事,才知道自己真是不知民間疾苦,天真到白目啊!

不過,我是結實遇過屋漏偏逢連夜雨,連路人甲乙丙都要來落井下石的階段,那不是一個恨字了得的,曾有段時候,所有人都看衰我們,認為我們四姐弟,準要出個流氓的,結果,並沒有。(可惜啦~)

大二時,有位學長表示想報考某私立大學研究所,我們覺得匪夷所思(抱歉,我們絕無污蔑私大的意思,只是,在那個年代,唸國立大學的人,如不就業,當然會以報考國立大學研究所為職志,很少有人想去唸私立大學的趼究所)我對學長說的一句話印象特別深刻,他很自得地說:沒有一流的師資,還是可以有一流的學生啊!

沒錯,嘎眯大姐就是想說,沒有一流的父母,沒有一流的老師,沒有一流的社會,沒有一流的教育體制,還是可以有霹靂ㄅ一ㄤ、的人生。自己的路,操之在我,吾少也賤,故多鄙事,雜草總能絕處逢生,大風來,把頭搖一搖,大雨來,就彎著背讓雨澆,小草再怎樣都活得下去。不要拿別人的錯,來當自己犯錯的理由。That’s all~ 囉嗦完畢!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