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那些關心軒外婆回鄉後,母子作戰現況的朋友

我不知從何說起,總之是一言難盡

有源源不絕的小確幸,但也常淪陷在炮聲隆隆的游擊戰區

 

至於那些擔心我們淪為老外的朋友,多謝關心,我比妳們更怕天天當老外

過去兩個多星期,由於開學後的安親班懸而未決

我下班後首要任務,是帶著軒 逛安親班

故而兩天當老外,一天自己煮,軒還算捧場

且為了鼓勵嘎眯下廚,不惜迭聲誇張讚嘆

 

【煮得好好吃】

自己煮 Round 1

軒:「媽媽,妳煮得好好吃,妳煮得太好吃了!」

其實我只不過是下了麵,加進什錦蔬菜肉躁香菇芋頭… …

 

自己煮 Round 2

某晚回到家已遲,不得已的情況下,二度煮起什錦湯麵 XD

平平是湯麵,但材料不一樣

軒皺眉:「媽媽,我想要吃乾麵,妳該不會只知道煮湯麵吧?!」

 

以往老媽在台中的時候,軒不只一次抱怨嘎眯煮得難吃

軒甚至說過:「拜託妳讓阿嬤煮就好了。」

同樣受不了經常外食的軒,在老媽回鄉後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不實妄語都出現了

 

自己煮 Round 3

簡單作了省時便捷的燉飯

講好聽是鮮肉什錦燉飯,講難聽是大雜燴

個人不甚滿意,先招為妙

嘎眯:「我作得不是很好吃,不過保證營養均衡,你儘量吃吧。」

軒吃了幾口後:「蛤~妳居然說這樣子不好吃,明明就那麼好吃,妳還嫌棄… …

接著又補充:「太好吃了,比阿嬤煮得還要好吃。」最後一句也太誇張

 

 

 

 

【時間相對論】

同樣的遲到早退,同樣時間去接軒軒回家

在夏令營和朋友玩得起勁時,軒嫌嘎眯太早到

若夏令營的好朋友提前被接走,則抱怨嘎眯晚到

某日傍晚大雨,我只顧著帶軒的雨衣,卻忘了自己的雨衣,到了安親班,軒再度氣我早到,不肯乖乖穿上雨衣,任性跺腳。嘎眯反問軒,你有朋友一起玩便希望媽媽晚到,朋友先下課,就說我晚到讓你好可憐,但我到這裡的時間,都是一樣的。你不想離開他們,但你有沒有看到我為了趕著上下班接送你上下課,怕你等太久,粗心漏掉自己的雨衣,只記得帶你的雨衣,全身濕淋淋的趕來,還要聽你抱怨?

軒這才反省住嘴,捨不得地張開雙手想要抱媽媽

嘎眯:等我回家換過衣服再抱,不然,連你都濕了

 

 

 

 

【我要寫本書】

 

某日,我和軒讀李瑾倫的《好乖的PAW

前不久,嘎眯剛讀過作者另一本《那些胖兒臉教我的事:李瑾倫創作事件簿》,便順口提到作者創作時遇到的問題,繪本同樣需要分鏡,什麼是分鏡… …,直聊到作者在《好乖的PAW》之後,還有《PAW在醫院裡》與《愛不止息》等。

 

軒大受感動,覺得能為心愛的寵物完成繪本,是很棒的事

聽到PAW已經不在,軒安靜了下去

接著緩緩地說:「我以後也要幫自己心愛的寵物,出一本書。」

並趁我洗澡的時候,看著封面,隨之作畫

這不是學校的功課,與幼稚園的每週繪本無關,沒有人要求他這麼做

只是聽我隨口聊到的題外話,感動之餘,自行仿作,表述心情,我不無訝異

 

隔兩天,在某次大眼瞪小眼之後,軒抱怨媽咪變兇

軒:「我以後要出一本書,專門寫妳這個瘋媽。」

現在是怎樣,繪本創作不夠,兼寫機車嘎眯

我怎麼有種人不如狗,無邊落木蕭蕭下之感咧

 

 

 

 

【偏心,不公平】

軒:「我覺得妳對雙胞胎比較好,妳偏心,不公平!」

嘎眯:「你是我的孩子,你要是犯錯,我能不糾正嗎?當你像她們一樣小的時候,我… …

軒:「妳還跟她們玩飛高高,妳現在都不跟我玩飛高高,也不讓我坐妳肩膀上了。」

嘎眯:「我跟你起碼玩了一百次,只跟她們玩不到三次飛高高坐肩膀哎。而且你長大了呀… …

後來,我們又照著《爸爸跟我玩》全套演練一次

吃不消的嘎眯:「軒軒,這可能是我最後一年扛你上肩膀,明年真的沒辦法了… …

嘎眯冷靜自省,軒小的時候,我確實對他較有耐性,好像隨著他的話多了,自己常被他激怒,不若他幼時那麼氣定神閑。對雙胞胎講話軟言兒語,對軒講話時不然,難怪他覺得我偏心。

 

上上星期看過三家安親班,嘎眯問軒最喜歡哪一家

軒:「我都喜歡。」

嘎眯:「總有比較喜歡的吧,如果非選一家不可呢?」

軒意有所指地挑眉道:「我每一家都喜歡啊,我的喜歡一樣多, 。」

 

某日,軒又不住頂嘴,為反對而反對

嘎眯嘆道:「你說我不公平,對雙胞胎比較溫柔,其實,並不是我對妹妹比較好,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是怎麼跟媽媽頂嘴,妹妹她們不會這樣子,我當然不會被她們搞到生氣冒煙啊。」

軒:「那是因為她們還不會講話。」

 

我對軒說明,就算雙胞胎將來會頂嘴,那也是她們爸爸媽媽的問題,不在我這個姑姑的管轄範圍,你是我的兒子,是我最愛的孩子,沒有人可以取代,你的好壞,是我的責任,我不能不教好你。你以為我愛生氣,誰會樂在生氣?氣到極點吼出來,聲量大得嚇到自己,說不定連鄰居都想打家暴專線了呢,如果講第一遍你肯聽的話,我需要再講嗎?我自己都覺得這樣毛躁的媽咪很失職… …

 

軒大概是聽進去了吧,隔幾日

軒突然狀極認真地對我說:「媽媽,謝謝妳這麼用心的提醒我。」

天外飛來一句,無端地讓我眼眶發燒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