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間,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腦部間歇性空白,於是,我明白自己吐不出什麼像樣的文章,索性直接複製書籍簡介如下。倘能容忍版主閒聊,就加減參詳接下去看我扯淡。坦白說,原本擔心它過於純愛無病呻吟,我是衝著九歌文學獎,才產生好奇心。六年級前段班的我輩同學們,對於九歌、爾雅、純文學、大地… …這些出版社,應該會有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吧!?

 

【官方簡介】

雨後的天空,白茫茫的水霧與說不出口的心事彼此挨擠。
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在曾經牽過手的海灣,紀念已不存在的那個人……

  他,是政治家的不倫戀第二代,從小母親早逝,渴望幸福的他一直泅泳在女人的愛的謊言裡。

  她,是飄洋過海來台學中文的鹿兒島女孩,她有愛人的本領,卻不能有愛的權利……當一段戀情只能有60天的賞味期,還能義無反顧,用完整的生命去愛嗎?

本書特色:

九歌兩百萬文學獎決選、可米瑞智百萬小說獎得主
馬卡 2011直擊人心全新力作

  「實際而勇敢的杜柏,像一個有理想、目標的優雅的革命鬥士;相形之下,我則虛無而疏離,對生命,我沒有所謂的追求目標,就這麼的絕對的、極端的存在著。然而,我們的血液裡,都有著浪漫因子,我們都是溫柔的革命家。」

 

【嘎式亂談.非關心得】

「痛恨膚淺,才是一種真正虛偽的膚淺。」杜柏,有一雙梁朝偉的眼睛,梁朝偉的神態,比梁朝偉還帥,甚至有梁朝偉的淡漠疏離。外表或許有點冷有些孤恓、加點靦腆,實則渴愛,一旦愛上了,千軍萬馬拉不回,義無反顧飛蛾撲火般地追求今生唯一,理所當然被惡女耍著玩的那種人。於是,他遇見了來自鹿兒島,只打算在台灣停留60天的櫻子。

「文學是很性格的,喜歡就喜歡,不愛就不愛,勉強不得的。」阿皓,姑且叫他「無所謂先生」,與杜柏份外合拍,好似兄弟,共通點不少的二人,感情熱度大相逕庭。愛情來了又去,女人來了又換,人生聚了又散,有什麼關係呢?無所謂吧!只要端出無謂的面孔去面對一切,就不至於像好兄弟那麼容易受傷了吧!?既然好兄弟杜柏與櫻子深深愛戀,不如和櫻子的好姐妹千代,來段無所謂之戀吧!

 

「人生無論怎麼驚濤駭浪,往往也只是一種過程;活著的人在回頭看時,若帶有激烈的情緒,總有那麼一點的無謂吧。」故事一開始,場景是霏微細雨的海灘,本人遵從作者指示,播放EaglesWaiting in the Weeds作為背景音樂,腦海中的畫面,亂不搭嘎地浮現竹野內豐與反町隆史的「海灘男孩」,只不過,以杜柏和阿皓為中心的故事之外,不是廣末涼子,而有另外三人,加起來是謂遊民幫。若不是蹦出了真愛櫻子和亂愛千代,感情事件之前的遊民幫,也曾經單純地歡樂過。

「就這樣忽略現實的一切,去追逐目已的夢想,難道不會過於殘忍?我是指,對身邊的人而言。」身障的杜柏,不輕易接近人群,他只在乎櫻子和阿皓兩個人,除此之外的人,都可以當成路人。杜柏深信,櫻子就是那個對的人,愛能克服一切關山險阻,60天不是問題,距離更不成問題,唯一的問題是,櫻子純然絕美的背後,似乎有著不能說的秘密。

「最不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啊。」有著陽光燦爛笑容的阿皓,獨鍾卡繆的《異鄉人》,存在與不存在,是多少真偽文青走過的青澀,有些曾經存在的不復存在,有些現世感知的卻未必真實存在,在此亂談的版主也不見得存在。來自另一個國度的兩個女孩,隱約呼應阿皓最愛的這本書,有異鄉人在的地方,合該有事。

 

「浪漫是辛苦的… …愛,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嘎眯這麼說,簡直是廢話。然而,就是有人參不透,也看不開。(菸~)不好意思,雖然我不抽菸,且憎惡菸味,但這對好兄弟,老是在抽菸,生日時更要來根雪茄,讀著讀著,不由得多了支想像中的菸,並隨之迷離、迷惘、墮入絲雨停佇的傷感中,用力地告訴自己無所謂。

突然很想問問阿皓:經常將無所謂掛在嘴上,是不是就真有那麼的無謂?

習慣將問題原封不動扔回女生的阿皓,大概會反問:妳說呢?

 

「人搞不好根本沒有所謂的自我,你知道的,其實『忠於自我』也就是對自己演戲。」看到杜柏那麼重視櫻子和阿皓,很想大力搖醒他,將一個人的喜怒愛樂,寄托在別人身上,為別人而活,最是不智啊!最想對杜柏說的是,當一個浪漫的革命家辛苦,執著談感情更辛苦,很多時候,認真,就輸了。可是,一個容易認真的人,即使拚命想要瀟灑,也成不了瀟灑的氣候,於是,只好繼續認真,輸就輸了,那是認真的血脈使然,就讓我們繼續維持認真的姿態吧。(菸)

 

「世界似乎都一樣,哪裡都會有一樣的人,正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文學是很性格的,這本書中的人物性格,對白尤其性格,這種性格合不合你的味蕾,我無法斷言。不如翻讀個三十頁先,當它是小婕喜歡的火車,感興趣的,上來坐一站試試,不喜歡的,儘管在下一站下車,人潮來了,車廂壅塞;人潮褪去,車廂空了。人間是一再更迭的過程,閱讀亦然,不必擔心它過站不停。我在霪雨霏霏中,踏上車廂,走入書中,遇見杜柏、阿皓、櫻子、千代、珊卓、遊民幫、小婕… …,各有各的特質,各有各的形象,正想對他們招手,他們已走得很遠很遠。

小說中不斷出現重覆的類似的事物,除了《異鄉人》、泳池、PUB、菸、叮叮咚咚的雨天、冷到骨子裡的海邊… …等。以及許多看似不經意穿插的物事,例如,書中的狗有九成是拉布拉多犬(杜柏前寵物博美犬除外),一再地出現藍貓,到處都有相似的攤販老闆,彷彿藉著反覆出現加深意象,是太陽底下無新鮮事的另一種淡薄呈現。

這些人,這些事,這一切,過去曾經有過,現在仍在你我之間淡入淡出,將來,還會有很多很多。舞台會換,時空會換,人物會換,故事,猶原是老故事。於是,你揮別感傷,走出琤琤琮琮的雨聲,也無風雨也無晴。不管那個你曾經在意的人,是不是橫亙在胸臆間,說到底,你是一個人,光溜溜地來;到頭來,還是一個人,灰飛煙滅的去。

 

 

 

 

書名:還是一個人? Waiting in the Weeds

作者:馬卡 Mahka G.H.

出版社:凱特文化

出版日期:2011820

ISBN978986617536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