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究竟是塊什麼材料?

帶著什麼樣的天賦使命?

你我,真的搞清楚了嗎?

 

如果說 天生我材必有用

那麼 你之所以是你 我之所以為我

是為了什麼來世上一遭呢?

巴索羅穆一身的皮包骨,每餐只需幾顆青豆,多了便難以下嚥。他的腹腔器官清晰可見,走在路上,活像走避陽光的長腿蜘蛛。善良的人們見了他,會忍不住掏出腰包來,懇請他多吃點兒,易受驚嚇的人們見到他,會尖叫驚呼閃躲,懷疑是骷髏怪降臨。

若天資聰穎異於常人,可以叫作天才的話,巴索異於常人的身形,何以不能稱之為上天恩賜呢!?

這是他的天賦,更是他自由意志下的選擇,即使被不懷好意的眼光掃射,巴索仍不以為忤,他是巴納姆博物館旗下當紅的奇人,如非必要,他壓根兒不想離開博物館,只要等著大家花錢買票上門來觀賞他就行了。

普天之下,人口之眾,又有幾個人值得其他人花錢去瞧上一眼呢!?

他知道他的身體不是用來享樂的,而是注定要在舞台的聚光燈下,供人觀賞。

這天深夜,他自窗口瞥見馬車停在博物館前,大老闆巴納姆提前回返,還鬼鬼祟祟地帶回一名神秘女子,即使她臉罩白紗,看不清容貌姿色,仍令巴索漏了半拍呼吸,就在那一刻,他的人生,為之改寫。

會讓巴納姆特別禮遇的奇人艾兒,究竟有什麼特異功能?她豔麗無雙,殊異非凡,尋常人眼中的怪胎,卻令巴索為之瘋狂,為了親近艾兒,於佳人心中佔得一席之地,巴索作盡空前的舉動,即使要他走出博物館,接受外人驚異的眼光和批判,他也豁出去了!

這會兒,巴納姆居然要他去唐人街找李老闆拿包裹,巴索拿了東西便想落跑,那麼詭異的地方,他一秒鐘都不想待,更不想再見。誰知事情沒完沒了,有一就有二,怪華人還嘖嘖有聲地搖頭說他像殭屍,硬塞給巴索一塊爛樹根,要他每天嚼幾下,找回原本的自己。

你的人生,仗恃自主抉擇而走到今天?

或者全然不由自主,走到眼前這一步?

抑或半推半就,懜懂茫然,直到如今?

奇人館裡的活骷髏,背景設定於南北戰爭結束,林肯總統遇刺後不久,離經濟大蕭條還有段遙遠距離,那是老美心中的黃金時代,屬於紐約人的繁華舊夢。主角身為博物館裡供人觀賞的奇人,他的心中沒有自卑,甚至覺得擁有這副骷髏般的身軀,正是他的天賦,他天生合該成為眾人的焦點!有誰能像他一樣,連肝膽腸胃都無所遁形,瞭然明白的看清自己?他不吝於向人展示身材,自有一套天賦哲學,且深以為傲。

博物館裡隨便一名奇人,走到外面皆被視作異類,站在另幾名奇人的立場,成為展品,也許是迫於無奈,然而,巴索卻認為自己是有選擇的,而且,這正是他想要的人生!閱讀至此,老是搞不懂自己該做什麼,未來該往何處去的嘎眯,對巴索佩服之至,能有這種自信,也稱得上是種稟賦了。(鼓掌)

外面的世界不值一哂,博物館是巴索的堡壘,他像城堡裡的貴族,百姓們買票前來朝覲,聆聽他的演說。自巴索的視角看世人,價值觀丕變。好比咱們去逛動物園,是站在柵欄外的人們在觀賞猴子,還是圍觀的群眾,娛樂了裡頭的猴子呢?

艾兒的出現,使得巴索習以為常的世界,似華美佈景出現裂痕,豔陽光束大舉入侵,原本閉鎖的屋裡,開始呈現不同於平時的色彩光點,遂令巴索以全新眼光,審視內在的一景一物,進而動搖原本根深蒂固的信念,不確定昨是今非,或者是昨非今是。

我們以為牢不可破的一切,也許只是習慣罷了,一個環節略微鬆動,便摧枯拉朽般地崩解!

真愛不死?

突破禁忌?

跨越攀籬?

深信外面的世界奇人不宜,還勸同伴們待在館裡才是王道的巴索,終究想帶著艾兒遠走高飛,然而,當他對艾兒規劃遠景,提到艾兒若能□□□(避免破梗,只好消音)便能融入人群時,已經不自覺地想要艾兒作出改變,間接違背他原本誇口的天賦哲學。口口聲聲愛上一個人,愛對方的全部,卻希望對方改變,還算是真愛嗎?

比起主角巴索,及看似勇敢狡獪卻向命運妥協的艾兒,我更加欣賞埃里和瑪蒂娜,在巴索背棄瑪蒂娜的情誼之後,讀者反而在埃里身上察覺真愛,也在瑪蒂娜身上看到寬宥。如果說,巴索是消極被動的改變,那麼,埃里和瑪蒂娜,才握有積極主動的選擇權!

嘎眯在奇人館裡,遇到形形色色的奇人們,宛如走進一場以懷舊金粉為主題的化妝舞會,舞影翩翩中,窺見心聲和滑落濃妝的淚痕斑斑,間或聽見有人喃喃細語,你從哪裡來,要往何處去?此身是鏡花水月,或是夢幻泡影?尋聲走到盡頭,身後的人們悄然散場,臨送秋波,但見目光熠熠生輝,何來淚痕,何來歎息。

 

 

書名:奇人館裡的活骷髏  The Transformation of Bartholomew Fortuno

作者:艾倫.布萊森 (Ellen Bryson)

譯者:林靜華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1/03/01

ISBN:978986 213241 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