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年帶軒往北部追雲逐浪,僅於野柳和外木灘等地稍事停留

對軒而言,這是他第一次踩到東北角的奇岩怪石

對嘎眯來說也可以說是睽違數年之久沒錯

 

既然東北角如此爭氣

時隔數年依然那麼美麗(廢話)

 

 

我們當然回報以澎湃不打烊的熱情

日以繼夜來回走了不只三兩趟無誤(握拳)

 

 

請放心,版主已盡可能刪除三人檔的呆呆蠢蠢照

兩天一夜間白晝兼夜遊所拍的相片亦多數刪去

區區二十餘張,可說是本版近期最節約的一次相片上傳

不是我變得仁厚,而是近日小忙,用力刪照 + 少說兩句為妙

更重要的是,我從軒軒身上學到新課題:

貪 心 不 如 省 心 ! (微笑貌)

 

 

東北角之美,變化萬千,令人屏息

猶記得童年嘎小眯數度隨長輩經東北角至宜蘭

咱家「深恐小孩戲水意外」的老爸

總是揮揮巨掌,隨口說出地名,權充到此一遊

甚至啥也懶得說,然後,我們就掰了 (泣)

嘎小眯根本沒有在此戲水或踏浪的機會

(就算去海水浴場,往往只玩一、兩個小時就被唬弄過去)

 

最起碼也該粗淺講解吧!(瞪)

抱著這種信念,嘎眯粗略地介紹地名

不奢望軒軒記得,但求無愧我心罷了

 

 

賓大更給力,他狀極嚴肅地

對著正在地上與海蟑螂競走的軒軒說

既然來到這裡,就該好好認識地質(推眼鏡)

接著,記性特差的賓大似乎講不下去

食指一點,指派嘎眯接棒導覽

 

 

嘎眯抱拳銜命,只差沒學小李子喊聲「喳」

遂認真的介紹南雅奇岩的交錯層

關於奇巖怪石、風刻海蝕、海岸沈積變遷等

 

 

人類給自然提名,人類說了算?

人類賦予岩石定義?

可有增色?抑或多此一舉?

這可難說了,我只能說

大人v.s.小孩,果然是

認 真 就 輸 了 !

 

對小朋友而言

岩石如如不動

海蟑螂才是活的

 

想像力就是超能力

好玩至為要緊,什麼南雅奇岩

小子搖頭否認:

「不是,它明明就是『 生 日 快 樂 筍 』」!

 

 

 

 

嘎眯聞言忍俊不已,不再多說

何妨留待岩石與畫面自訴心事

其餘的,全讓風、沙、星辰說去(眨眼)

 

 



 

【延伸網誌】 

龍洞四季灣。鯨魚定情 

福隆海水浴場。日以繼夜

福隆福容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