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不分種族、膚色、年齡、地域、性別,甚至皮毛種類,情感無遠弗屆,不正是咱們從《聊齋誌異》學到的中心主旨?

這麼說來,一隻活潑可愛的師奶殺手妖怪,一個相貌驚怖的生人勿近人類,聯袂出手,譜出任性不打烊,情感無疆界,鬧熱、逗趣、暖洋洋、妖閃閃的奇想世界,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什麼妖怪妖怪的,人類還更像妖怪哩!

只有人類才會戴上假面具偽裝吧?」

當我們在倒數計時跨年瘋煙火的時候,妖怪們不忘百鬼夜行年度總動員,能躋身百鬼夜行名單的,都是排行榜上響叮噹的妖怪,尋常的小妖末怪,只能流著口水窮等待。小春的名字雖然有個小字,但他的來頭不小,他可是百鬼夜行中數得出名號的大咖之一,至於他為什麼走著走著,突然從半空跌到人類後院,順便遇到一個怎麼嚇都不懂得皮皮剉的人類,實在令他百思不解,姑且算是他的一鬼夜行NG篇。

要不是阿公留了店面,再加上,人活著總是得糊口飯,喜藏實在不想跟人類這種背信忘義的生物有太多牽扯,講得好像喜藏不是人似的,當然啦,他可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只不過長得比妖怪更其妖怪,從天而降的大妖怪小春,有必要一副震驚過度的蠢臉嗎? 

這次他告訴自己,

帶妖怪吃牛肉鍋這輩子僅此一次… …

飯桶小春的食量驚人,喜藏家的糧食不夠他吃,厚著臉皮吃到牛肉鍋店,順便拐帶鄰近男女老幼的心花怒放,吃盡眾家妖道的雕蟲小招數,連帶想要哄騙喜藏重回美滿人間,還妄想居中牽線,要喜藏歡迎那個有異性沒人性的豬朋狗友,門兒都沒有!

古怪的是,打從小春來到喜藏身邊,不作夢的喜藏開始惡夢連連,不可能懷孕的小女生大了肚子?沒血沒淚的河童大姐頭柔情想當年?牛肉鍋店的青春正妹不只是朋友?無憎無愛的妖怪也有人性?外表童叟無欺旳小春其實來意不善?

 

小春曾說,人類有五根手指是吧,其中三根是由不好的東西構成的,就是貪、嗔、癡。我還以為他接下來要演譯佛學上的「貪、嗔、癡、慢、疑」,怎知剩下的兩根手指可救賤命,第四、第五元素,到底是什麼呢???不告訴你!我只能說,他拐著彎幽喜藏一默:你人這麼壞,所以剩下的這兩個就很重要了。呵~

死了就到此為止,沒有變輕鬆這種事

活著或許辛苦,但也有高興的一面

百鬼夜行老套了,《一鬼夜行》正搶手,作者小松艾梅兒,外公是土耳其人,據說艾梅兒這名字在土耳其語中,代表「堅強、溫柔、美麗」,不知怎的,我讀《一鬼夜行》,也從怪誕熱鬧的情節中,領略一股堅定而溫柔、善美而親和的暖流。

你知道狐狸接受馴服,妖怪的馴養也行得通嗎?你能想像妖怪走療癒系嗎?(笑)主角喜藏曾經好傻好天真,他不喜歡受傷受背叛,乾脆離群索居,絕情又省心,他的冰霜盔甲,僅存微不可察的裂痕,原本偽裝的好好的,小春一出現,等於是拿著狼牙棒將髮絲裂痕敲出一條溝來。

灰熊厲害的是牛肉鍋店的深雪,當小春落難,喜藏舉棋難定的時候,深雪突然冒出來,講了兩句讓嘎眯亂感動一把的話。更妙的還在後面,為了顯現版主話多尚稱有藥可救,餘下的,小妖有云,不可說。

嘎眯走筆至此,收音機突然播放阿桑唱的「溫柔的慈悲」(原唱為林良樂),同一時間咀嚼小春說過的話,和深雪燃燒綻放的人生鬥志,傷感之外,不由得心中一暖。

孩子臉孔的小春,其實住著老靈魂;醜怪面貌的喜藏,難掩內心的童真。《一鬼夜行》看似奇想又 kuso 的故事,藉著這些人的人生,及那些妖的妖生,隱隱傳遞著絕望背後仍有希望,以及永不放棄的信念。

 

書名:一鬼夜行

作者:小松艾梅兒

譯者:江裕真

出版社:漫遊者

出版日期:2013131

ISBN9789865956332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