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年少的假鬼假怪時光,玫瑰之夜的鬼話連篇占一定區塊,林正英的殭屍片亦提供不少娛樂,咱家機車姐弟,沒有文青細胞,專長披浴巾扮殭屍,找大人茶包。少年已遠,鬼話杳渺,趕屍大隊不再,寒夜瑟縮講鬼的記憶,依然如此鮮明。早我們幾年的阿賓先生,或許有類似的成長經歷,才會犯下A書大罪!

活的人,死的鬼

前世冤,今世緣

小時候常聽阿嬤告誡,看到路邊新鮮玩意兒,非但不准撿,還得離它遠遠的,難保不是冥婚的開始。據說有人在路邊撿了紅包,下一秒便有亡者親友跳出來直呼恭喜,版本可因應年齡性別地域,呈現多重組合變化,幸運的話,阿嬤會奉送娶鬼妻進門後的細節,比方,夜裡未見鬼影,枕頭床墊無故陷落,比較可愛的鬼,還會托夢叮嚀,有保你居家平安無虞的,有索討粉餅裙裝甚至需要「轉現金」的。阿嬤一講鬼,總令嘎眯聽得目不轉睛。

余新安出生未久,險些夭折,好不容易活下來,直到五歲那年,他和同伴玩耍至村郊,明知墳地的東西撿不得,可同伴卻自墳頭拾獲一件簇新的紅色風衣,原本不在意的余新安,合該有事,鬼遮眼似的,擁物欲陡升,他拿最好的玩具,交換那件風衣回家,入夜後,床頭默默站著一名紅衣人,面無表情地瞅著他,驚得五歲娃尿床,夜夜如此頻尿,愈演愈烈。

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其中有一章,講的是「諸葛五原禳星」。諸葛亮自知壽數無多,於是想用禳星的手段替自己逆天求命… …

家人只得請來墨工舅舅,保住男孩小命一條。原來,母親不是沒有娘家,只是閉口不提,父親不是沒有妻舅,只是一想起便免不了悻悻然。為償因果,余新安跟著舅舅為人驅邪馭鬼,開啟人鬼不殊途,陰陽兩糾纏的離奇童年,恩怨情仇豈一個難字了得,詭譎莫測非一個悚字而已,因果業報的繁複糾葛,更不是一場唏噓幾度白頭能形容。

民間流傳的《三世書》,算盡前世今生福禍相倚,旨在勸人為善,孰知世人談命理改運,卻忘了積德造福方為重點。《魯班天經》分上下兩冊,上冊談建造機關,下冊論馭鬼使神,上冊人人可讀,下冊儼然詛咒,倘若不慎服用下冊,晚景淒涼不在話下,可他舅舅卻讀得一清二楚,難道不怕一窮二白,三「生」無奈?

老話說風移俗就變,墨工要是不解世道人情,也是一場空。

不論你是不是鐵齒,或是鋼齒義齒人工植牙,圍爐鬼話,總能迅速凝聚團體閒話的向心力,是炒熱(冷)氣氛不可或缺的元素,威力實不亞於八卦,即使不相干的陌生人馬,都能藉著鬼話連篇,迅速架起友誼的奈何橋(咦)。

閱讀西方奇幻小說,故事常只是故事而已,華人話鬼,不玩那種無的放矢的想像力,一旦摻進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三生三世輪回纏綿,就多了點諸惡莫作,諸善奉行的警世意味,不愧是宅心仁厚,福德深種的種族。(挺胸)

正因為如此,這樣的故事,反而有了地域限制,阿兜仔聽了難以理解,同吃一樣米長大的百樣人,即使山海相隔,卻能一呼百應(誤),迅速融入其中,這也是為什麼,嘎眯啃讀《馭鬼師》,完全不假思索,立刻進入狀況,隨墨工舅舅上天梯,伴新安小子走陰關,不管是養鬼人、鬼抬棺、天門鼓,或是老鼠愛娶妻,都難不倒版主疲弱的想像力。

 

