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真相.jpg

 「『偽善是邪惡對美德的致意』

… … 在不完美的世界裡,恐怕我們最多只能做到這樣了。」

 

資深外交官「保羅」接下隱晦不明的反恐任務,他呆在飯店房間踱來踱去,快將地毯磨出洞來,依然搞不清楚狀況。執行任務當下,不確定感彌漫,他未能親上火線,僅被告知任務圓滿落幕,他得以揮別「保羅」身分,計功受爵,偕愛妻退隱鄉間,好不逍遙!而昔日的任務同袍痛心指稱行動不成功,且大錯特錯?

「行動達陣」後,故事立刻聚焦至青年外交官托比身上,一度以為「保羅」是正主的讀者,這才察覺托比的重要性,並賦予無比信念,眼見他年輕有為,眼見他仕途順遂,然而,托比發現周遭的人特別有默契,好像有些不能公開的秘密,在外交部特定族群中流竄。置身謎團卻總是瞎子摸象,沒來由的就是焦躁難安,於是,托比作了一件堪稱不道德的舉動。

人們自詡為君子,必要時候也可能很小人,卻也是此一難堪舉措,引領托比遇上「保羅」。這一回,他總算領先群倫,窺得檯面下的秘密,問題是,正義和前途孰輕孰重?

而老外交官還要抱怨托比對他那慧黠聰穎的醫生女兒別有企圖?真是夠了!有沒有必要為了聲張正義,賭上正直老兵的希望與榮譽,以資深外交官的退休人生去押注,甚至賠上年輕外交官的似錦前程?應該還原真相,或者留得小命一條為妙?

 

「我們不能活在謊言裡,

不管我們有多想要這樣。」

 

人們常要求真相,卻不見得禁得起事實蹂躪。政客除了懂得支配傳媒,更要懂得操弄虛實,餵養人們恰到好處的真真假假,只要多數人吃得滿意,維持表面上皆大歡喜,便無需在意過程是否正義。

展讀之初,頗為勒卡雷捏了把冷汗,無論他寫托比職掌起步,或描繪「保羅」的鄉居情調,或書寫政治弔詭,似乎不打算見好就收,一點別具用心叫巧妙,太多別具用心失之絮叨,恐令普通讀者不耐。但見他素材備妥,豐饒多樣,萬一大師不曉得如何炒作,流於散漫,該如何收束才好?(驚)

直至「再見傑伯」,三川匯聚,死者浮出水面,無知嘎眯放下一百二十個心,大師再如何瑣碎,總不至於比版主碎唸。總之,《脆弱的真相》讓我前後矛盾,一開始想拜託大師少說兩句,進入結尾卻想抱大腿求他繼續講下去。

 

故事看似是非分明,卻充滿政治乖違、人心幽微曲折,正義之師亦沒有完美型格。例如托比對他的美好新主人犯下偷雞摸狗行徑,謙謙君子「保羅」其實挺怕事,我甚至懷疑他若沒有背後的女人堅決揮鞭,可能又會「理直氣壯走向前敲敲門,接著說不好意思我敲錯了」。反觀另一方又何嘗是絕對的惡,除却少數窮兇惡極者,更多人屈從誘惑,服膺多數,一如書末提及「平凡的邪惡」,直到習慣整個大染缸,與之同流。

曾經有過的理想抱負,曾經有過的鴻圖憧憬,終將在政治生態中灰飛煙滅,你以為效忠國家,到頭來卻驚覺效忠的似乎只是特定人馬。你可以加入,你可以分杯羮,但你出逃無門,老大哥眼下沒有秘密,電子用品道盡行藏,天下之大,卻無隱私之處。

 

放棄這個自詡正義,毫無結果的追逐吧。它會毀了你的,變回你原來的樣子,一切都會被原諒。」假以時日,你發現入行和婚姻沒什麼兩樣,他們教你睜隻眼閉隻眼,他們教你即便行差踏錯,都要相信自己政治正確。真相何其脆弱,你壓根玩不起。

他們教你正視這世上沒有神話,明哲保身方為上策。

那麼,你又何必擔心群眾不知情?或許集體的不知道才是王道?

如果作「對」的事有那麼難,何不一起錯一錯,迎向富貴榮華的下一站?

處在外交部和情報圈若是這麼勞心爆肝道德艱難,莫怪勒卡雷會選擇及早退出。 XD

5/9補註:↑這是冷笑話,這實在是版主特無聊的冷笑話,實為我在前一篇《死亡預約》倒數第二段提到的:

間諜小說大師勒卡雷和MI6的淵源更不只一般般,撇開成長過程不提,牛津畢業後在伊頓大學任教不久,勒卡雷揚教鞭而去,進入外交部工作,繼而被吸收進 MI16,勒卡雷嚐試寫第一本小說時尚於MI6任職。據說他的情報生涯報銷,全拜著名的雙面諜 Kim Philby 所賜... ...」(全文點此)

 

 

書名:脆弱的真相 A Delicate Truth

作者:約翰勒卡雷 John Le Carré

譯者:王寶翔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457

ISBN 9789863590132

 

 143

 

【延伸資訊】

http://www.johnlecarre.com/

 

間諜頭子勒卡雷的第一本諜報小說:《死亡預約》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