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日本也有座阿爾卑斯山脈,相信有些人會感到茫茫然,若再說起立山黑部,則會恍然大悟地說:「喔,那個超夯的景點立山黑部啊!」立山、黑部為兩個地名,大家前往遊覽的區域,多半隸屬於阿爾卑斯山脈。這裡是全日本最早迎來銀白世界的群山殿堂,倘若陳屍於此,要經過多久,才會被發現?

 

十六年前,一對夫妻在山道上引廢氣自殺,十歲大的兒子,九死一生逃離現場並獲救。三天後,一名登山客深夜下山來到工竂,遭醉醺醺的岩田殺害,岩田俯首認罪後,迅速拍板定案。時隔十三年,距前述案發現場不遠處的登山道,發現一具白骨,現場找不到任何足以驗明正身的物事,岩田這回又跳出來認罪,反正他經常幻聽幻想,到底殺過多少人,也想不出來了。同一時間,少年水澤,偷了岩田的扳手,遺留在竊盜現場。

而今,黑道小小咖橫屍街頭,清白自持公務員旋即跟進,兩名死者除了類似的致命傷口外,並無關聯,警方像無頭蒼蠅似地展開地毯式搜尋,前案未結,新科死者又登場,莫非東京出現連續殺人狂?刑警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上級還企圖施壓,簡直叫人抱著頭燒啊!

查著查著,再膠著的案情,也會出現一線曙光,那絲曙光,竟來自阿爾卑斯山北岳?撇開第一名黑道小黑不提,其餘死者的關聯就冒出來了,原來他們當年都參加大學登山社,是體魄強健、充滿毅力、資賦優異的菁英好寶寶,問題是,這跟岩田和少年水澤又有什麼關係!?

 

與宮部美幸、桐野夏生,並稱為「日本三大推理女王」的高村薰,她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榮獲直木賞的《馬克斯之山》,在2010年被改編成日劇時,動用〝史上最多演技派演員參與〞,嘎眯喜歡的石黑賢,飾演合田刑警的卸任小舅子加納,如果沒有加納輾轉提點前妹夫,合田要想破案,可能還早了一點點點點…..

這樣響叮噹的原著小說,是我迫不及待想閱讀的主因,怎知,嘎眯在前四分之一撞牆,感到滯礙難行,甚至萌生罷了罷了,不如下山的喪氣念頭。然而,過去經驗教會我一件事:好作品未必親民,親民的未必叫好。遂耐著性子,漸次攻頂,過半方進入狀況,讀到後四分之一,早先跌至冰點的血脈,才被合田等人的警察魂給喚醒並升溫。

作者鉅細靡遺的寫實手法,像手術刀精準剖析描繪,和開頭看似毫無關聯,錯綜複雜的事件,若不具備相當冷靜及毅力,確實考驗讀者耐性。書如其名,上山行路難,下山輕如燕,漸感不沾不滯,前提是,要確實攻頂,方知前半的大費周章及鋪陳,全因牽扯至深至廣,釐清不易,非精密切割不可。像是沿途扔出了無數埋伏及引線,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正要為之氣結之際,作者倏然擲出火把,先前的鋪排全引爆了,半途折返的話,無緣得見峰頂壯麗。

 

兇手馬克斯,有雙層意念,分別指向過去與現在的不同兇手。對我個人而言,那座難以親近的大山,也有多重譬喻,不只是冬季登山,也扣合由龐雜人脈所組成的金字塔頂端,高層的一個念頭,好似大自然的無情,可任意宰割眾生,凡與峰頂扞格者,無論是真正的罪犯,或是流血流汗的基層員警,都不值得留情。冷酷而豐饒的大自然,餵哺動植物以樂園;絕情而自肥的政商檢調環環相護,留給小老百姓些什麼?

 

有趣的是,少年水澤腦中有座明山與暗山,而其他角色亦時常出現兩股內在角力,比方合田刑警,又何嘗不是分裂成兩個自我,一個只管查案,一個冷眼看自己。說到底,多數人心中,都有明、暗兩座山,端看擺出枱面的是哪一座吧!

 

 

PS1. 同是過敏兒的森,前往各登山口查找時正值紅葉登場,好幸福的森啊!

 

PS2. 以上圖片截取自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網站點此:

http://www.alpen-route.com/tw/Highlight_theater/index.html

 

 

 

 

 

 

書名:馬克斯之山  (Marks之山)

作者:高村薰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預訂於2011年6月發行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