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心,海底針,摸不透,看不清

男性「小」人,同樣適用這句話

從來就不懂天天都是生理期的男性大人在想什麼就算了

我甚至不是很能理解「男小人」在意些什麼碗糕

 

 

昨晚用餐時,小人皺起眉頭

小人:「我不應該坐這排!」

 大人:「為什麼?」

 考慮到上菜方向, 小孩坐內側, 大人坐外側,應當是天經地義的吧?

 

 小人匪夷所思 + 忍無可忍+ 不可置信地望著大人:

  難 道 妳都沒發現,這整排桌子… … (揚左手示意)

坐妳那邊的都是男的,我這邊都坐女的嗎?

我是這排唯一的男生哎!!!」

 

是是是,我一看過去,整排盡是男伴坐外側,女伴在內側

坐內側的軒小子,確實是萬紅叢中一點綠

 

不說的話,誰會注意這種事啊!這很重要嗎?

 

 

 

 

玩黏土的時候,聽教學的姐姐說,大約需要一個半小時

軒忙不迭地支開嘎眯:「媽咪妳去別的地方逛,不必待在這裡,快去快去。」

嘎眯:「好吧,那我去別的樓層繞一下,大約半個小時再回來看你。」

不到半小時,小子想上廁所,不敢單獨去賣場的洗手間,於是

軒問大姐姐:「妳幫我看看,我媽媽是不是去了小時了!」

 

 

半小時過後,嘎眯回來找軒

軒狐疑地問:「妳的臉怎麼了?」

嘎眯:「剛剛有個櫃台小姐要我試用新粉底… …

軒瞪大眼睛:「我在這裡憋尿,妳居然有心情去給人家化妝?」

 

下學期教的日期和時間,相當於白學了,半小時變成上班八小時

只不過上個薄粉底,變成世紀絕情無良妝

和大姐姐相談甚歡便巴不得媽媽快閃,需要尿尿時驀然想親娘是怎樣

 

 

 

 

 

看這張相片,重點不是食物,重點在於下巴受虐

 

 

回想上學期,軒溜直排輪三個月,就開始跟人家玩直排輪式的曲棍球

前幾天上直排輪課時,軒太有自信,溜直排輪同時玩躲避球,下巴慘遭牆吻

 

本來只有下巴受創,小子怕被笑

嘎眯不斷地幫他心理建設,軒表面上同意

翌晨和我道別後,竟私下跑去要求護士阿姨幫他貼OK繃掩飾

想不到,他臉部肌膚太敏感,貼不到半天,肌膚紅腫痛癢

急救絆過敏就算了,又因為不舒服,強撕OK繃,造成輕微撕裂傷

讓原本範圍不大的瘀血,衍生出鄰居來

 

這兩天,軒常搖頭晃腦說:「真是得不償失啊~」

 

我問:「結果呢?真的有人笑你嗎?」

軒悶聲道:「沒有,他們只是問我為什麼會這樣。」 

嘎脒:「我就說嘛,正常人不會取笑別人傷口,換作其他同學受傷,你會笑嗎?」

軒:「不會。」

嘎脒:「那就對嘍,要是真的有人亂笑,你也可以開開玩笑,事情就過去了,這下子好了,連翅膀都長出來了。」(茶)

 

搞了半天,膽敢取笑的人,非不良媽莫屬

今早,他的下巴瘀血全消褪了,翅膀還在 ^0^

軒軒於是更悶了 

 

 


~以上~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