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婚紗店,拿到遠不如我預期的成品,我已懶得再和這家婚紗店周旋。

你在的時候,我沒能做到最好;你走的時候,我連弄個相片卷軸都落漆。

2014年1月,原是你們預定結婚喜筵的月份,想不到婚禮沒辦成,倉皇辦起了葬禮。

十月的某一天,我居然和你這個住院多日的病人口角,你聯絡業者詢問喜筵和婚紗照訂金的退款事宜,餐廳看你好說話,要你安心養病,退訂金的事"慢慢再談",你說好。婚紗店提議只退一半,另一半作為保留款"你們將來可以拍全家福唷",你竟也說好。我忍不住搶過電話,出言相譏,你生性和善,聽不慣我的快狠準,要我別那麼衝,我怒了,你也難得的怒了,後來,你將原始收據扔在床上,一副罷了再也不想理,隨我怎麼處理的頹唐樣貌。

我一遍又一遍的想,在過去這幾個月,如果我少說些什麼,多做點什麼,或許有不同的結局,我定是哪個環節作得不夠或作錯了

當然,事已至此,我猶原只能做些於事無補的身後事,例如,運用你一時好心,留給婚紗業者的保留金,幫你製作告別式的MV,想不到,他們作出來的影片,和我自己試作的PowerPoint檔相去不遠,可笑之至。卷軸成品,連老媽看了都生氣,我打趣說,或許這正是孟諺在協助我們心情轉移,我們可不正從悲傷的結界,跨足到怒氣了嗎?

047.JPG

更別提回到老家,水里和雲林兩地的親友都來了,人多嘴雜是非多,連晾個衣服都有人拿來說嘴。(笑)疑,這會兒,諷刺的心情也有了,真妙。

我在2010年的一篇讀後感中,曾寫下這麼一段:

「冷靜想想,葬禮跟婚禮,其實還蠻接近的:

一:大家都來了,老的少的、含奶嘴的、平時不見人影的,全到齊了!

二:終點都是墓園 (還問~沒聽說過,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

三:齊聚一堂,閒著也是閒著,自然形成八卦修羅場

四:以為該笑的,偏有人哭了;以為該哭的,偏有人噗哧笑了

五:說是壞事,未必真有那麼糟;說是好事,未必真值得慶賀

六:失去了,才想到要珍惜 (傷逝者;傷自由)

(雷同處,族繁不及備載,下略~)」

應當補上第七點,葬禮跟婚禮,都是讓騎驢父子騎也不是,不騎也不是的荒謬修羅場。

套句皓丞說的話,在我們成長過程中不聞不問甚至落井下石的人,有什麼資格決定我們兄弟進哪個塔,「他們」的手一定要伸那麼長嗎?

至於什麼喪家不能倒垃圾,晾衣服不能打從門前過,我怒極反笑,援用你篤信的佛菩薩經典,我說:噯,你們都忘了我弟的宗教信仰了,他是虔誠的佛教徒,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都是虛相,不管什麼說法或什麼民間習俗,都不是實相,不去在意,就沒有這回事,更何況,如果因為我們倒垃圾或是從前門走去晾衣服,造成告別式當天下雨,那很好啊,下雨就是老天爺在為我弟哭泣,陰天就是老天也痛惜他英年早逝,晴天就是老天爺好意為他開路,不過,說穿了,你們都想太多,氣象報告就說了,不管我們怎麼倒垃圾,當天就是又濕又冷。

每當我搬出你「不沾不滯不在意」的心性為藉口,望著他們吃憋的表情,不由得暢快許多,無形之中,樂子也有了?

我們從最開始的純粹心痛,忘記哀傷以外的情緒,及至喜怒哀樂都回來了,也算有進步。

 

媽媽問我,要不要在告別式講段話,我搖搖頭,不行,我辭窮。

更何況我思緒雜沓,真要說起來,恐怕不只是裹腳布,套句我答應持誦回向給你的經文,定是「恆河沙劫說難盡」~ 

午後,孟勳說:我們家的孩子都太「古意」了,才會... ...

噢拜託,我拒絕和你們的「古意」同流合「清」:才不,平平是古意,孟諺比古意更誇張,可能他算是大智若愚吧,我永遠搞不懂。

 

今天中午,我和人事吳小姐通電話,談到媽媽的帳戶,不免談到我們因為年幼無知,未及拋棄繼承而留下的後遺症之冏

吳小姐忍不住說,她以為你只是爸爸早死,刻苦奮鬥,想不到還有這麼多苦處

我笑了,對呀,每逢困境都自我安慰,最壞的已經過去,未來只會變好,卻沒想到,命運的玩笑永不止息

我們還說過,在這個家裡,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我們以為,那包括奇蹟,不過,自你走後,我很難再相信奇蹟

還記得你在我們發現老爸居然留下一堆債務,而我們年紀太小沒有拋棄繼承,歷經二十年已由兩百多萬滾成千萬債務,頭兩次去和銀行協商時,我們面對嗜血銀行據理力爭,你居然語出驚人,「擔心銀行法務人員難辦事,主動提議我們吃虧一點也沒關係」嗎?那時候,我們忙得團團轉,好不容易協助林律師及家扶中心推動修法,最後仍只照惠到修法後的個案,沒辦法全面溯及過往,留下那行小小的但書之憾,兄弟們和媽媽只要想到咱們一輩子被綁死直想哭,而你仍然考慮到鯊魚銀行的利益。(再笑)這就是你,我大智若愚的大弟。

提起這點,我們其他人都面面相覷,果然天才與白癡只有一線之隔嗎老弟?看在你如今已不在的份上,我就坦白說了,後來,他們都私下要我主談,想辦法幫你嘴巴上拉鏈。

024.JPG  

劍走偏鋒,痛宰敵人,我是會的,那早是我成長過程的養分,是爸爸走時,兩隻才國小,一隻才兩歲未滿的你們所來不及參與的盛會

但,若要在你告別式講兩句話,我仍然萬萬不能,如果能的話,寧可在過去幾個月,我能稍稍做對了什麼

 

再說到婚禮變喪禮,也許,我們仍然可以當作是一場婚禮來辦理

只不過你締結約定的對象變了,變成和天堂的永恆契約

算了,愈夜愈阿Q,這大概是頭七過後太疲累的催化使然,來睏

噢對了,從大學畢業就陪伴我至今的迅光125,選在你走後的第八天報銷,它真會選日子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