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沉迷《步步惊心》,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一直以來我就不是很有自制力,這幾年因軒的緣故,小心翼翼戒掉很多癮頭,卻常經不起旁人一再撩撥… …好不容易看到全劇終,又忍不住在線上和噗友討論起來。許多網友作了劇評,書友夏夏甚至分集介紹,嘎眯本無那個美國時間,隨口謅了個嘎眯寫文一向不慍不火,寫不出劇評來搪塞,竟有噗友感性喊話說就算嘎眯寫得不慍不火,她還是想瞧瞧我怎麼寫。(大心)

一來為了半路殺出來的偽知音(喂)

二來也為了幫自己七天以來的心情起伏作個終結

不再讓這部戲繼續牽絆我的思緒,左右我的理智判斷,瓜分我對軒小人應有的溫情慰藉,引發我的心絞痛兼腸胃不適過敏,甚至打擊我的工作士氣… …

遂作此 流水帳,不喜慎入!

 

全劇共三十五集,2011年的白領張曉,因車禍意外被撞飛。醒來後發現自己來到全然陌生的世界,置身清康熙43年間的八貝勒府邸,被喚為二小姐「馬爾泰.若曦」,年方十三,為待選秀女。較諸當朝的格格福晉們,若曦動如脫兔(靜若處子就甭提了),個性鮮明,自然引起數字軍團另眼相待... …

 

 

【觀影現場流水帳】

2011/10/16()第一夜:

只看一集,惜時間已晚,強逼自己入睡

 

2011/10/17()第二夜:

好不容易哄軒小子入睡,從第二集看到第六集,原本掛念的一本推理,也被我擱在一旁。聽說中視將於10/27開播,也曾想過要不要跟隨八點檔慢慢看,省得這麼情緒激越拋母棄子的,又聽說那些很到位的主題曲片尾曲… …全改,加上更多側面消息,因此… …10/18仍乖乖上線追戲。

 

2011/10/18()第三夜:

第三晚就追到第十二集了,隔天處於趴趴熊狀態。更衰的是,老闆傳來一堆enquiry待理,嘎眯一路恍神,渾不知在辦啥公,理什麼產品。

 

2011/10/19()第四夜:

想起白日效率不彰,只敢自13看到16+17半,就不敢再看了。

無奈上床後腦海中滿是若曦的決絕,搞什麼,就不能愛情至上,非得那麼現實本位嗎!阿八說得好,不惜以死相脅,為何不能同生共死?說穿了,還是愛不夠深吧。(嘆~)要那麼清醒理智,我看我自己就好了,還看戲作啥,居然捨咱們家阿穎不顧,明天起不看了!(砸螢幕,翻桌~)

 

2011/10/20()第五夜:

回想起前一晚的心痛+胃痛,真想割袍斷

又忍不住看到24… …Orz

 

2011/10/21()第六夜:

T.G.I. Friday!大好周五夜,喔耶~怎知軒同等亢奮,遲遲不肯入睡,進度只有25-30。稍晚,開始閱讀某善心美女(大感動)寄來的生日禮物,耕林2009年出的繁體版,邊讀〈一〉邊品味原著與戲劇的同異。(PS. 管妳美不美,心美就人美。XD)

 

2011/10/22()第七夜 :(總算全劇終了,趴)

白天陪軒前往埃及古文明展,希望讓小子累到掛,晚上早早入睡。怎知,他躺下後近一小時,還不斷起來問:媽咪,我睡不著,我一直在想那九個主神,真的有冥神,真的有天空之神,妳說的荷魯斯之眼是… …

不負責任的嘎眯:我不知道,我不認識,也沒見過祂們,求求你快點睡啦~~~

晚上十點多,軒。總。算。睡。了。

嘎眯迅速進入待命狀態,接近最後兩集,猶記當時年記小,你愛談天我愛笑,而今物是人已非,流水落花春盡了,忍不住淚奔時

不知何故,是夜同樣晚睡的老媽突然敲門:喂,我問妳… …

機車不孝女:齁,放過我吧,人都快死了,妳還要問我問題!(拍案)


待追完全劇,並未放下懸念反而捧著原著小說,繼續啃讀。

 

2011/10/23()

頂著熊貓眼,帶軒回南投,趁婆婆當主廚時,又默默嗑起原著〈二〉。讀到一半硬生生放下,逼自己去權充二廚炒兩盤菜。由於心不在花椰菜,竟忘了洗菜就爆香下鍋,下鍋後才熊熊驚醒,趕緊熄火撈起炒了五秒鐘的菜,回頭默默洗過 XD

幸而午後有瑞升陪軒玩,讓我讀完〈二〉;當晚,又趁夜讀了〈三〉… …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一則想起還未拆封的倉央嘉措,嘆~

二則想起故事中的轉折不禁黯然,再嘆~

第一最好不追戲,如此便可不糜爛;

第二最好不追書,如此便可不卒睹;

但曾追戲便揪心,懸念何如不念時;

安得與書相訣絕,免教日夜作相思。

 

 

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

從今而後,我又可以作回自己了。(泣)

所以,不看這齣戲比較好?

非也,不看可惜了!… …(待續)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