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軒發問,嘎眯多半知無不答,言無不盡

可惜嘎眯腦力短淺,不時辭窮,不是被問倒,就是一時答不上來或不便當場作答

忘了這天是什麼名目而讓小子任選餐點,他再度選了 Pizza

嘎眯:「你這兩天的便便順嗎?」

軒軒:「超順的~妳不是說可以久久吃一次,已經很久了吔。」

嘎眯:「好吧,可以。」

近年的窯烤 pizza 店如雨後春筍般大噴發

到處都有窯烤 Pizza,據報此新店頗具特色,好奇寶寶就去嘍

軒喜歡現場觀看廚師作 Pizza,這晚他看得滿意,心情愉悅

餐點OK,飲料OK,Pizza 合胃口,只不過... ...

 

 

心情美的軒:「好吃,媽媽妳覺得呢?」

嘎眯:「還不錯,飲料和其他的都可以。」

軒軒:「披薩呢?妳覺得跟A比起來,哪一邊好吃?」

嘎眯:「這裡的餅皮起司和醬汁都比A道地,只不過,要是將來還有機會再來,最好不要點海鮮 Pizza,改點其他口味比較好。」

軒軒:「為什麼?妳不覺得海鮮披薩好吃嗎?」

嘎眯:「回家再講。」

軒軒:「為什麼要回家再講?」

嘎眯壓低音量:「或許只是我個人感覺,沒經過證實,也沒有實驗證明,不要當場亂批評,拿不出證據就亂講的話是誹謗,總之,回家再講。」 

軒軒也學我壓低音量:「不然,妳只要先告訴我,妳覺得是什麼東西有問題就好了。」

 

容我描述一下環境,我們的桌位離櫃台最近,約僅兩公尺遠

俗辣嘎眯:「回去再說。」

軒軒挑出幾絲洋蔥,嘎眯挑出幾枚蝦仁,軒眼神為之一亮

嗅出八卦的狗仔軒:「是蝦仁的問題嗎?」

嘎眯小聲招認:「對,回到家我一定會跟你解釋,你快吃完,我們快走吧。」

 

 

軒儼然參加益智節目被難倒,猜題半天突然頓悟的參賽者,恨不得立馬按鈴搶答

只聽見他喜出望外高聲道:「我知道了,妳懷疑這裡的蝦仁泡過硼砂對不對? ))))))」

 

 

 

餐畢,回家幫軒檢查功課,老師要他們寫生字的造詞,順便練習查字典

軒歎:「老師每次出造詞,我都要查很久的字典。」

嘎眯:「你們不是已經背熟部首表了嗎?一開始查字典比較慢,多練習幾次,會愈來愈容易,過一陣子就快多了。」

嘎眯幫軒逐行檢閱造詞:「風,南風、風光、風化?!我們將風化擦掉,改別的吧。」

軒抗議:「為什麼?我查得很辛苦哎。」

嘎眯:「老師不是希望你多講正面的話?風化用在形容不太好的地方,是比較負面的用語,我建議你最好不要寫風化,改成風景、颱風都可以。」

軒問:「風化如果不是好的詞,那字典為什麼要寫風化?」

 

嘎眯:「字典有必要列出絕大多數的字辭,不論好壞。」

軒問:「那妳說說看,風化是什麼意思?」

嘎眯:「有種地方叫作風化場所,不算什麼好地方。嗯,怎麼說呢... ...」

短路嘎眯還想不出要如何痛快地講清楚說明白,軒又問了

軒軒:「那妳怎麼知道我們老師會不喜歡我寫風化?」

也對啦,嘎眯非老師,焉知老師之好惡 

 

PS. 大家說得沒錯,思想不純正的嘎眯,當下完全忘記「風化現象」的存在

軒為了據理立爭,翻開字典給我看,我才〝啪地〞正視自己的豬腦袋   XD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