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是晉江穿越文三大經典之一的《步步驚心》,作者桐華。幾次欲租來讀個究竟,又因故作罷。這回瘋戲就算了,緊跟著嗑書。一隻嘎眯哭兩次,活似被剝兩次皮。繁體版似乎改過少數用字,比方戲裡多次出現"估摸著",繁體版則寫"估計",莫非我還得剝第三次皮,找簡體新版來印證一下。XD

 

原本以為戲已夠好看,整體表現具一定水準,惟偶像意味過重,怎知原著更勝一籌。看戲時覺得誇大的部分,閱讀原著但覺合情合理,甚至對先前無法諒解的若曦抉擇,也感到釋然了。(誰需要妳釋然啊!)

初讀時只覺得開場活潑,但不算太特別,畢竟在坊間言小中,類似的鮮快出場不只一二。

愈讀愈能嚼出作者功力,分明是給個言小的Opening,引大眾入甕,再來就給力了,雖不至於滴水不漏,但瑕不掩瑜,不愧是點閱人次破億的網路穿越文!

 

誠如上篇文所提到的,我讀的是善心美女所賞賜的耕林2009所出的繁體版。

 


小說中的權謀算計,分量不若某些歷史小說厚重,但讀來津津有味,若曦琢磨不出心思的部分,全是作者想出來的:

我點點頭。心想,以後還是少操這個心了,比起思慮周全,他們從小到大琢磨的就是這些,就是十個我也趕不上他們半個。 (耕林2009繁體版,V2; P.259)

原著中有些細節,戲劇難以盡現,想像無邊,例:

十三阿哥身形挺拔,眉目英豪,熱情的笑容中透著散漫,他的歌聲深遠而嘹亮,在寂靜的夜色中遠遠蕩了開去,好似這就是草原上自古以來唯一的聲音。他就如那傳說中草原上的天馬,驚鴻一現,簡單兩個輕躍,已經震驚了全場。… …(耕林2009繁體版,V1; P.169)

 

看戲時略有所感,讀原著迴響悠遠,例:

我和玉檀跪著,直到康熙走遠了,兩人才起來,往回走。我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卻已經看不到燈籠的燭光,嘆道,平常人家老人,也許是兒子或孫子陪著散步,可這個稱孤道寡者,卻是一個太監陪著。那個龍椅就如王母娘娘的玉簪,隨隨便便地一劃,就已經把他和二十幾個兒子劃在了河的兩端。… …(耕林2009繁體版,V1; P.246)

又比方良妃薨逝... ...原來這就是帝王之愛,不過是一瞬間的回眸。或是他們肩頭負了太多東西,因而必須有常人難及的堅強,一瞬間於他們而言已代表很多。(耕林2009繁體版,V2; P.159)

 

除却兒女情長,舉凡宮廷典制,何年何月,朝野大小事,於史無悖。故事架構在康熙晚年九王奪嫡的歷史上,若曦處於身歷聲現場,無法自外於阿哥們的爭奪,讀者亦無法自外於漠然現世,而被扔進類似眼見它起高樓,眼見它宴賓客,眼見它樓塌了的時空現場中。

愈讀愈覺得,它已跳脫言情小說的級數,不但細密梳理出情感層次,更潑灑出人生起落一夢間。歷史的維度及墨色濃淡,亦掌握得恰如其分。

曾經竹馬青梅,曾經把酒言歡;幾回快意恩仇,幾時少年白頭;但見繁華事散,但見夢蝶逐塵。大家別光是看戲,原著尤其精彩,要瘋,就一塊兒瘋吧!

是故莫愛著,愛別離為苦。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

從喜生憂患,從喜生怖畏;離喜無憂患,何處有怖畏?

從愛生憂患,從愛生怖畏,離親無憂患,何處有怖畏?

 

讀完原著,忍不住又抽出莊子讀本來歪解,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

即日起,我也要與步步惊心,相忘於江湖了!(歎~)

 

 

書名:步步驚心

作者:桐華

出版社:耕林(繁體版)

出版日期:2009年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