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瘦不長肉的亨利,是天生的游擊手,那些看起來生猛有力的隊員,早被挖掘去各大學院校,惟獨竹竿似的亨利乏人問津,也許他該去社區大學修兩門課,學習怎麼當會計,趁早忘了打球的夢想較好。

千里馬不總是能遇到伯樂,幸而亨利遇上史華茲,他加入衛斯提許大學棒球校隊,漸漸有了明日之星的架勢。把亨利擺在游擊手的位置,就像從衣櫃裡拿出一幅塵封已久的油畫,你把畫掛在最理想的地方,馬上就忘了畫沒有掛上去之前、房裡看起來是什麼模樣。(P.052)我喜歡這句話,在職場上滾幾圈就知道,鮮少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但有的人一出場,自成風景,讓人覺得那位置本就是他的,無法想像沒有他之前是怎麼樣的。

就在他勢如破竹朝著大聯盟前進之際,一場意外,可能是風的錯,就此改變了亨利及隊友的人生方向。控球曾是那麼自然,如今卻是令人恐懼的一件事,看來,亨利玩完了?

一個人的靈魂不是與生俱來,

而是必須經由努力、過失、學習和愛情加以打造。

說史華茲是亨利的再生父母也不為過,他實則是亨利的學長,在旁人眼中,史華茲無一不好,有貌有才,說服力一流,然而,完美先生的光環,成為史華茲不能承受之重,旁人看不出來,對史華茲而言,更衣間始終是個避難所。

亨利的室友歐文,存在感強烈,他總是那麼怡然自得,好似一切操之在我,被隊友戲稱為「佛祖」的他,一旦動了凡心,冷靜瓦解會是什麼樣子?

艾佛萊校長,知道全校兩千四百名學生的姓名(也太神了),他慣常成為焦點,清楚話不在多,在精,然而,他也有不由分說的想望。

校長的女兒裴拉,聰慧過人,拿到耶魯入學資格,高中畢業前夕,她跟人私奔,滿心以為搶在同學之前作了點什麼,卻發現衝過頭的人生,處處斑駁,崩毀凋零。

單看書籍簡介,會以為亨利是主角,實際閱讀,亨利這名主角,可能只是藥引,目的在召喚出其他角色的人生,原來亨利是召喚獸?(嘎眯自己掌嘴)

 

個人覺得這本書有三點怪,一來,我以為它是一本青春棒球的書,讀了三分之一,開始懷疑它假棒球之名,行同性愛之實?二來,我讀前半部,略感百無聊賴無精打采,讀到後半卻精神起來,好似多年的控球練習,終於在下半場爆發。三來,亨利「轉大人脫離史華茲之舉」,老讓我覺得不對勁。(搔頭)

作者花了九年,寫出這本書,初讀需要點耐性,也是應該的,若過於重視故事張力,恐怕會在前半失去耐性。前半冷眼旁觀的我,末了三番兩次被打擊到任督二脈,又是怎麼回事?裴拉只因為有人說她「善於清洗碗盤」而幾乎哽咽,害我跟著眼眶濕濕的;四個年輕人,子夜泛舟那章,格外令我動容,歐文道,… …怎麼可以就此消失?這讓我們好生氣… …更令人隨之傷逝。怒氣的背面,是奔竄的慟。

這本書不單書寫青春衝撞,歲月跛躓,寫友誼愛情,寫掙扎與焦慮,更告訴你正面迎擊人生的姿態,不相信?這麼吧,試著讀讀底下這段話,將文句中的 ,以人生命運、挑戰、難關、變局 等詞語代入,不也說得通?球類攻防,何啻人生攻防。

接住一記滾地球,身手必須從容優雅,了然於心。你必須跟著球一起移動,而不是反其道而行。拙劣的游擊手狠狠抓球,把球當成敵人,此舉等於跟球過不去。真正的游擊手追隨球的行進,與之融為一體… …

你若無法接下命運所拋擲出的種種變化球,一味與之為敵,自然狼狽不堪。與球(人生種種變局)共存,融為一體,方能優雅從容。不懂棒球,不愛運動沒關係,這本書輕擊棒球,潑墨人生。

 

 

 

書名:防守的藝術 The Art of Fielding

作者:查德‧哈巴赫 Chad Harbach

譯者:施清真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2727

ISBN978-957-13-5609-9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