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我向你看

被虧欠的人自己可以放過自己,說一聲:算了;

而欠了別人的,只要那負疚還背在身上一天,就永遠過不去那道坎。

意氣風發的青年檢察官韓述,論家世有家世,要皮相有皮相,如無意外的話,他應該是許多雌性同胞心目中的 Mr. Right,然而,對於謝桔年而言,韓述偏是那個 Mr. Wrong

他家鐵面無私的老子以法政餵養、以正義滋補大的韓述,的的確確就有那段豬油蒙心的荒唐,他曾經作錯,他想要彌補,他以為只要桔年的寬宥,便可以撥亂返正,卻沒料到桔年輕易說出「原諒你」,反倒讓他一個激靈。

 

青春務必慘烈一些才好。

年少時的記憶血肉橫飛,老來諸事皆忘,

舔舔唇,還可以隱約感受到當年熱血的腥甜。

 

這麼說起來,桔年的青春是及格的,她的青春之慘烈,

讓她這樣一個甘於平淡的人事後回想都覺得怔然,

一如戲劇裡最觸目驚心的戲碼,雖然那並不是她的本意。

 

假使沒有韓述這個路人甲,青春或許無夢,至少可以少點磨折,桔年只是想和青梅竹馬巫雨攜手天涯,可是,一如她渴望的對象不是韓述,巫雨聯袂同行的對象不是她,巫雨甚至活不過那一年。此去經年,韓述還要跳出來質問她,孩子是她的?是他的?

她不在乎門外的世界,她習慣鎖上心門,擁抱悲傷,習慣有巫雨的空間,只要巫雨長存於記憶,沒有什麼過不去,她不買韓公子的帳,「難道我的幸福只能靠你的補償?」韓述是以無言。

桔年對唐業,潔潔對非明,平鳯對桔年… …至少都能掙點兒補償機會,可作者讓韓述索愛無門,求彌補不得,在別處明明是匹白馬,到了桔年跟前卻只是跳樑小丑。人真的不可以作錯事,一步錯,步步錯,連補償都沒有見縫插針的機會,才是最高級數的虐心!(抖)

 

青春宴席已經散場,

剩下的該由誰來埋單?

相較於桔年慣常塵封曖昧的灰樸心緒,陳潔潔生性決絕,愛恨分明,拒絕灰色地帶。11年前,巫雨為了和桔年道別,扼殺他倆幸福的可能,她不原諒巫雨,她要將過去的美與錯踩得霹啪響,過得比誰都幸福就是至高無上的報復。她絕對絕對不會原諒巫雨,即使巫雨只是因為死了才沒辦法準時赴約都一樣!

都說死者為大,莫非早死的人就等於香餑餑?巫雨跳脫愁苦困窘,凝結在時空裡,恆為一方靜好,留下來的他們,只能隨著歲月變老,與惘然乾杯。別的故事裡的男男女女好收場,他們怎的不能撈個通俗好散場?

 

《許我向你看》是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原著作者辛夷塢的另一部作品。對《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毫無概念卻有幾分好奇的朋友,不妨先聽聽王菲怎麼唱《致青春》,「我們應該慚愧,我們都愛自己,勝過愛愛情。

 

 

 

有的作者熱愛青春美,辛夷塢的《許我向你看》書寫青春多折,巫雨和陳潔潔尚有幾日好,其他要角大抵是彼此的撕裂傷,說傷又顯得太沉重,畢竟作者刻畫青春,腕起刀落,並不刻意著力,11年前的舊傷即使濃烈,即使天地變色,來到靜定如山、深沉如海的桔年身上,都變得淡默蕭疏。

感情的世界裡,鮮少爽利公式,偶或我看著你,你望著他,他卻凝視遠方。她不是他的菜,你也未必是她的那盞茶。青春多傷,人生不美,期望安定的人特坎坷,奢求自由的人剪了翅,不依不饒的人跌跌撞撞。

什麼原則,什麼信念,愈是強烈,愈遭天地摧折,美善恆常縹渺,公義全無規矩,你終於學會退一步,以為八分妥協,或可換來兩分成全。你再無堅持,而命運仍要苦苦相逼,教你正視醜陋的顏色,人們還敢誆你這世上有種東西叫做小確幸?!

死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

死不掉,那就只有活過來。

敲鍵至此,局外人或許要以為作者辛夷塢同桔年差不多地「心忒恨,做的事忒絕」,她卻於情感的不定時抽痛之外,安插親情的美麗與卑劣,人心的無私與自私,間或扔出冷笑話來紓緩神經,幾令讀者嘎眯笑稱謝主隆恩,未久又在她化骨綿掌似的字句中噤聲。

桔年看似涼薄無害實則刁鑽,韓述貌極成功其實跳痛走板,潔潔美則美矣玉石俱焚的,巫雨戲分不多死得早就死得好以致於眾人難忘,教養良好不錯看的唐業偏是個同性戀… …說來說去,幾名主角無一個普通閒嗑牙小老百姓。我寧可朝著大咧咧的朱小北對號入座,可她好似在《致青春》裡亦逃不過命運(作者)無情撥弄?想要謀得一個現世安穩,有時的確就有這麼難,如此推想,《許我向你看》的結局安排,算作者手下留情了,繼續感恩。

最後我仍然好奇,哪家牛肉麵店可以讓桔年對朱小北說上那麼久、那麼悠遠曲折的青春往事啊!(笑)

 

 

書名:許我向你看

作者:辛夷塢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451

ISBN 978986272564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