無論如何,我這一生都跟墨工這一行脫不了關係。我年近三十,已經逐漸擺脫舊日的恐懼與哀愁。

想得多了,就慢慢明白了一個道理,有些人生於富貴之家,有些人生於貧賤之家,

有些人一生喜樂無憂,有人一生痛苦流離,命運本就難以捉摸。

快樂來了,你願意享受,那麼困難來了,也應當承受。

說真格的,作者文筆並非上乘,惟故事引人入迷,好比客棧裡看不出有何高妙的說書人,也不見他出口成章或有多華麗什麼的,但見聽眾屏息靜默,在故事裡入定。你不知人間散場,將有怎樣的身後光景。你不懂富貴貧賤的背後,恩怨情長又當如何計算度量。你只是在悲歡離合中,與之心緒跌宕,你明白是有這樣的人,這樣的時代背景與鄉野奇譚,你很高興古老祕法失傳,神奇匠師凋零,咒術佚失,山鬼無蹤,也許這些高來高去的神鬼道法消失了也好,最起碼你不必求陰貴人賜福,改抱醫生大腿就好,你不怕夜路走多了撞鬼,更不需要擔心有人施符咒。然而,大師的神祕術數,當真煙消雲散了嗎?

相對於神鬼二境,人間道不見得合情合理,說到底,人鬼是一樣的,一樣有好的念頭,壞的念頭,少了呼風喚雨的能人異士,少不了鬼祟行徑。要是人們懂得《三世書》的重點不在於算命,而在勸人為善,要是人們相信生生世世,因果牽扯,是不是能多一點景仰天地的謙卑,少一點無惡不作的歹念?墨工讀《魯班天經》,讀《周易》,更不能忽略《三世書》的教誨,墨工機關算盡,看不透自己的生世,倘若役於術法,未能從中獲得啟示,空餘慘澹。

胡想至此,突覺鬼使神差不可懼,淹沒在時間洪流的匠師之道不是那麼令人震顫,人們不相信因果業報,無畏神鬼,少了自律,多了我行我素,更令馭鬼師頭疼,難怪魯班天經的上冊談匠工之法,下冊寫天機鬼道,卻不寫駕馭人心之術。人心遠比鬼念頭更難捉摸,人的惡意凌駕小鬼意志,都說人怕鬼,鬼才該怕人。讀完《馭鬼師》,似有未竟之處,不知〈一場空〉之後,又有什麼樣的離奇故事,更好奇余新安日後如何離開墨工舅舅… …

 

 

書名:馭鬼師

作者:余新安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31

ISBN9789571357195

 

 

【開頭的A書大罪在此,純家醜,不喜慎入】

話說賓大「特地」排在軒軒補上課的1222日 休假,為了顯示他絕無居心不良,自告奮勇說要回南投載婆婆回診,待嘎眯傍晚見著賓大,問他陪婆婆看診的狀況如何,賓大居然說,沒,婆婆認為大妹對醫院流程較熟,留他看家,說完還揚揚手上的《馭鬼師》說:「好看,我整個早上都在看這本書。」

嘎眯聞言搥頭,依規定,除了試讀的版主本人,不該將未完成校閱的試讀本外流,想不到這傢伙臨出門,隨手將書桌上的《馭鬼師》帶出場,嚼得津津有味不說,要求他還書時,更緊攫著書不放:「只剩一點點,妳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借走’妳的試讀本,作人不要這麼不知變通啦,讓我看完會怎樣。」嘎眯搶書成功,踹他出門:「不行,你該回桃園了,快走,不送。」版主不正經說書,寫這點芝麻事,實在是小鼻子小眼睛,到底意難平… …

一則認罪,我應該弄個保險箱將尚未閱讀的試讀本鎖起來 XD

二則小酸,難得賓大滯溜在家不想北上,不是為了家中妻小,而是為了一本《馭鬼師》 XDD

三則瞠目,這位仁兄前天竟有膽問我:妳怎麼還沒寫《馭鬼師》?大有鞭策嘎眯快寫之意,說穿了不過是為了早日拿到熱呼呼剛出爐的正書,好讓他一飽眼福就是了 XDD

所謂的因緣聚合,到底是什麼樣的緣法?許多人祈求因緣未果,未想,一個人瀟灑,或許是種福分,只因前世無冤,是以今生無緣,號稱感情修得正果的機車夫妻檔,反而可能是前世冤,糾結出今世緣,冤冤相報何時了。(抖)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